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41、他日参天仰面难
    李和回来后,只到老爷子李福成和两个叔叔那里逛了一圈,其他哪里都没去,就没事窝着墙角晒太阳,过完一天是一天,当吃喝不愁的时候能引起他兴趣的东西已经不多了,老话说,二十远大理想,四十岁奋图强,六十岁告老还乡晒太阳,七十岁打打麻将,一百岁挂墙上。{(<<[<<<

    村里变化倒是不大,但大家精气神明显不一样了,养鸡的,养鸭子的,养猪的,都整天忙得不亦乐乎。

    “二和,你回来了,没睡着吧?”

    李和就那样懒懒的靠在墙角,睁开眼看见陈永强过来了,好像越胖了,难怪那老话说的什么肚子大,脖子粗,不是将军就是屠户。

    李和笑着道,“你穿这么厚,不怕别人说,哎呀,这么胖还怕冷啊~”

    “我要是穿的少点,别人就说,胖子还真是不怕冷~人怕出名猪怕壮,男怕没钱女怕胖,我一个大男人,胖了就是福气,你个瘦不拉几的,好好补补“越是胖的人,就好像越是喝水都胖,陈永强也没客气,直接墙角拉了个小马扎,坐了下来。

    李和看着那摇摇晃晃的小马扎,眼角只抽,递了一根烟给陈永强”不要压断了,不然我家老五跟你闹腾死,那个可是她的宝座,自己进屋搬大椅子。“

    陈永强屁股大,本来就坐不下,索性直接站起来把马扎放到一边,自己点了烟,道”没事,我就呆会,跟你商量个事。我想再盖几个猪圈,你觉着咋样?政策不会变吧?“

    李和好奇的问道”你的猪仔不是还没出栏吗?你那么着急干嘛'

    陈永强贼兮兮的笑道“我那几只母猪,可都下崽了。鱼虾跟猪草煮一起,那猪仔上膘快,母猪奶也足“

    李和算计了下,一条母猪一窝能有十几条猪仔呢,”那你这一窝不管自己养,还是卖,都不会少赚啊。不过,还是那句话,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能赚钱为嘛不干。不过盖到你自家宅基那边,前后都是人家,猪骚猪尿不怕招骂啊?“

    陈永强白了李和一眼,道“都知道养猪是个苦差事,夏天家里蚊蝇乱飞,冬天湿漉漉,就没个干净日子,你别说便宜话。有你这话,我也就放心了,盖大点。我盖那河坡上,那边可没人管,本来就是荒滩,谁开荒归谁”

    李和知道这是实话,现在养猪是身体累,再搁以后卖猪就是心累了。行情太磨人!赶上行情好的时候,养殖户还会省一点心,行情烂,辛辛苦苦一年半载,到头来亏得多、赚的少的人不少数。

    下午的时候,杨学文爷俩赶着驴车把木材送过来了,杨老爷子道“我也就随他们喊二和了,你这真是照顾咱爷俩了”

    李和道,“老叔,多想了不是,我找谁不是做,我家爷爷知道是你来做,都夸这方圆几里地,就没比得了你手艺的。你看需要我整啥,我来弄。”

    “吃这饭,家伙事齐全,不要你操心。不过中午囫囵给个吃就成”杨老爷子本来就觉着人家给活干,照顾自己,颇有点不好意思了。现在大家旧家具也舍不得扔,舍得做家具的也没有几家啊,爷俩空有一身手艺,无处施展啊,就好像戏文里唱的,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院子里刨花飞溅、木屑翻飞,小丫头在旁边看的兴趣盎然,抓着锯末玩。

    王玉兰觉着又是儿子自作主张,听不见皇上的吩咐又耽误皇上和娘娘的好事,头后脑勺像抽筋一样疼一阵一阵的,昨天的气还没消呢,现在再给脸,还不知道怎么不消停呢。

    中午的时候,李梅自不是糊涂的,烧了好饭,有酒有肉,饭桌上布菜倒酒,比李和还殷勤。

    李和心里明了,这大姐要是对杨学文没好感,才叫见鬼咧,才见过两面,上辈子的因缘,不是一家人她吧进不了一家门。

    后面几天没下雪,倒是下了雨,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李梅炸油丸子,小丫头就直愣愣的爬在锅沿上,李和二话不说,就是啪啪搂屁股揍。

    下雨天,尽往泥地里走,还是把小丫头揍得眼泪汪汪。

    后面几乎每次洗澡完了之后,穿衣服的时候就会哭,连凶一点都做不成,小丫头哭得好凶,李和努力的憋住性子不让自己看到小丫头那撕心裂肺的一幕,该搂屁股揍照样揍。

    李和仰天长叹,妹子,你让哥哥歇会吧。。

    杨学文爷俩来的越勤了,李和看着杨学文、大姐,她俩早就狼狈为奸,同流合污了,哦不,应该是志同道合,但是就差那层窗户纸。

    等到他们两个在行为上和相处模式上已经达到一定境界,这时候都不用表白了。

    李梅“杨哥,不要客气,给你个鸡腿”

    ”杨哥喝点水吧“

    ”大妹子,水井打水跟我说,这么重,你做不来“

    这时候李梅害羞的低着头,”还是男孩子力气大“

    李和有心补刀”大姐啊,你扛个一百斤稻包不费力气啊“

    有前辈跟李和说过,女孩子是不用追的。李和想这大概像是穿裤子一样,你越是鸡冻,丁丁就越有精神,越阻碍你把裤子穿上,你既没法拉拉链,又没办法扣纽扣。等到你放松一点了,不鸡冻了,很容易就把裤子穿上了,这个时候你再鸡冻,裤子就难脱下来了。

    年三十的前天晚上,李和饭桌上,直接就破窗户纸了”我觉着那杨学文是不错的,实在勤快,倒是不错的人家。做我姐夫倒是不差“

    王玉兰筷子一摔”你这孩子,倒是越来越糊涂了,那家穷糟糟的人家,绝对不中,人穷糟人白眼“

    、

    李梅倒是慌乱了,不知道怎么接话了。李梅心想出息不出息的倒是不在乎,只要不是混账人,能暖心暖肺,日子苦一点,又有什么关系,自己也是心甘情愿。杨学文个子高肩胛宽,是能干活的,看着又实诚,就是身子太单薄,甚至不要脸的想,以后给多做点好吃的,就能补壮实了。

    李和看这大姐表情,心理也有底,对王玉兰道”俺的娘啊,你这啥想法,人好就中。没爹没娘,大姐过去就能当家,多少媳妇被婆婆压着出不了头,你又不是没见过。那家老爷子老太太,没有比那再明事理的人了“

    老四不知道凑什么疯,秃噜嘴道”横竖比咱爹强“

    这个炸雷神补刀,李和差点没憋着笑,看着王玉兰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王玉兰用手指摁着老四的脑袋”你爹少疼你了?你个没良心的,你咋不体谅你爹的难处呢“

    说着说着,想到几个孩子没一个省心听话的,都会自己当家了,那眼泪水,又不要钱的下来了。

    李和也给做了个样子敲了下老四脑门,“一天到晚混说,乱掺和,吃完了,还不赶紧去写作业”。

    李和想着这开亲的事情,只得又落在李福成老爷子身上了。。李福成老爷子对上杨学文爷,也不算跌相。总不能李和上去跟杨学文说,我准备把自己姐姐嫁给你。

    李福成只要随意透个意思,只要杨老爷子不糊涂,这事基本就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