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43、老心多感又临春
    晚上临睡觉的时候,李和打哈欠犯困了,可多了一个段梅,李梅和王玉兰还没有安排怎么睡,只得门槛上蹲着抽烟看。

    按农村规矩,李隆和段梅定完亲钻一个被窝筒倒也是没啥,也就差个办酒席的程序。

    李和作为大伯子不能开口提这茬,可王玉兰娘俩大眼瞪小眼也犯难,王玉兰作为过来人倒是看得明白,李隆跟段梅俩人正小厨房用一个盆子洗脚,脚心脚背蹭来蹭去,看那俩人低头不说话,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邪火早就窜天了。

    最后王玉兰也不矫情了,直接对俩人道“老三,你俩晚上睡你大姐那屋,赶紧洗洗睡觉”

    又看了低头没说话的段梅,也就当默认了,转身就到院子里道“大丫头,你还是带着老四,睡隆子老屋。二和你还是睡自己屋吧”

    李和终于得了圣旨,又打了一口哈欠,看了下时间都十一点多了,能不困吗,也就直接回屋睡觉了。

    半夜噼里啪啦声,依然连绵不绝于耳,有的人家讲究老规矩守夜或者迎新,会在夜里就开始放鞭炮,说是三十儿晚上,各路神仙下凡享受人间烟火,只有财神喜神福神才是十二点之后到,其余的时辰就什么神都有了,不到时辰就放,恐怕接到不好的神回家.

    早上四点多,李和迷迷糊糊睡得正香,突然感觉身上凉飕飕的,睁开眼才现小丫头把自己被子掀了。

    李和恼道“你洗脸没有,找四姐去洗脸,别这晒脸”

    小丫头晃着脑袋,道“阿果,大懒猫要起床了”

    李和无奈,只得起床了,今年是初一,也是要起早的。

    厨房里面王玉兰带着媳妇闺女已经忙开了,年初一跟年三十一样重要,无论多困难的人家,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整治这么一桌像样的饭菜。

    有点那么个承上启下的意思,这一桌子硬菜的程度,代表着去年过的是否富足,也预示明年会比去年更上一层楼。

    厨房里,萝卜、白菜、粉条等大众菜永远都是主角,番茄、黄瓜等“反季节蔬菜”彼时尚闻所未闻。所谓的硬菜跟年三十一样,也是最常见的猪肉、牛肉、鱼肉等几种。

    桌面上已经摆好,红烧大鲤鱼、拌凉皮、炝的花生米、五花肉炒酸菜、红烧肉。

    李和搭不上手,洗了把脸,就蹲在门前水沟边呆,上辈子他总是以复杂的心情对待曾经蔓延在心头的“怀乡病”。

    其实更多是对现实的恐惧与回避,如果只是惦念乡村的单纯与温情,这样的怀乡对他来说也没啥,沿着这条道路返乡几乎太容易了。

    但贫困和寒冷的记忆从未在他的生活中消失过。

    大年初一,家家户户都要敞开大门,等村里各家各户的小孩来拜年。

    李和也没喝酒,囫囵吃了个饭,吃好饭,就直接带着几个小的去给爷奶辞岁。

    老话说,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命根子,这话放老李家也是没错的,大孙子是孙子辈的第一个孩子,代表着又一辈的血脉,一般的老人都非常重视血脉相传的事情,所以当然对大孙子看得很重。李和是孙子辈家里的最大的男孩子,老太太自是喜爱的不得了,自从李和上了大学,老太太出去越脸面有光,得意自不必说。

    李和给了老太太两百块钱“奶,我在家孝顺不了你,这给你,你自己搁家买着吃”

    老太太赶忙推了出去,“混说啥,你外面哪里不花钱地方,俺跟你爷在家里呆着,也花不了钱,俺娃自己用吧”

    两个人推来退出,李福成笑道“老太婆,拿着吧,大孙子出息,有心思给,你就敞亮拿着“

    老太太气的骂李福成道”你个死人,咱拿大孙子的钱算怎么回事?“

    李和无奈,只得强行塞了老太太怀里,招呼院子里玩的老四老五,抬脚就出门走了。老太太无奈又不好张口乱喊,只得收了起来。。

    李和到了家,就张罗去姥姥姥爷那边,赶时间把亲戚走完了,李和就能明天去荷兰那奇葩老丈人家里了。

    因为段梅在,李隆倒是去不了河湾姥姥那边了,李梅也得张罗家里来人,也是去不了。李和看着正撅嘴生闷气的老四,道”我去河湾,你去不?“

    ”不去“老四因为被王玉兰收了压岁钱,正满心不高兴呢。

    老四本来装着压岁钱流着香甜的口水做了一宿的好梦,可惜的是,那红包辗转才一个晚上,还得落到王玉兰的口袋里。王玉兰破口婆心的说了一个早上,理由无非就是帮你存着以后做嫁妆或者读书用,老四无奈只能屈服了,乖乖地把压岁钱送上,就像看着隆隆的列车脱轨,再不能螳臂当车地挽回一样。

    李和拿了两包糖果,两条烟,就拎着袋子出门,看了一眼门口正玩鞭炮纸的小丫头,立马放弃了一起带过去的想法,感觉还是伺候不来。

    李和对两个舅舅也没啥看法,恩或者怨都谈不上,象征性的到大舅家进门坐了一圈,闲聊了几句,就不耐烦坐了。

    李和上辈子这辈子对这大舅大舅妈就没好感,俩口子性子刻薄凉薄,就是连王玉兰都知道,借钱都不要来找老大。

    二舅倒是个实诚人,李和说不上喜欢,更多是怜悯吧,一辈子土里抛食的老农民,三个儿子要娶媳妇,已经被重担压弯了腰。

    李和进门,看二舅一家子人蹲门槛上冷场,不知道是不是有啥难心事。

    二舅妈,道“二和来了,喝水不,给你倒点水”

    “舅妈,不要客气,刚从大舅那边喝过,你不要客气'李和摆摆手,又看了看旁边闷头的表哥道”喜子哥怎么了,看着不高兴“

    二舅妈,倒是不好意思的说道”年前不是订了门亲吗,早上喜子去送礼,人家没收“

    李和倒是不知这事,前辈子缺心缺肺,自己家里事都理不清,那还有心情去理别人家。

    喜子是家里老二,都2o了,好不容易找到合适人家,送礼被退了,人家这是一点不顾脸面来退亲了。

    一般农村要退亲,起码让媒人提前招呼声,没有这样礼送到门口,才来**裸打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