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44、小雪无雪因世赃
    农村被退亲,只要男方女方两家提前招呼好,打个孩子性格不合的幌子,也就遮掩过去了。〔[ (?〔 ]可是像这样一声不吭,**裸的打脸,就是少见了。

    喜子也许再一次被老娘当着外人揭了疤,一个大男人呜咽着嗓子闷头哭。

    李和进门没注意喜子身后的白酒瓶子,现在看到那空荡荡白酒瓶子,看来是没少喝酒。

    “二老表,你要看得起我,陪我喝点”喜子努力控制自己不再哭,可呜咽声还是止不住,转身从门槛后又起了一瓶白酒递给李和。

    李和也替着憋屈,好像又想到了上辈子自己不在家,喜子寒冬腊月开拖拉机送王玉兰上医院、守病房,一声不吭的接过酒瓶对着嘴一口闷下二两,“喜子,那定亲礼钱退你没有'

    喜子还没答话,二舅妈就接话道”你二舅后面去了,差点挨揍,那赵家是河湾大户,哪里是好惹的,闺女卖两家忒不要脸,说来俺们姓王的也有大辈小辈堂兄弟十来个,可也没撤,你大舅性子你也知道“

    二舅妈的意思无非就是外人欺上门,姓王的不团结,亲戚之间不帮衬。

    李和胸口也好像堵了一口气,叫道”老表,走,我陪你去,今天非跟他老赵家掰扯个明白“

    李和就觉着今天不**一回,就是出不了心眼里这气,他真的做不到没心没肺,真的是越想越气,越想...

    李和本来想回李庄喊人,可转念一想,这是替舅家撑场面,自己要是带李庄人过去了,那就成了两个村子的事情,成了李庄找河湾的茬,事情就闹大了。

    现如今打架太正常不过了,谁家户大,谁家兄弟多,谁就硬气,人多欺侮人少,至于说好的淳朴呢?说一些人淳朴不只是褒义,淳朴包含了毫无掩饰的直接,直接的对你热情,也可以直接的对你恶毒。

    农村打架这事,报警都是协调不了,搞不好对方还会纠结七大叔八大表打群殴。不像后来即使过年,七大叔八大表也很难完全集中了,就算是亲兄弟,也有很多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于是,家中有人的乐了,哈,我打你一顿,你家里没人,你能拿我怎么样?而派出所又告诉家里没人的人别怕,打输了对方要赔钱的嘛。

    喜子一早上就是气难平,再是老实的,也是受不了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忍耐限度,平时越是沉默的人,爆起来就越可怕,直接朝门口扛了铁锹,“那就去干死他个龟孙子。”

    说完又看了一眼他爸和两个兄弟,二舅叹了口气,早上的事还在心口堵着,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都欺负成这样了,好歹自己还有三个儿子,哪能让人恶心成这样,对李和道“俺们好歹爷四个,你不要绕进去了,先去你姥爷那边坐会,回来跟你说事”

    李和随手从门口柴禾堆里抄了个粗棍子,道“舅,我可是拿喜子当亲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打小打架,我可没服过谁。”

    听了这话,二舅王玉国颇感欣慰,就没再说话,也扛着扁担带着三个儿子和李和往赵家去。

    二舅妈虽然觉着哪里不对,可也拦不住,只得匆匆锁好门,跟在后面。

    两家虽然都是一个村,可住的地方颇远,河湾村都是受河渠或丘陵分割,居住的比较分散,整个村庄沿河走向呈条带状分布。

    赵家也是前后几间土屋,中间划拉了院子,跟村里一般人家也差不多。

    赵家老婆子正蹲门口跟几个老娘们嗑瓜子瞎唠嗑,亏得眼神好,远远瞅到王玉国一家子扛着家伙事过来,赶紧对扒在门口玩的小闺女道“快去找你爹还有哥回来,就说王家来砸锅了”

    小闺女看他娘说的这么着急,也就赶紧出去找串门子的赵家爷们。

    赵家老婆子是个悍的,看王家人到了门口,火药味十足道“俺们跟你们家可没关系了,你们还不要脸来干嘛?”

    二舅妈本来就不是好相与的,也直接扑上去手指着赵老婆子鼻子骂道“你们一个闺女卖两家,自家没脸没皮,你怎么还有脸说话?“

    赵家大女儿17岁,张罗着给女儿定亲,定亲就有几百块的彩礼,可以缓解家里的困难。

    亲事定下了,王玉国给老赵家2oo元的彩礼,老赵家看这钱来的这么容易,就给女儿又定下一家,收了3oo块。

    老赵家思忖后面这家条件好一些,要故意惹恼王玉国家自己说退亲,男方提退亲,这彩礼就不需要退了。

    老赵家正做美梦的时侯,老王家这就急吼吼的上门,这还不得赔上自己闺女的名声。

    赵婆子是打死也不能承认闺女许了两家,哪怕当场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咋呼道“王家的,你要是再敢胡咧咧,俺撕烂你嘴巴,你问问你儿子,你家男人,是不是他们提出的退亲,你家不乐意了?还不许我给闺女找下家?”

