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40、春叫猫儿猫叫春
    第二天一早,杨学文刚起床就要走,李和要留着吃个早饭,“家里事情也不急这一会,跟你谈个事情,咱先井边洗把脸”

    李和在井边,衣服脱干净,只留了个裤衩,直接冲澡,井水还算凑合,有那么点温度,立马神清气爽。[  (

    李梅被唬了一跳,直接骂道,”你作死吧,也不怕感冒了,这么冷的天“

    李和笑嘻嘻的,道”那还能有北方冷,在学校还不是零下十几度,洗澡也是照样凉水冲,提神“

    小丫头一起床,刚睁开眼,就把李和黏糊上了,李和赶紧让老四抱走,给她刷牙洗脸。

    吃完早饭,杨学文终于待不住了,李和看他着急的样子,道”学文大哥,那我送你到路口吧,跟你商量个事情“

    ”二和,你说,能帮衬的我决不推辞“杨学文有点疑惑,都没认识多长时间能有啥商量的。

    杨学文的长相完全符合那种刀削面,浓眉大眼高鼻梁,皮肤黝黑,比李和还要高了半个头,就是有点单薄了,跟这样的人走在一块,李和都比较有压力。

    至于李梅也是身体育成熟的大姑娘了,她的模样在村里算是俊俏的,大眼睛高鼻梁,腰肢也是有模有样...

    李和越想两个人越是登对,上辈子俩人过得和和气气,脸都没红过。李和决定既然遇到了就帮衬这姐夫一把,不然他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我家老三开春就要结婚,我想你跟老叔帮我打点家具,木材你也要你帮我张罗,我可是门外汉“

    杨学文,笑道”我当多大事,做好点就用榆树,差点就用杨树,公社那边多的是,给钱就能拉“

    ”那我能包给你中不,你什么时候方便什么时候开工,年前年后都中,什么时间你跟老叔商量下,这是木材钱,就用榆树吧,一整套吧,三件大屋的门,橱柜,桌椅,衣柜“李和从口袋里掏出5oo块钱递过去。

    杨学文点了点数,连忙抽出一部分,递给李和”多了,多了,三百块就足了“

    李和摆摆手”你跟老叔的工价算进去没有,差不多的,多退少补,后面说不准,我还要填呢。我家老三结婚,我就把他分出去过,另起三间屋,都说不准要填什么。鸡笼猪圈,你跟老叔不都会整吗“

    杨学文坚持退回2oo块,道“一码归一码,后面再填什么再给我钱,不能没干活,就拿钱的,哪有这道理。你放心,活肯定做得漂漂亮亮”

    李和见他这样,也就没说话了,咋这么多倔驴。

    中午李梅烧了一盘小鸡炖蘑菇,一盘青椒炒鸡蛋,一盘绿豆芽炒粉条,还有红烧豆腐和鲫鱼,虽然现在日子好了,这些平常可不会做,主食蒸了了一屉蒸馒头,早上的包子灶台上还有。

    李隆的亲事基本定了,订下亲事那天,王玉兰仍旧是抱着女方不要彩礼的高期望值提了这门亲事,事实上呢,段梅老子娘还真没提彩礼的事。

    老爷子李福成做主出了两百块钱彩礼钱。

    这两百块是村里村外家家户户娶媳妇出的价钱,多出一分钱挣风头,少出一毛钱显得穷酸气。

    接下来就要盖房子了,可盖房子就要重新去申请地基,只得要找刘传奇了。

    李和把重新盖房的想法说给了王玉兰和李梅听了下,这两人还没表示,李隆着急了,这还没结婚,就要把自己急吼吼的分家出去,他能乐意吗,“家里还有老屋能住,最不济老屋扒了重盖,找地基干嘛?”

    王玉兰也接话道,“是啊,你都不在家,他结婚再住远点,那家里不就只有我们几个老娘们了吗”

    王玉兰倒是气嘟嘟的,农村人,公婆提出分家可以,而年轻人提出分家就是不孝顺。

    李和对李隆道,“那破屋子给谁住?你媳妇嘴上不说,将来心里乐意?你都结婚了,我还跟你住一个屋檐底下,算怎么回事,那不笑掉人家大牙,你看看村里村外有这么住的吗?再说,家里还有两个小的,人家新媳妇上门给你做老妈子,难道还要给全家做老妈子?与其你将来作难,现在就整利索了。长点脑子吧,把自己日子过好就中“

    李隆现在和段梅都在火热中,段梅话里话外也不是没有单独过日子的意思,只是一直被他给敷衍住了,想到这里就低头不说话了。

    李梅毕竟多了层心思,也一直担心娶了弟媳,能不能处得来,摸样性格自己也是见过了,可心里还是打堂鼓。

    老二以后是公家人,城里安家了,自己和两个妹妹是要嫁出去的,家里家外以后不都是老三的,这老三媳妇以后要挑刺,自己还真是有苦说不出。

    何况真是分出去了也是对老三好,婆婆媳妇小姑,锅碗瓢勺难免磕着碰着,这老三在里外都是作难,说不定哪天老爹回来了,不更是乱套了”你哥说的也对,老三,这都是为了你们好,自己过小日子利索,哪能让新媳妇在大锅饭里熬难,回头就把地基的事整下来,开春盖房“

    王玉兰瘪瘪嘴不说话,儿子闺女当了自己家,她还能插得上话,吃完饭饭碗一跺,就气鼓鼓的找潘广才他老娘诉苦去了,这新媳妇还没娶进门,两个儿子就都想着分家了。

    中午虽然还有些阴冷,可暖洋洋的太阳,舒服极了。

    晚些天黑以后,李和打着手电筒,拎着两瓶酒去找刘传奇,寒暄了几句就直接说了目的。

    刘传奇,笑着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没事不会给我送酒,多鸡贼啊”

    李和,笑道“你要这么说,我可就拎回去了?那是我晚辈给你老的孝敬,跟办事不办事不相干”

    “扯犊子吧,还来糊弄我,反正你小子是个出息的。方圆左右没比你能耐的了”刘传奇抽口烟,继续道“年后吧,到时候村委会开会,会统一分,也不是你一家申请。让你家老三写个申请过来。你写?你户口都迁走了,还写个锤子!”

    李和挠挠头,倒把这一茬忘了。

    接下来几天,全家就开始备年货了,李和让大壮和李隆赶驴车带王玉兰和李梅去,自己就待家里看两个孩子,大部分稀缺货还是要凭票,老话不是有勒紧腰带攒票过年。

    老四得了李和给的电子表,显摆的不得了,写作业还不忘没事抬手腕看时间,“哥,我能戴到学校吗?”

    李和闭着眼睛靠墙晒太阳,小丫头就扒在他身上不下来,穿鞋踩在他腿上,李和一裤子泥巴,对小丫头开始的新鲜感没了,有点烦了,“赶紧下来,不然我真揍你了”

    小丫头委屈的看着李和,那意思分明就是,你要是再敢凶我,我就敢哭给你看,然后都不再搭理李和,继续扯着李和头练绕指柔,李和没招,只得叹口气对老四道,“给他抓把糖,赶紧把他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