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50 没了窗户纸
    从供销社回来,吃完晚饭,李和正在水管子跟前洗手帕。([

    张婉婷看他手里的帕子忽然觉得眼熟。

    “李和!当初你给我饼吃就是用这块手帕包着的!”

    李和低头看看:“哦,怎么啦?”

    张婉婷气地说不出话,反胃直恶心

    李和急忙道:“青天大老爷,那时候可没擦过别的东西,绝对是干净的”

    外面漆黑,依然阴冷,厨房灶火前却格外温暖,两人的影子交叠映在墙上。

    点火引柴,才烧好一锅开水,李和到处找毛巾找盆。

    张婉婷看他这样手忙脚乱,一把夺过来,“你去堂屋坐着吧”

    李和在堂屋老老实实抱着茶壶坐着,张婉婷把盆端到他跟前放好,直接给他脱了鞋子,“试试水烫不”

    李和嘿嘿笑,无关于男权女权,李和可也没少给她洗过,好像又回到了上辈子新婚的第一夜,“谢谢啊,要不我自己来吧”

    张婉婷没搭理她,继续给他卷了裤腿,问“你脚真大,按我爹的话,是个干活料”

    李和笑着问“那带你回家种地,多生他几个娃”

    “你个球货,可光棍话都会说,少来次毛俺”张婉婷一着急,直接荷兰话蹦出来了。

    李和哈哈大笑“我哪里蠢了,我说的是实话,只要你乐意”

    张婉婷气的直接在他脚背上掐了下,“让你胡说”

    夜色漆黑不见五指,大门早就插紧了,冷不丁会有几声狗叫,剩下只有两人粗重喘息,清晰可闻,脸蛋儿一片羞红,

    一块碎瓦楞从房檐掉下,啪的一声,两人同时惊醒,顿时清醒。

    李和心想找什么话题呢?聊聊文学诗歌?谈谈天下大事?

    “你喜欢我吗”

    “喜欢。”

    空气中似乎春骚味开始蔓延……四周飘荡的荷尔/蒙浓稠的化不开。

    “你爱我吗?”

    “李和你好无聊……”

    驴唇不对马嘴的问答又让人浮想联翩……两人呼吸渐渐沉重。

    没法聊下去了!

    李和只得进卧室给张婉婷铺床,“要不你睡觉吧,今天咱俩都累了,先休息,明天带你逛百货大楼”

    李和刚出门槛,要关门,张婉婷道“李和,你过来陪我聊会天吧,我也睡不着”

    李和坐在床沿上,低着头看张婉婷,又俯下身子亲了一口,“你不会怕鬼吧”

    张婉婷白了一眼,“你脱了上来吧,跟我保持点距离就行,外面冷”

    李和脱得只剩个裤衩子,刚往床里面一挤,张婉婷一个激灵,就差点又把他推到床底下了。

    看着李和可怜兮兮的样子,张婉婷眼睛一闭直接把李和搂在胳膊底下,好像拼尽所有力气贴在李和身上,“反正我也认定你了,你将来不能不要我”

    李和突然好像没了刚才那股冲动,只剩下心酸,这个时候的媳妇太傻了,太他妈单纯了,被几句好话一哄,就能贴心贴肺。

    如果不是重生来这一遭,他怎么可能感受到自己媳妇这个时候的彷徨无助呢,李和心痛的把她的手抽出来,然后自己的手把她搂过来“媳妇,从现在开始就喊你媳妇了,以后要是对你不好,俺天打五雷轰”

    张婉婷直接用舌头堵住他嘴,揉了下李和的鼻子”让你胡说,真的,我信你,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对我好,谁都不能把咱俩分开。那个家我这辈子都不想回了“

    李和惊奇,这又跌破他眼眶了,前辈子媳妇对娘家大小事操心,怎么现在能放得下,看来都会玩心眼了,这是试探自己呢,”回去,怎么不回去,将来咱也有大钱了,就开小轿车回去得瑟,让他们嫉妒死,让他们羡慕死“

    ”你就骚包吧,还小轿车,有个自行车就不错了“张婉婷贴的李和更紧了。

    李和心下一松,算是赌对了,身上更加火热。

    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将张婉婷拉到身下。

    两人就闭着眼睛,出剧烈的喘息。

    张婉婷不停地抽着凉气,双腿抽搐。头已经支在了床上,脖子用力地向后挺着……

    疯狂过后张婉婷看到床上的血,吓得哭了,李和赶紧下床打水,帮着梳洗,又是安慰又是哄。

    张婉婷哭着道”你真的会对我好吗?“

    李和急了,”咱俩户口本不都在身上吗,明天就去办结婚登记,中不“

    张婉婷破涕为笑,主动下床换了被单,搂着李和安然入睡。

    李和觉着从此多了一件事,就是每个月给张婉婷算亲戚来的日子,张婉婷现在还是学生,要是这样怀孕请假,这个学基本就没法上了。

    第二天天一亮,李和就赶紧起床,烧了盆热水,端到屋里,”媳妇下来洗个脸,我去给你买个烧饼、油条“

    张婉婷害羞的点点头。

    李和买完烧饼油条回来,看着步履不稳的张婉婷不由得笑出了声。

    张婉婷气呼呼的拍了李和一巴掌,”都是你害的“

    李和用钥匙打开一个檀木柜子,”媳妇你过来看看,这里是咱俩以后全部家当,以后都归你管了。我的户口本都在里面。“

    张婉婷看着一沓沓厚厚的大团结,惊呼道”你从哪来这么多钱?你不会做啥坏事吧?‘

    李和把自己从开学到现在一件件一桩桩都向张婉婷交代了,然后洋洋得意的看着张婉婷,那意思分明就是,你赶紧来夸我,你赶紧来夸夸我。

    张婉婷道“这样子不会进小偷吧”

    “以后就是操心的了,我不管了”李和把油条豆浆摆好,又给自己泡了一壶茶“赶紧来吃早饭,别呆了”

    “我不管,咱俩还没结婚呢,再说我也没花钱地方”张婉婷心里虽然感动,可是还是坚持己见。

    李和道“咱,是不是就差个结婚证了,夫妻之实都有了,还挑剔这些干啥?你是不是还打算找别人啊”

    张婉婷急忙道“谁说的,俺说跟你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少扯这些没用的”

    然后一把夺过李和手里的钥匙“归我管就归我管,省的你以后有钱了,再去跟别的女孩子得瑟”

    李和苦笑。

    后面日子,李和就彻底做起了甩手掌柜,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张婉婷也任劳任怨的做起了老妈子,洗衣做饭买菜,打扫卫生。

    两人也算是食髓知味,那事也不分天门早晚了,张婉婷本来还有点害羞,后来慢慢也就放开了,床上到地下,厨房到院子,卧室到客厅,都留下两人疯狂痕迹。

    李和有种错觉,好像又回到了上辈子一样。

    唯一的差别就是,不会再为钱操心,还有儿子不在,闺女不在。

    儿子还是会像上辈子那样聪明听话吗,闺女还会像上辈子那样乖巧伶俐吗。

    想到儿子闺女,李和又不禁潸然泪下,自己不在了,他们又能过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