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52 何芳回来了
    瓶瓶罐罐继续开始收,现在的院子明显装不下了,李和重新租了三间屋子,就在现在的宅子不远,把家里大家的家具都移了过去。?(  〈

    李和就把大件的东西放过去,家里只留一下一些值钱的小件,玉器翡翠,古籍珍本。

    李和正躺卧室椅子上拿着抹布对着一块田黄石不断的哈气然后使劲擦,自是珍惜的不得了。

    李和对待这些东西不敢大意,有一块紫玉今天翻来看时,已是纹裂四出。惨不忍睹。

    不知道是缺水,还是缺爱,还是做工不好,震出内伤,然后久了就自然而然裂开,李和心疼的中午饭都没吃下去。

    李和又把一块羊脂玉菩萨擦干净,然后红线串上,递给了在旁边看书的张婉婷,“媳妇自己戴上,可不能弄丢了,老值钱了”

    张婉婷看的好笑,“说的也太夸张了”

    李和白白眼,“你信不信?这么个小玩意,将来没个几百万,想都不用一想。知道什么叫金银有价玉无价吗?古代就曾有一块很出名的玉石叫做和氏璧,秦始皇同学想买,人家不卖,最后逼得老秦家一直加价到十五座城池去换这一块玉也没换着。人就是任性、就是不卖,”

    “懒得听你胡说,别打扰我看书”张婉婷虽然这样说,可是接过那白玉挂件一看,玉质洁白无瑕,触手温润,慈和的菩萨,雕工朴拙中带着细腻,即使不是行家也能看出这是一块上佳的美玉。贴实的挂在了脖子上,理好领口,小心翼翼的折叠好,放入心口中。

    突然,砰砰砰,外面有人敲门,李和看了一眼张婉婷,看她没动,就无奈自己站起来去开门。

    李和打开门一看是何芳,跟里年前穿的相比简直就是大变样了。

    何芳回东北,正赶上腊月春节,那个冷!刚从严冬大雪里钻出的洞熊,毛厚皮重,特怕寒,所以全副武装地抗寒。

    是里三层外三层,武装得连眉毛都找不到了,裹得比阿拉伯妇女还严实。身架子本来就不像东北人,纤细瘦弱,又套得密不透风,感觉都快给棉袄压垮了。拎着大包小袋,滴里嘟噜得腰都直不起来。

    “大妹子!我来!把你的包给我吧!”李和赶紧接过来。

    “不错啊!你这么个懒人也会收拾了啊。饿死脱了!要吃红烧肉!”一进堂屋,何芳把包往地上一扔,点着一根烟,就开始四下仔细打量。

    张婉婷听见声音从卧室进了堂屋,一进门看着何芳抽烟凶狠的劲头,吓了一跳。

    何芳也是疑惑的看了一眼李和。

    “这我对象,张婉婷,外语学院的。”李和把张婉婷拉到身边又指着何芳道“这是我的同班同学,又是我们班的班长,何芳,一直像老大姐一样照顾我”

    何芳看了一眼张婉婷,对李和说:“你小子行啊!这么标致的一个媳妇,又俊又疼人儿,你可不能慢待了人家,我不答应啊!我中意!”

    “你好,刚从老家来吗?累了吧,先喝点水,我去买菜吧。整点好吃的,你别客气,先坐会”张婉婷给何芳客气的倒了杯水。

    “不用客气,我就顺路过来看看,从老家带来了一点特产,有袍子肉,野猪肉,给你们尝尝。都是干的。”何芳开始拆出大包小袋,把给李和的东西归置利落,自己的东西就重新塞进包里去,“我还要回宿舍,洗漱,整理床被,明天就上课了”

    李和能感觉到空气中不一样的味道,何芳的话听在其他耳中,是怎么想都觉得别扭。

    看着已经跨出门槛的何芳,李和也没有去拦,”等过两天,赵永奇他们都回来了,我在家烧饭,一起聚聚“

    何芳勉强欢笑的道”那成啊,到时候通知我就成,我要赶紧回去洗个澡,哎呀,两天的火车,身上都臭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为什么要哭呢,明明应该替他开心的,希望他找到一个好的。

    他时而冷静时而热情,时而风趣时而严谨,与他说话时也不需要扭捏作态。

    ”李和,你信一见钟情吗?“

    ”不要相信什么一见钟情,因为你不能一眼看出对方挣多少钱。“

    ”小李子,你这人好贪财啊“

    “如果有钱也是一种错,那我情愿一错再错。”

    “你怎么这么无赖“

    ”大妹子,我们产生一点小分歧:我希望你把粪土变黄金,你希望我视黄金如粪土!“

    .................

    张婉婷也许是女人多了份敏感,于是问李和”你们真是同学?“

    李和把何芳留下的袋子拆开,现张婉婷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急忙道”千真万确,不信幸等苏明来了,你问他。晚上吃野猪肉,你做还是我做?“

    张婉婷没搭理,直接一个人回卧室,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李和这么一愣,身子就僵了,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动说什么了。

    刚打开收音机,准备泡杯茶,大门又砰砰的想起来了,李和厌烦的起来开门。

    ”哥,你开门咋这么慢啊“苏明最近被李和逼着上夜校,看书学会计,初中学历学起来本来就比较吃力,怕抽查拷问,来的倒是比较少。

    ”你倒是闲得慌“李和转身进了屋子,没好气的道。

    苏明嘿嘿一笑,”哥,我刚看到何姐哭了,咋得了?等我过去,人已经坐公交走了“

    李和一惊,”怎么会哭呢,是不是这边有人不开眼,惹着她了?”

    “我看从你家出来,就没遇着别人”苏明又屋里看了一眼“嫂子呢?”

    李和想难道心疼那野猪肉,那不能吧?

    “哥,我现西单来了好多大洋马,那身材,皮肤,那模样,滋滋,杠杠的”苏明淫笑着道“哥,要不一起去看看”

    “那你去追啊,以后有钱了,娶个洋妞,也不是稀罕事”

    苏明一听这话,两眼放光,“不就牙签搅大缸,小虾米逛西湖,给祖国丢人嘛?”

    李和没好气的道“你还是处男吧?电线杆子大,你怎么不给自己装个电线杆子。想的太多了,一个不知深浅,一个不知长短,自信很重要,牙签也能捅死人..努力磨练技术,大小不重要,会用和配合最重要”

    苏明兴奋的道,“哥,你跟我说,到哪找?我将来一定要娶个哪种大长腿翘屁股洋妞,想想都老带劲了”

    李和叹口气,这也是西风东渐,思想碰撞啊,许多中国人第一次看见年轻火辣的洋妞,他们馋涎的眼神都在出卖他们,不少拥有脸蛋小眼睛大,腿长屁股翘,几乎个个都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