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57、美国来信
    学校快放假的时候,李和悠闲的坐在教室里看小说,何芳递过来一封信,英文邮戳,中文地址,看着像美国寄过来的。

    李和心里有数,大概只有汪雨了。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的姑娘,李和其实还是尴尬成分居多。

    李和拆开信封,认真的看了起来,一手漂亮的行草:

    李和,你好,见信知悉,我已经在美国purdue大学安定下来。最近一年,更多的震惊,惊讶,紧张,几乎顾不上有思乡的忧愁,也不知道怎么给你写信,描述我的见闻。

    这种贫困差距,不知道如何展示给你,我们依然是穷困国家,但是世界银行给出的Rea1gdppercapita美国是一万多美金,而中国只有几百人民币,其实就是人均收入不及美国人一个零头。这里普通人的一顿饭,就比我们一年的收入要高,我怎么能不恐惧这种巨大的差异。

    那种震惊,颤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那种感受,如不去亲历亲为,无法体会。

    说句良心话,作为个人来说我动摇了,在美国混的再悲惨,至少你可以开上小轿车,可以住上洋房,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可以接受的。

    而我们呢?还有拿着烟袋锅凑到电灯泡上去点烟的。

    但作为一个民族,如果我们整个的中国留学生,如果一代一代都是打工的阶级,这是不能被接受的。

    这也不能够回馈中国,让中国成为一个真正的现代化国家。中国仍然没有完成从农业社会到现代化社会的一个转型,在这个转型过程中,有太多的事情不是科学技术能做到的。

    但是我想说,我离毕业还早,有更多的时间思考去留问题,我现在也不能准确的答复。

    我希望你也尽快申请来留学,虽然对大部分人来说需要到大三甚至大四,或者根本没有机会。但是我相信按你的努力程度,你完全没有问题的。

    据报纸说,托福会到国内开考试点,这样你就不需要到香港考试了。

    李和,我希望你来,见识一下更广阔的世界。我了解你的家境,这也是你改变命运的一个机会。

    你是一个很自信的人,那不是对个人命运的自信,不是自我的狂妄,那是对整体民族国家的自信,你自信这个社会会变好,你自信这个国家会强大。

    “给中国人三十年时间,即使不能吊打美国,也能脚踹英法”

    这应该是你的原话,我当时被你这种自信感染了,真的。

    近一年,据我所知所见,我觉得我们真的很难赶,我们2o年就喊出了赶英美的口号,可是呢?差距越来越大。

    不过没关系,这都算你与我,年少无知。所以我希望你也能出来看看,共同进步。

    如果之前给你造成困扰,我表示非常抱歉。

    祝你快乐,学业有成。

    看完信,李和的脸火辣辣的,被打的疼。

    这分明是分手信,做了那么多铺垫,就为了说最后那么一句话,老娘把甩你了。

    看着真心款意的盼着你出国,还看努力程度?你个懒货这辈子不一定有指望出国;

    意思就是,之前我眼睛瞎,没见过世面,觉着你好。

    现在老娘见了大世面,小轿车,小洋房,不听你忽悠了,你升斗小民,你呐拜拜,哪凉快哪呆着。

    虽然不爽,可李和也没那么玻璃心,直接把信叠好夹到书页里,何芳过来说道”你美国有朋友?我看了邮戳,美国的。你这脸都白了。出了什么事情?“

    何芳和赵永奇把维修的活,接管到手里,陡然就成了小富婆,吃饭穿衣打扮,说话,明显气势又不一样。对李和感激不说,在学校也没少关照。

    李和吐口气,道”没啥,以前一个同学,出国留学了。给我写了封信。你什么时候回家,票买了吗?“

    ”买了,我后天就走,明天我和赵永奇请你们一起吃个饭,你把苏明也喊上,就在巷口老李家饭馆“何芳说完,又递给了李和一张表格”这是公派生申请表,在全国只招12o人,现在是学校内部筛选,二月份正式到教委报名,你可以试试“

    李和没有接,直接道,”给需要的人吧,开学才大二,哪有那么着急,再说,我对出国没兴趣“

    学校放假的时候,李和买完和张婉婷两个人的火车票,大冬天的哪里也不想去,只得窝家里做个狗熊。

    ”张婉婷同学,你真考虑好了,不跟我回家见见公婆?“李和点着一根烟窝在灶台底下烤火,看着在厨房台面上忙和的张婉婷。

    张婉婷看李和又点了一根烟,抽的没玩没了,道”不去。等毕业吧。吸烟有害健康,戒了吧!”

    李和满怀骄傲的答:“不能戒啊,俺爷爷吸烟,俺爹也吸烟,轮到俺不能断了香火。”

    张婉婷气的把手里的抹布一下子甩了过去,她觉得他们俩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把这辈子所有的架都吵完了。

    李和叹口气,“以前没媳妇的时候俺过着牛马不如的日子。现在如了。”

    “少跟我贫嘴,我要是开始认识你的时候知道你这么坏,我才不答应呢”张婉婷气的牙痒痒,好像又听到外面开门走路的声音,扭头一看是苏明,道“你俩进堂屋聊吧,厨房我一个人就成。明子,吃了吗?”

    苏明手笼在袖子里,勾着身子,冻得浑身抖,咬着牙道“嫂子,吃了,你自己忙吧。我找哥说点事”

    两人进了堂屋,把炉门打开,又加了点碳,苏明道“哥,那帮温州佬满大街串。妈的,这都大冷天,还不歇着,这帮人全掉钱眼里了。只要你一句话,我立马削他们”

    李和茶壶里加了点水,道“他们做眼镜,纽扣,碍着你什么事了?你要学着点,这股狠劲,一般人没有。不要小瞧了这帮人,你还是不惹的好。南方人最是团结,温州,潮汕地区,客家,哪一个是好惹的?记住,与人为善,和气生财最是重要,不要看这个不顺眼,那个不顺眼”

    苏明歪歪身子,搓搓手道“他们真像你说的那么有钱?那一个纽扣顶死才赚不到一分钱,我就觉着你夸张了”

    李和笑着道“你没听过,十个温州佬九个商,还有一个会算账,人家好多偷偷摸摸七十年代初就开始做生意了,再说人家本来就是侨乡,谁在国外没个个把亲戚,但为人却一直很低调。做批做零售,人家也是积少成多,不要小瞧里面学问。试着跟人家做朋友,多学两招,不过不要被人忽悠了,论精明,你还差一截。能帮得上就帮,到时候,你这才叫朋友遍天下”

    苏明被李和这么样损落,病怏怏的缩着脑袋不想说话,不服气的道“知道了”

    这个时候低调的温州人,再过几年才能让全中国吓一跳吧,温州人咋的啦?这么多,这么会赚钱。也许他们才是中国真正的经济先行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