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37当搏九霄抟
    李和只领着一个大包,就不紧不慢的朝火车站去,到了火车站才知道什么是课本上所说的“人山人海”,一眼望去不到边,南来北往的人于这一刻相聚在这,下一刻,就擦肩而过,也许一辈子再也无法相见,但人生就是这样,为了各自的命运,年轻的人漂泊在外,年老的人在家rì夜牵挂

    在这人挤人的车站里,咫尺之间,连想转过身都难,随着汹涌的人群缓慢的转悠了好几圈,终于看到了张婉婷的身影。

    张婉婷瘦弱的身子在推搡的人群中摇摆,显得非常吃力,场面非常混乱,李和赶紧冲过去,推开几个故意冲撞的,没有理会别人的骂骂咧咧和白眼,单手扶住张婉婷,道”老....你没事吧“

    张婉婷勉强稳住身子,对看到李和也没多大惊讶,毕竟是“偶遇“一起,还是买的同一车次的连票,还是李和抢着付钱,直接报的车次站点,好像她已经没有了秘密,家在哪里,哪个站点下车,哪个站点转车,比她自己都熟悉,“谢谢,好多人,都快挤散架了”

    李和把张婉婷的包接到手里,一只手提两个包,一只手护着张婉婷肩旁,道“跟着我,不要走散了,等一下火车门开了,你赶紧往车上钻,东西给我,其他不要管”

    张婉婷被李和这样搂着,明显一颤,本能的想拒绝,可没挣脱开,只得随着李和挤在排在队伍的最前面。

    火车进站,车门一开,人们像水一样涌进车里,张婉婷随着李和使了浑身的劲往队伍里挤,她感觉自己的两脚离开了地面,被四周的人夹了起来,一直夹到车厢里。

    车厢走道里到处也是人,火车抖动了几下,呜呜地叫着,慢慢地驶离了站台,可车厢里还是乱糟糟的一团。

    李和带着张婉婷慢慢往里面挤,感觉后面有人使大力气推搡自己,张婉婷差点趔趄要跌倒。

    李和一回头现后面一个大背头男就在自己两个人身后,头都快放张婉婷肩旁了,恼火的很,“麻烦你注意点,不要挤”

    大背头装作没听见,昂起头,依然我行我素。

    李和把张婉婷护在前面,使劲挺住身子,缓慢朝里走,终于找到了两人的连坐,行李架已经满了,直接把包放在了桌位底下,把腿搭在上面。

    李和从包里掏出茶杯,道“你喝点水,累坏了吧”

    张婉婷看着满头大汗的李和,今天要不是他帮着自己,指不定能不能挤得进来呢,不忍心拒绝好意,就接了过来,“谢谢,你自己也喝”

    李和朝过道里面看了一眼,大背头就坐在不远的位子上,冲李和挑衅般的咧咧嘴。火车上三教九流,自然少不了这种垃圾。

    到处都是人,李和不好明目张胆的先动手,那是自找麻烦,冲大背头张了一个口型“gansini“

    大背头猛的站起来,指着李和道“有种再说一遍,艹尼玛”

    张婉婷看着五大三粗的大背头,再看看瘦弱的李和,担心的道“没什么大事,不要争一时意气”

    李和低声道“你不要管,看好戏就成”

    大背头看李和两人还有心情说悄悄话,居然不理会自己,就更恼了,直接走到李和座位更前,手指都快指道李和鼻尖了“你他吗的,给脸不要脸是吧”

    李和露出害怕慌张的表情,但是依然大声说道“这位同志,我想你误会了,我什么都没说啊,刚才这么多人,如果我骂你了,别人应该听得见的。这里是公众场合,请注意自己素质,骂人是不对的。请不要这么粗鲁,你还要打我不成?“

    周围的人听了李和的话,嘘嘘声响起,觉着也是个软蛋。张婉婷听了这话,也隐隐有点失望。

    大背头听李和这话就是指名道姓说自己没素质了,直接砸出一巴掌,朝李和脸上过去。

    在周围人出惊呼声的刹那,李和假装吃力的抓住大背头的两只手,站起身道”这位同志,你真动手啊。大家评评理,哪有这样的人“

    有的人做和事老,有的人起哄不要啰嗦,赶紧干。

    大背头两只手被箍住,每次要挣开的时候,都被突然握紧,狠,道”老子就是要gan死你“

    李和一下子松手,大背头朝后一个趔趄,站稳脚跟,就立马用拳头砸了过来。

    李和呵呵一下,老子让你见识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今天就是把你打死,也没人说个不了,这么多人见证呢。

    还没等大背头砸过来,李和直接一脚踢在大背头膝盖上,又一拳头砸在了他下巴上,大背头直接跪在地上了。

    李和欺身上前,摁在地上,扇完左边脸扇右边脸,大背头出杀猪般的叫声,李和心中气恼在媳妇面前丢脸,一点没留手。

    火车上的人目瞪口呆,这剧情反转的太快,他们接受不了。

    张婉婷看到人群中乘警挤过来,赶紧把李和拉起来,道”快,起来,打坏了,怎好“

    李和倒是听话,直接站起身,又不解气的狠狠冲大背头肚子来了一脚,大背头又哦哦叫了一声。

    ”喂,喂,你们怎么回事“走过来两个乘警,看着倒在地上嚎叫的大背头,还有一脸委屈的李和。

    大背头叫道“警察通知,你们要为我做主,讲不**律,我被他们打了”

    警察扭头看看张婉婷和李和,张婉婷立马反击,掏出自己身上的学生证,又把李和的学生证接过来,一起交给警察道“警察同志,我们是学生,怎么可能去欺负别人。火车上的人都可以作证,是这个人先动手的,我朋友试图和他讲道理,可他非常蛮横,我朋友先后两次忍让,他还是不依不挠,我朋友是自动防卫”

    李和真想过去冲张婉婷吧唧一口,这货绝壁是自己亲亲的媳妇,真真的,绝对不掺假。

    两名乘警看了下学生证,又找周围人了解了下情况,周围人七嘴八舌的说了,事实也很清楚,躺在地上的家伙先动的手,而且两名学生一再忍让,他还得寸进尺。

    这种小流氓,在火车上乘警也没少见,也是见怪不怪了。

    乘警把学生证还给张婉婷,道“事实已经很清楚,不是你们的错,你们安心坐车吧,祝你们一路顺风”

    乘警态度这么好,其实学生身份起了很大作用,会给点体面,别拿大学生不当干部。

    看着大背头被乘警带到警讯室,周围的人又一阵议论纷纷,都反应了过来,觉着这小伙子太他娘的鬼了。

    张婉婷坐下来拍拍胸脯,“可吓死我了,你没受伤吧”

    李和,道“对不起”

    张婉婷笑道,“对不起应该是我说,你也是为了护着我,才起争执的。哦,对了,车票钱给你,你那天走那么急”

    李和叹了口气,他太了解这娘们实在性子了,从不占人便宜,也懒得推搡了,直接接了过来皱巴巴的毛票,直接往口袋一塞,“客气啥,咱俩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