    二舅妈看到赵家男人带着五六个呼啦过来了,也不怵,旁边老赵家左邻右舍围观的越来越多,骂的反而更起劲“呸,你们家找下家也太快了吧?俺家儿子早上过来送礼你们家关门不让进那是什么意思?好家伙,俺家男人过来一打听,你家闺女卖了两家!!你没脸没皮,俺们家可不能这么没脸,你家闺女谁稀罕谁去,俺们家不要了。老少爷们也来评评理,哪有这德性的,他家都这么不要脸了,俺家不过来退亲,还能干嘛?”

    农村就这么八卦,根本藏不住秘密,老赵家这点破事,哪里还需要打听,捂耳朵都能听两句。就连帮着老赵家壮声势的几个堂兄弟都有点臊得慌。

    赵家男人有点扯不住脸,骂道“再乱说,撕了你”

    喜子脑子一热,扛着铁锹就要上去剁,李和赶紧拉住了,对王国玉道“舅,你拦着点,咱出气可以,出人命就是闹大了。”

    赵家男人伸着脖子到喜子跟前,”来,有种来剁,不剁你是俺孙子“

    李和对赵家男人道“怎么回事,你们心里也清楚。软话俺们也不会说,都是乡里乡亲的,闹大也没意思。可你们要是还来这样子,这礼钱也不要你们退了,你们自己家留着上医院钱够了”

    赵家大儿子鄙视的看了一眼李和“哪个裤裆没拉好,把你漏出来了,倒是不认识你”

    李和好像被青春期荷尔蒙控制了情绪,直接脚甩到了赵家大儿子腿上,赵家老大直接躺地上嗷嗷叫,李和下手还算有把握,顶多会肿起来,不会骨折。

    老赵家看着大儿子吃亏了,朝李和扑过去,立马变成了混战,王玉国也扔了铁锹棍子赤手空拳带着三个儿子上去开干了。

    真正到干仗的时候,赵家几个堂兄弟上去干也不是,走也不是,本来就自己这边理亏,堂兄弟本来就不见亲厚,碍着面子出来壮个声势可以,出力就比较困难了。

    李和看着地上滚在一起的几个人,赵家男人带着4个儿子一点便宜没占着。

    村里旁边站着的不好围观了,纷纷上去拉人。

    李和上去把王玉国和几个老表一个个拉起来,道“舅差不多了,咱也没吃亏”

    李和看到自己三表弟被赵家一个大个摁地上揍肿了眼眶子,赶紧一脚把上面的人一脚踹翻了,把老三拉起了,“没事吧”

    三表弟年龄也才是个半大的孩子,疼的都要哭了。

    二舅妈跟赵家婆子互相扯着头,都疼的龇牙咧嘴,可楞是没一个放手。

    李和不好揍女人,只得看着王国玉怎么处理,王国玉瞅了一眼赵家男人,两个人上去各自拉了自己女人。

    王国玉气呼呼的道“赵老西,今天这钱必须退我,否则,老子跟你没完”

    最后两家讨价还价,互相骂了几句,还要冲上去继续干,又被旁边人拉住了,赵老西一咬牙,“退18o块,多了一毛钱没有”

    赵老西还在气愤打架自己几个堂兄弟没上,也没占便宜,只得这样了事。

    这时候的观念都是拳头说话,去报警可是丢人事。

    王玉国无奈也就答应了,看着小儿子眼睛肿成那样,也没心思多缠了。

    赵家婆子没办法只得窝窝囊囊点了钱,二舅妈一把夺了过去,气呼呼的数了一遍。

    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

    回到王玉国家已经下午2点多钟,喜子对李和自然感谢的不得了,一个劲的说,以后李和的事就是他的事,二舅妈热了点剩菜,没喝酒,李和就随便吃了点。

    李和吃完饭到姥姥姥爷那边,老俩口早就和两个儿子分了家,住着一间不遮风不避雨的茅草屋。

    姥爷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话不多,并不会表达亲昵感情,只是简单的问了几句闲话,李和只与老太太吧啦了不少,走的时候也是硬塞了2oo块钱。

    姥爷低沉着声音,有些无力道,“唉,我老了,拖累你们了。”

    “阿爷...”李和怕老头子多想,忙道,“小辈孝敬你应当应分,你别往心里去。”

    他们日子过得不好,哪怕李和有心接过去跟王玉兰住,他们也不会同意,住女儿家那多给儿子丢脸,儿子才是正经要依靠的。

    回去的路上,李和只得感叹青春期荷尔蒙的力量这么强大,自己这么大岁数,怎么说冲动就冲动了呢。

    冲动的一瞬间,完全没有理智可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