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54 、个体户
    年初结束上山下乡,浩浩荡荡的知青大军扎堆回城。[  他们面对的社会环境与当初全然不同。

    找不到工作机会,找不到结婚对象,让许多人苦闷。

    许多农民也获得了进城务工的自由,与返城知青争夺就业机会。

    城市中的待业人口越聚越多。

    这些被社会抛出正常就业领域的‘闲人’,无奈之际操起了个体户这个为社会所不齿的行业,可谓逼上梁山。

    随着198o年初,国家颁布了《关于城镇个体工商业户登记管理若干规定》,整日提心吊胆生活在投机倒把阴影下的个体户们暂时松了口气。

    夏初6月,中央提出,“鼓励和扶持个体经济适当展,不同经济形式可同台竞争,一切守法个体劳动者都应受社会尊重”,给了掘到第一桶金的个体户一颗定心丸。

    许多个体户,都是在菜市场门口,寻一块空地,在此地摆摊售卖一些蔬菜、日用品、小吃,衣服,鞋子,大多没有什么组织,也没人管理。

    甚至还有苏明下面的二道贩子公开卖起了手表、计算器。

    个体户,最初就是待业青年、黑五类的代名词,听着刺耳,看着刺眼。

    但偏偏就是他们,趁着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年代,市场上物资匮乏,赶上了改革开放的第一波,搞着了大钱。

    他们练摊、倒服装、倒电器,把广州的东西运回内地卖,就凭跑个差价,成了万元户。

    而公务员的月薪也就七八十元。

    与其说他们抓住了机遇,倒不如说是机遇抓住了他们。

    这场淘金运动,那些来自社会底层、白手起家、筚路蓝缕的个体户们,经过了岁月的大浪淘沙,有的成为叱咤风云的财经红人,有的依然耕耘在创业的路上,有的销声匿迹没了踪影……

    他们,是一个时代的的号角、张扬与狂放,但不是休止符。

    随着的个体户兴起、大喇叭开始放港台歌曲,女生开始穿裙子、老外拿着摄像机满大街胡同溜达,这些社会新兴事物的出现,无不挑动着青年人的**。

    生活虽然依旧,可去南方见识过的人,看着最早出现“三来一补”的东莞、广州,套取大把外汇,开着小摩的,穿着花衣服,陡然让人们的内心开始了躁动,总想把计划、规矩来个打破。

    处在中国内外交困的焖烧之中,向外改变的出路,把城市的人搞得躁动不安,那就是一种捆绑之后的挣扎,黎明之前的黑暗。

    大家看到了一种希望,一种让人能够翻身解放的希望。

    这场淘金运动,那些来自社会底层、白手起家、筚路蓝缕的个体户们,经过了岁月的大浪淘沙,有的成为叱咤风云的财经红人,有的依然耕耘在创业的路上,有的销声匿迹没了踪影……

    他们,是一个时代的的号角、张扬与狂放,但不是休止符。

    进入十月份,苏明已经俨然成了整个华北地区最大的二道贩子,电子表、计算器、衣服、磁带,这些每天的流水就有五六万,每天都有五六千的纯收入,开始为钱藏哪里而愁。

    苏明穿着黑色皮夹克,亮的牛皮鞋,抽烟都是5块圣火,可是依然禁不住心里愁,挠着脑袋问李和”哥,你的钱大部分都买了瓶瓶罐罐,家里放的钱不多。可我家里都有3o多万了,我老娘看着高兴也不是,愁也不是,哪天要是被查出了,那可就是真大事了。”

    李和也确实估摸不清眼前,他想起了傻子瓜子的年广久赚了一百万,好像偷偷摸摸做,都被挂了资本家复辟的牌子,自己与苏明是不是太过招摇了,看了苏明一眼道“那就低调点吧,钱还是用罐子埋好。我横竖是个学生,租个房子,人家也不会挑我刺,你自己注意点就行,不要得罪人,跟在你后面的那帮子人,你也管好,不要打着你名号做事。”

    苏明抽口烟,道“哥,我晓得了。你说啥时候是个头。你看吧,我以为有钱了,混个敞亮,也算个人物了。可一回头我老娘给我去寻摸亲事,人家还是嫌我没工作。哎”

    “你不是说要找大洋马吗?现在急什么,你才23吧?相信我,等大家思想观念转变了,到时候小媳妇大姑娘还不朝你身上扑?”李和又拍拍苏明肩膀,道“捂好自己裤裆,用扯淡的态度,面对操蛋的人生“

    “我没啥,就是心里不忿罢了,我都恨不得拿钱去砸人家脸上”苏明烟头狠狠的朝地上一踩,”那我回去了,我大哥今天带孩子过来,我去瞧瞧“

    李和摆摆手也没拦着。

    张婉婷把饭菜摆好,看了一眼堂屋,嘟嘟道”明子走了?不在吃啊,早知道就不做这么多了“

    李和摆好桌椅板凳,道“他家里来亲戚了,不好留着。咱俩自己吃“

    张婉婷现在吃的白白嫩嫩的娇艳,也更加体贴了,洗衣、做饭、卫生等等家务全包,一点活都不舍得让李和做。

    李和有时在想,这日子虽然平淡了点,可是舒服啊。

    老家的事情也没啥操心的了,五月份家里来了电报,房子起好了,可是段梅怀孕了,为了名声,在没显怀的时候,李隆和段梅匆忙选了日子,摆了酒席,算是结婚了。

    李梅和杨学文的婚事也在7月份定了下来,这让李和松了一口气,觉着重生一回,还算不亏。

    如果再想重生的优势,除了先知先觉,胆子比别人大点,知识点比别人多点,想去开挂好难。

    个人在任何历史大势下作用真的是微乎其微,无异于螳螂挡臂,自不量力。

    论聪明,中科大少年班的孩子都可以出来教他怎么做人。

    论勤奋,连张婉婷和何芳都比不上,甚至这辈子心态过老,对啥事不在乎,更是懒得不像话。

    论眼界,黄国美,马阿里,马企鹅,都可以把他吊打。

    论执行力,柳联想,张海尔,都能把他钉在耻辱柱上。

    论知识量,中科院随便拉出来一个人就能把摁地上狂揍,不要瞧不起人,不然卫星怎么上天的,核弹怎么爆炸的,核电站怎么建的。

    后世来的又怎么样,8o年代以后物理学界在高能、量子学、统计物理领域确实有重大突破,关键这些李和也不懂啊,就是个一知半解。

    李和可以吹牛说自己是一名合格的火箭炮专家,大概是做了十几年,熟能生巧罢了,后面中途下海,一心盯着钱,该荒废的也就荒废了。

    能做的无非就是现在尽力积累资本,国库券上可以捞一笔,趁着小日本生病宰一刀,石油危机插上一脚。

    李和想的越多好像越泄气,世界怎么会这么现实。

    其他事情好像无能无力,安心做伯乐也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