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47、枝间新绿一重重
    李和对这地方也是熟门熟路,拿了介绍信到招待所开了一间房,服务员爱理不理,李和早就习惯了,交了八毛钱开了房间。[[〈

    屋子破的不像话,中间是一张弹簧床,窄的跟学校的双层床似的。再看地板,那水泥地面简直是满目疮痍啊,真害怕晚上睡觉不小心从床上掉下来把地板砸烂,再掉到二楼去。

    床一旁的茶几上的暖瓶还是那种外面包着铁皮的,李和心里生出一股冲动,想上去管这暖瓶叫声大哥,因为据他判断,这暖瓶的年龄肯定比他大!

    其实这暖瓶大哥应该还不是房间里资格最老的,因为又看见了放在角落里的衣柜,上面已经伤痕累累,被不知多少暂时住在这里的人们刻下了种种独特的标记。

    记得香港当时还拍过一个片子是午马主演的。里面讲述一个美国华人小孩回来上海生活怎么不适应最后愤而离开,影片最后结局是午马一个人偷偷的躲在房间里面哭:这里永远没有希望,永远都是这样子。

    李和窝心一天,再看到这穷困的小镇,街上总是土黄土灰的色调,一排排的旧房,破兮兮的招待所,要不是是重生过来的,他都快和午马一样这样想了。

    这个招待所他和张婉婷结婚后第一次来的时候,哪有这么破的,看来这是后面装修了。

    锁好门,交了两毛钱,又到洗水池冲了个澡,算是爽气不少。

    李和下楼沿着马路找记忆中的饭店,找了一圈,没找到私营饭店,只得去国营饭店,国营饭店只有一点不好,李和这样跨省过来的需要全国粮票,每个人外出必须随身带粮票,到那儿吃饭都要交粮票。

    随便点了一盘西红柿炒蛋,吃了点东西,天也黑了,又没路灯,就直接回去了,躺在床上拿出一本书看了一会,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李和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李和刚打开门,就看到招待所服务员站在后面,令他惊喜的是张婉婷拎着一个包站在身后。

    “这位同志,她跟你是什么关系”服务员板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他二五八万似得。

    李和无奈,没结婚证说不定张婉婷还真进不来这屋子,进屋随手拿出一包烟,递给服务员,笑着道“大哥,麻烦你了,这是我妹子,呆会就走,行个方便”

    服务员也许觉得人识趣,就没再计较,道“行,可不能乱搞男女关系”

    李和把张婉婷拉进屋子,“你怎么来了,家里问题解决了吗?”

    张婉婷把包放好,绕着屋子转了一圈,倒是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看着李和就穿个裤衩子乱晃悠,道”你把衣服穿好行不“

    李和笑呵呵的穿上衣服,”那你等我会,我去洗把脸“

    李和到水房也没牙刷,胡乱用手指戳了戳,簌了口,洗了脸,进屋看到张婉婷拿着自己床头的拿本书在翻着看,道”没事就喜欢瞎看看,你平常干啥“

    张婉婷把毛巾拿给李和,“头擦下,不要出去冲风了。我平常哪里有时间看闲书,上课都忙不过来,我们班东北过来的同学,高中就学俄语了,我们这些都是零基础开始的,跟人家差老大一截,追赶起来都吃力”

    李和被这个温柔的细节感动的泪流满面,“家里事情搞好了,你爹妈没为难你吧?”

    “给钱了,他们还能嘀咕啥,不过还是谢谢你帮忙。我们一起回京吧,等会去订车票,我也不想再待在这个家里了”张婉婷叹口气一屁股坐在床上。

    李和松了口气,这破事终于算掰扯清楚了,也终于减小到最少伤害,上辈子她是真跳河啊,要不是救得及时,就是一命呜呼。

    他眯起眼,搂着她的肩旁,“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张婉婷这种不会隐藏情绪的人,只要李和不想忽视,任何一点变化都逃不出他的眼睛。

    这么面对面的姿势,她连躲避都会显得太明显,张婉婷一张脸不可避免的有些红,她还是把脸偏向窗帘,又突然附身捡起书本,突然之间觉得身心都放松了,咕哝道,“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吗?”

    “让你半死不活的总是最美的,你就让我陷入半死不活状态,看不见你我心里就难受”李和迷离的看着张婉婷,虽然也是一个鼻两只眼睛一张嘴巴,可是排列在她的脸上,就是如此的和谐好看。

    顺着她的脸,李和的目光不自觉的向下看去……

    好久都是一动不动,身体僵硬又紧绷,像是已经拉满了的弦,随时都会绷断。

    事实上他脑子里已经空白了,就只剩下一个最简单的念头。

    上还是不上。

    而显然,理智跟慾望严重的背道相驰。

    就这一分钟,甚至可能一分钟都没有的时间里,他的额头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水。这一秒钟,什么都没有,只有属于男人的最单纯的渴望占有的慾望,完完全全的的无所顾忌的,趁着张婉婷没有一点儿心理准备李和吻上了他的的嘴唇

    吻得张婉婷已经喘不过气得拼命的拍打他,他才退出被他吮吻得干涩的口腔,沿着下巴一路闻到了脖颈,锁骨。

    到了最柔软的地方也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反倒是最后的控制跟清醒都有要脱缰的趋势,几乎要彻底的沉浸其中。

    张婉婷本能的推着他,又本能的哼出些若有似无的声音。

    就这么形成了最浑然天成的欲拒还迎。

    可能是实在太激烈了,激烈到张婉婷都感觉到那股来势汹汹让她本能的胆怯,于是害怕得不断的想要后退闪避,然后就造成了两人在床上边吻边滚了一圈。

    扑通一声滚下了床。

    李和也不知道反应够快还是本能,掉下去的瞬间脑子里掠过稍微一丝的清醒时,也还是把张婉婷最大限度的护在上面。

    掉下床也没什么,但再加上一个成年女人的体重,他整个胸膛都呛得钝疼。

    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大床啊。。。。

    张婉婷气呼呼的站起来,“李和你找死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子,我希望你尊重我”

    李和羞恼的低着头,“对不起”

    重生的荷尔蒙冲动加上想当然,他就情不自禁了,上辈子毕竟已经在她老上索取习惯了,浑然忘记这辈子他俩现在只是简单的男女朋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