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39、寸铜难买瞌睡虫
    到省城的时候,都是已经4点多钟了,赶紧急急忙忙往汽车站去,赶不上最后一班汽车,就得留在省城过夜,可李和现在回家心切,一刻也不愿意呆。〈?  ? [

    坐上车,李和直接就把围巾,帽子塞包了,袄子扣也解开了,淮河边只要不下雪,基本就不会太冷,偶尔特殊情况下也会结冰,但是跟北方那种严寒,还是有差别的。

    一寸光阴一寸铜,寸铜难买瞌睡虫,李和实在太困,火车上实在没法休息好,不自觉就躺座位上睡着了。

    “喂,同志,醒醒,到站了”

    李和迷迷糊糊被售票员拍醒,道了声谢,赶紧收拾包,下了汽车。

    又是火急火燎的出了县城,半道连辆车也没有,天都快黑了,早知道就买个手电筒,黑灯瞎火,遇到沟坎都是倒霉。

    等天渐渐已经渐渐黑透,伸手不见五指,李和有点着慌,道都看不见了,跟闭着眼睛走路也没区别了,除非等到半夜,看天上会不会出月亮。

    在自我的懊悔的时候,听到几声间断的驴叫声,李和看到由远及近的灯光,终于舒了一口气。

    驴车上挂了两个马灯,车架上有模糊的两个身影,李和赶紧划着火柴,好让对方引起注意,不至于突然开口吓着人。

    “喂,老乡,能不能停下截我一程“

    驴车停到跟前,车架上坐了两个人,车里还躺着一个人,铺着厚厚的棉被。

    驴车车架上的老汉,道”小伙子,这么晚赶夜路,你去哪?先上来再说“

    李和毫不客气的拎着包,坐到了车架右边,”谢谢,老叔,我是回洪河桥,从省城回来的最后一班车,有点晚了”

    ”我们就去洪河桥的,你洪河桥哪里?”坐在李和旁边的年轻人问道。

    李和听着声音好熟悉好熟悉的感觉,就着马灯那惨兮兮的光,看清后,乐坏了,这不自己姐夫杨学文吗,“李庄,李兆坤家的二孩。大哥,你们这从哪来?“

    杨学文叹口气道”县医院回来,俺家老奶奶病了,医院里不愿住,非要回来“

    躺在驴车后面的老太太倒是清醒的,笑呵呵的道”你这孩子跟人家小伙子说什昏话呢,眼巴巴就快过年了,医院哪里是能干耗的,这根底子病,治不治有啥用。真要不中用了,那俺也宁愿糟践在家里,你爷俩也省事,抬老岗山几锹土,不就完事了吗。“

    突然重重的咳嗽了一下,接着道”你是李兆坤家的那个读书的娃?哎呦,平时几个娘们没事唠呱还说呢,出来了你这么出息的,还有人要去你家祖坟地看看呢。学文,等会俺们直接从河汊过,把小娃捎到门口,黑灯瞎火,他一个人不利索”

    杨学文赶紧应了声好,李和赶忙道“老婶,不用,你身体不好,现在天也寒,我索性到了洪河桥走几步就中,你们不要特意绕圈子。”

    李和知道老太太虽然身体一直不好,不过记得大姐家孩子都上初中了才过世的,自己还特意回来送的纸扎,一个慈善老太太,精神头也比一般人足。

    老头子一路抽旱烟赶驴子,很少插话,到洪河桥的时候,李和直接从车架上跳下来,坚决不让送,老头子砸吧砸吧嘴“那就让学文送你一截吧,两个人走路也不凄惶。”

    杨学文从车架上拿下一罩马灯,“走吧,兄弟,这路都看不见,你咋走,我送你吧”

    李和倒是巴不得他去,也就没推辞了,“老叔,老婶,那我晚上就留学文哥在我家睡,你们回去注意点”

    老汉道“我先给学文留个门,情况你们自己定”

    杨学文应了好,便和李和走一路聊一路。

    进了村里,已经八点多了,也是漆黑一片,这时候也没通电,煤油灯亮度也有限,大部分都是天一黑就睡觉,天不亮就起床。

    李和先到老屋拍门,屋里倒是有亮光,看来李隆还没睡,带着杨学文,倒是不好先去老娘大姐他们屋里。

    屋里啪啦一下开门,李隆一手举着灯,一手拿着门栓,看见李和带着一个人站门口,倒是惊喜的很“哥,你回来了”

    李和把东西放好,王玉兰和李梅听到动静也批了衣服出来了,王玉兰高兴的坏了“你咋这么晚回来了”

    李和指着杨学文,道“多亏了这兄弟,不然黑灯瞎火真不好回来,就上坝村的,随他们一起回来的”

    杨学文笑着,道“多大事,我阿爷是杨老魁,就上坝的老木匠”

    王玉兰倒是认识杨老魁,家里穷糟糟的,儿子死了,媳妇跑了,就剩个独苗孙子“你爷俺认识,俺小的时候,你爷就跟二和他姥爷一起修河提,就前面那河湾”

    “哎呦,老娘,别磨蹭了,我饿死了,赶紧给我整点吃的吧,我再陪学文大哥喝点“王玉兰还要闲话,李和赶紧断了,两个白天一个晚上,没好好吃顿饭菜了,现在也是饿的前心贴后背。

    突然屋里传来小丫头的哭声,李梅慌忙道,”那俺去做,你们休息会,你看看小五咋回事,哭着呢,估计听见你动静了“

    ”傻站着干嘛,倒两杯杯茶去。”李和没好气的给了李隆一个脑瓜子,又对李学文,道“学文大哥,你先坐会,我进里屋看看,那孩子哭啥“

    进了屋里,老四正哄着小丫头,不让她下床。

    小丫头立马扑到李和身上,含糊不清的喊了声”阿果“,哇的一声哭的更响了。

    李和把小丫头抱怀里心疼的又好气又好笑,“你哭啥子,哭成了大花猫”

    小丫头自己用衣袖摸眼睛,“阿果,俺好想你,坏蛋,四姐,不让俺下床”

    老四气的随手给小丫头屁股来了一巴掌,“就你会告状”

    杨学文还在里屋坐着,李和倒是不好只顾着哄小丫头,对老四道“给她穿衣服,要下地就让她下吧,一时半会也睡不了觉”

    把小丫头扔给老四,把里面的钱先塞到自己口袋,然后把包递给王玉兰“这里面是我买的一些东西,你们分分”

    王玉兰虽然怪气李和乱花钱,可心里是甜滋滋的,倒是没有比自己儿子还出息的孩子了。

    饭菜摆桌上,李和赶紧把李学文拉上了桌,让李隆给倒酒。

    杨学文本来只在下午吃了个饼子,一点不顶饿,闻到喷香的红烧肉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好长时间没见着肉了,到人家做客,不好吃相难看,可架不住李和又是夹菜,又是倒酒,热情的不像话。

    李学文只能感叹,自己家什么时候能过上这日子,住大瓦房,有酒有肉。

    睡觉的时候,李和兄弟俩睡了一屋,怕李学文不自在,让他自己睡一张床。

    酒足饭饱,几个人洗了脚,随意擦了下身子就上床呼呼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