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55、谁来站岗
    “哎呀,终于找到你了,李和同学。<?    ”

    李和下课刚出教室门口一瞬间,就被人堵住了。

    “扎海生同学,找我有事?到那边坐会吧”李和迷糊了一下。

    扎海生道“不好意思,可以聊聊吗”

    李和对他也没啥厌恶,更多的是可惜,实际上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刚成年的缺爱的孩子而已。

    “行,没问题,那边花坛坐会吧“李和带着扎海生一屁股坐下,也不在意花坛的石凳是不是有灰尘。

    扎海生咳了下嗓子,道”你那天的话,对我的震动很大,我是真心的感谢你。可是有些话,我还是需要向您讨教。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我想你是读过的吧?让理论突破禁区,让思想挣脱囚笼,小平同志是支持的,你不觉得我们新一代年轻人需要充满理想、激情、良知,永坐时代旗手吗?”

    看着那不服气的眼神,分明是来找回场子的,李和心里一乐呵,道“我记得,改革开放的政策是让经济得到展,让生活得到改善,核心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管什么思想,什么主义,只要抛开经济建设这个核心,我都是持保留态度的。不管什么思想,什么主义,不结合中国具体国情、中国特色,我也是持保留态度的”

    扎海生气呼呼的道“那你这分明是倒退主义,投机主义,保守主义,你为什么不能睁眼看看世界,世界潮流,世界趋势,只有我们还闷在在井中,得不得空气。我读完马恩全集,又从马克思追溯到黑格尔。阅读中我很痛苦地开始了对黑格尔辩证法的反思批判,我们需要从受到压抑的时代走出来”

    李和疑惑的问道“你们私下里应该叫叫共同的理想主义吧?”

    扎海生紧张的看了下周围,低着头低声道“我们都是年轻人,我信任你,觉得你也是有思想的,所以才和你说。如果你去举报,我也认了”

    李和笑着摆摆手,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好奇问下而已,没其他意思。我坚持的观点是中国人的道路必须自己探索,自己走。不结合中国国情,盲从西方,大而空,没好果子吃。不能因为犯过错误,就去否定所有”

    扎海生无奈的笑道“你比我认为的要固执多了”

    “这不是固执,我这是对中国的信心。恰恰因为之前西方的围堵封锁,中国现在基本上是一个具备完善工业体系的国家,所有的工业39个工业大类我们基本都有,虽然不是高精尖,但我们有吃苦耐劳的工人,潜力无限的青年人,只要改革开放的决心不变,不出三十年,我们就能让全世界吓一跳。”李和突然话锋一转,道“我倒是建议你去读一读经济学,多走走多看看。如果毕业后有机会,你会去哪里?”

    扎海生不知道李和哪里来的自信,只得叹着气道“谢谢关心,我想去西藏,青海看看,一直没变,一直向往,我想一个人,感受所有纯净的风光,在高原上张开双手,拥抱蓝天,在轻风中,放飞自己”

    文艺青年的思维,李和理解不了,只得道“那你为什么不去南方去看看,感受下这个国家日新月异的变化,这才算关注社会,关注民生吧?”

    “我会去看的,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你是皖北的吧?我是皖南的。我们还是老乡呢。你下午有课,我就不耽误你了”扎海生说完就要走,明显双方谁也说服不了谁。

    李和不想他误入歧途,这是个很纯粹的年轻人,有激情,也有梦想。看了下时间,应该不会耽误下午上课,对扎海生,道“你跟我来,我带你看一个人,也许你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扎海生没有拒绝,跟在李和后面,两个人出了校门。

    走到西单街口,一个很特别的修鞋摊格外引人注目,摊位在两堵墙中间凹进去的不大点的空间里,上边挂了一个牌子,写着“军人免费”。

    摊子不大,一个戴着单帽的人在埋头干活儿,只能听到叮叮当当的鞋锤声音。

    李和停下脚步,道“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带你来看修鞋的摊子,你看看那个人左腿”

    扎海生顺着李和的手指看,惊道“他.....他..一只腿没了”

    “他叫李爱军,刚刚从越南战场下来,还不到3o岁,被炮弹炸断了腿”李和点点头,说完话,不等扎海生反应,又几步走

    到李爱军摊子跟前,道“兄弟,吃饭没呢,还忙着啊”

    扎海生看见抬头的那个年轻人,黝黑的脸面,单纯的笑容,好好的人,怎么会没了腿呢。

    “等会我老妹,给我送饭,你吃了吗?小李子,你下午没课啊”那年轻人笑着回答,又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扎海生,“这你朋友啊”

    李和笑着道“我朋友,听说了你的英雄事迹,非要来认识认识你”

    “我还是狗熊呢,我哪算什么英雄。”年轻人脸色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脸色有点不自然。

    李和知道他忧伤什么,李爱军上了战场,和战友奉命前去支援。

    正在向下方移动时,敌军开始了偷袭扫射,李爱军卧倒在一道土坎后面,亲手崩了两个。后来对方一轮炮弹,炮弹碎片中的是左腿,没有打中骨头,却射断了股动脉。

    李爱军形容那血“不是往外流,而是往外喷!”

    醒来后,李爱军躺在医院里。

    整个战斗下来只有他一个人活着。

    扎海生问道”你应该有政府补助吧,怎么还出来摆摊“

    李爱军叹口气道”我家住3楼,以前都是我举着7o多斤重的大米上下楼,健步如飞。现在听着老俩口拎着重东西上下楼,每走一级楼梯就‘咚’的一声,听着心里难受。不如出来练摊”

    扎海生木讷无语,简单的”哦“了一声。

    李爱军不满的反问道“你是可怜我了?告诉你,相比我那些牺牲的战友,我哪里还有什么脸活着。你问我后悔吗?我会告诉你不后悔。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打完朝鲜战场的联合****,还要打印度,打越南吗?这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精神气。这点精神气没了,我们还做什么中国人。我自己有儿子,将来还会有孙子,我不能让将来外国人指着他鼻子骂中国人没种。”

    扎海生勉强笑道,“你很勇敢,我很佩服你,真的”

    李和拍拍李爱军的肩旁道,”他没别的意思,你别多心,我下午还有课,就先走了。有时间来找你。我上次查了下书,你这个情况以后可以装假肢,就跟正常人一样了“

    李爱军猛地一喜“可是真的?那有能装这玩意的,可别忘记告诉我”

    回去的路上,李和酸了酸鼻子,道“我也会替他委屈难过。可不是有句歌词吗,你不站岗,我不站岗,

    谁来保卫咱祖国,谁来保卫家,谁来保卫家”

    说着说着,李和轻声唱了起来。

    扎海生好像猛地明白了什么“谢谢你,李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