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38、自古瓜儿苦后甜
    从车窗外看去,冬季的天空分不清地平线,屋前屋后的桃树、李树、河堤上的柳树,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在寒风里颤抖。〔<〔

    就是连远处的山,也只有松树、杉树,落叶乔木孤零零地站立在冬日的天空下,任由着朔风卷袭枯败的枝条,舞弄严寒凛冽。

    大部分人不敢出门了,窝在在屋里,坐在火炉旁,烤火取暖。

    火车上经历了一场闹剧后,依然恢复了噪杂,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忙着各种各样的事,他们提着旅行箱或者背着沉重的编织袋,有的孤身一人,有的拖家带口。

    人们在寒冷的冬天挤得满头大汗,每个人眼睛里都闪着兴奋的光,这种热闹喧嚣又微妙的感觉只有你站在火车才能感受的到。

    这时候,回乡不易,过年成为唯一的追求,像候鸟迁徙,鱼儿回游一样准时。他们要回到出生的地方,为了看望亲人,为了探望朋友,为了过年。

    不管我在哪里,在做什么,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只想回家。

    终有一天,新建的高铁将会取代逐渐被时光遗忘的绿皮车,经常回家不是奢望,而年轻的脸庞都将留下人间烟火的痕迹。

    但在这个美丽国度的某些地方,总保留着点点滴滴属于过去的、满溢着人情味的影象,清晨的站台,送别的行人,在拥挤的人潮与蒸汽中缓缓开远的墨绿色火车……

    李和对张婉婷道“你先躺着休息会吧”

    为了跟张婉婷同行,李和也是跟在后面做京广线到郑州转车到省城,再从省城回家,比走南京多转一站车.

    张婉婷笑着摇摇头,她性格温和,可也是个爽朗的性子,出神的望着火车窗外,最鲜活的总是沿途看到的风景,以及看风景时的心情。

    在这一刻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种感觉,自小在父母身上没感受过真正被爱被在乎被需要的感觉。有朋友,但好像在别人心底都不算重要的位置。没谈过恋爱,也没有被异**过的感觉。有时候觉得自己没有朋友没有情人甚至没有父母。

    张婉婷又想起了他寒风中蹲在教室门口瑟瑟抖的样子,一蹲就是一节课,自己走到哪里他就能跟到哪里,今天又到这样护着自己,想到他使坏的样子,不禁抿嘴一笑。

    李和真心喜欢看她媳妇笑,看的呆了,“你笑啥?“

    张婉婷,道”没事,你家阜南吗?”

    李和,道“是啊,离你家不远,一条线上,坐火车三个多小时”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好像我都没秘密了,你天天不上课,就去我们学校倒腾这些没出息的事”

    李和心说你屁股上的痣长哪我都清楚,“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你没看我经常给你班里同学送笔送本子,他们还不一股脑的把你卖了”

    “你就会糟践钱,得瑟吧你“张婉婷又好笑又气恼,不过这句话说完就后悔了,觉得太随便了,自己跟他什么关系,人家自己的钱还不是自己做主,自己操个什么心。

    李和心疼自己媳妇,每顿就是个窝窝头,可又不知道怎么帮忙,不把他追到手,就没法光明正大养。这次回家那奇葩自私的老丈人,丈母娘该鼓动张婉婷去换亲,就因为那宝贝儿子18岁还没结婚。

    在这会农村,乡村的姑娘没见过世面,在周围几个村子里自产自销,大多的姑娘也都是媒婆来提,然后是父母包办婚姻,都乖巧听话的很,但也有不少父母为了节省钱财,各以自己的女儿嫁给对方的儿子,这叫换亲,本来就不是什么稀罕事。

    虽然最后不了了之,可就因为这事,张婉婷差点丢了一条命,后来也是窝心了一辈子,李和明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事,可他不知道怎么帮助张婉婷。

    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给张婉婷钱去堵老丈人的口,有了钱,他们照样给宝贝儿子娶媳妇,也就不需要换亲了。

    给钱张婉婷她能要吗?难道跟她说,你爹妈准备把你卖了。

    李和想想只得在年后去张家,关键时刻去力挽逛澜,英雄救美。

    两人都这样有一嘴没一嘴的聊,火车行到曲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李和从包里拿出特意买的绿豆糕,递给张婉婷”吃点吧,应该饿了吧“

    张婉婷也没客气,直接接了了过去吃了一口,李和又慌忙的地上水”小心别噎着“

    张婉婷,问道”李和,你了解我吗?你觉得我们只是简单的见过几面,就可以谈感情这么严肃认真的事吗?“

    李和被突然这样问,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沉吟了会,道”相信缘分吗?我觉得我们上辈子就认识,我就是想对你,忍不住想对你好,一辈子对你好“

    张婉婷,低着头小声说道”我并不漂亮“

    李和不知不觉的握着张婉婷的手”在我心里你就是最漂亮的,最漂亮的,你相信我吗?看你第一眼,我就觉着这辈子咱俩合该在一起“

    张婉婷慌忙抽出手,勉强笑道”李和,真的,你很优秀,是我配不上你“

    张婉婷怎么会不喜欢这个男孩子呢,穿着上谁不是一样寒酸,可他自信认真执着,细心,聪明,再从现实来讲,李和的学校更好,好的大学毕业就意味着有更好的分配,更好的收人,更好的生活。

    有时班里未必没有女孩去和他亲近,可是他也是中规中矩,没理会人家,张婉婷也不免多情的想,这不会是怕自己不高兴吧。

    李和心疼的搓搓她的头,这一次张婉婷没有躲避,好像突然间找到了那种上辈子的默契,要是懂了,就什么都不需要说。两个人就这样头对着头,身子背靠在椅背上。

    除了中途俩人轮流去了一趟厕所,一夜无话。

    李和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还是蒙蒙亮,张婉婷靠在李和的肩膀上,不宽阔的肩膀好像承载着整个世界,他一下子被幸福包围了。

    李和不敢挪动身子,怕张婉婷弄醒。

    呆的想着俩人事情,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把口袋里的钱掏出来,也没细数,大概有六七百,蹑手蹑脚的塞进张婉婷左边的大袄口袋里。不管她用不用,也是给她一个多选择的机会。

    张婉婷醒的时候,红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李和,”你站起来伸张身子,给你压疼了吧”

    李和笑着站起来扭扭脖子,舒服的晃了晃,“你快到站了,也收拾下,我送你下去,剩下的路途,你自己注意安全”

    下车的时候,人挤人堵门口抢下车,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俩人到这地步,李和也就不顾及啥了,直接搂着张婉婷腰身,把他送到门口。

    张婉婷出了站,深深的吸了口气,习惯性的摸摸口袋,一摸出来是一叠钱,看着火车窗口对着自己摆手的李和,好像明白了什么。

    张婉婷反应过来,追上去,火车已经缓缓开出了站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