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58、聚会
    巷口老李家的饭馆又扩了一圈,就是在原来的院子里,私自搭了几件屋子,方便给人聚会请客,小小的一间,十平米左右,里面放着旧桌子,椅子,就是简易版的包厢。?〈 ?

    餐馆里嘈杂得很,油锅的刺啦声,锅碗瓢盆的磕碰声,食客们的叫嚷声,混响成一片。

    腊月天,刀子天。腊月风,似鞭子。风把屋顶的雪搅扰得四处飞扬,比下的雪还大。

    何芳和赵永奇请吃饭,趁着天没黑就早早的过来了,何芳穿着簇新的红色大花缎子花棉袄,从来也没有感觉过这么妥帖。

    想想以前到了冬天,连她每月必用的卫生巾,也改为卫生纸了,这种纸论斤卖,便宜。为了偶尔能沾点荤腥,有时到鱼市上,在宰活鱼的现场,拾捡人家遗弃的鱼的内脏,回来后把鱼肚和鱼肠洗净,做鱼汤面。

    何芳看着油腻腻的桌子也是习惯了,可也眉头一拧,对着身子越胖,油嘴滑舌的老板老李头,笑眯眯的道“哎,我说老李头,你房子搭了新的,就舍不得换个新桌子,你这生意也是做的没谁了”

    老李笑着道“哎,这赚不着钱,可不就得节俭点吗?你们点啥?”

    何芳懒得听这酸水,直接道“你上次那个兔子锅不错,上一个。还有再上个鸡锅,涮羊蝎子。其他的你看着整。还有那炭火赶紧添上,冻秃噜了”

    炉里的炭火又渐渐旺了,房里渐渐暖和了。

    不一会,何芳宿舍四个小姑娘刚到,陈硕、高爱国俩个人顶着皮帽子,也进来了。

    陈硕摸着油乎乎的桌子,夸张的一叫“贼你妈,饿捣咧八辈子霉咧,脏的跟松一样!”

    屋子里笑疯了,赵永奇气的跺脚,“不准学我说话,来请你吃饭都堵不住你嘴”

    李和刚带着苏明进屋,对陈硕道“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这点道理总该懂吧。叫饿说,你胡咧咧,瓷马二楞,都成送列”

    屋子里笑的更疯了,何芳捂着肚子,道“你俩没一个好东西,尽欺负老实人,你对象不带过来?”

    又对站在后面的苏明道“明子,自己找位置坐,不要客气”

    李和笑着道“她怕冷,在家窝着”

    羊蝎子锅先端上来了,咝咝冒着热气,香味辣味直往人鼻孔里钻。黑铁炉子,上面燃起耀眼的炭火,红红的火焰升上来,不停地跳闪。

    等酒拿上来,何芳宿舍的两个姑娘大抵是南方的,白酒估计是喝不下去,赵青麻溜的喝了两杯见底,笑着道“我还是粤南的呢,不也能喝两口,他们这群北方佬垮,天天喊咱南蛮子,我觉着咱就拿出咱蛮子的气势,跟他们拼了”

    赵永奇笑着道“我是西部的,不算北,不要算上我”

    陈硕道“阿拉是华中的,不南不北,中立”

    高爱国道“不要看着我啊,我是胡建客家,四海为家。”

    酒菜上齐,一桌子哄哄闹闹,叙说着家乡的吃食、景物;讲小的时候的一挂鞭炮、一串糖葫芦、过年的一件新衣服;讲家乡曾有的辉煌,讲家乡的落寞,讲家乡的亲人。

    当然说的更多的是走出来了,不易啊!

    看外面的天地,再想想家乡那是个偏远、封闭的地域啊!

    到了晚上,天色慢慢暗下来,食客们越来越少,餐馆里显得空空荡荡。饭馆老板儿子大概跑的累了,就着炭火歪身子滩在椅子上,静静休息。

    饭店老板提了一瓶酒进来,敬了一圈子酒,道“还是你们年轻人热闹,不过你们等会回去注意点安全,那帮子武斗派回来了,街面越来越不安宁了”

    苏明,接口道“你是说南边的那帮人?我倒是听我家大哥说了,当初胡同口是帮子狠角色”

    李和散了一圈烟,静静的听他们说。

    老李点着一根烟,慢腾腾的道“大抵你们年纪浅,以前的事情不知道。知道的,也就偶尔听几句。别看你们有的下过乡,可城里生的事,你们倒是不如我清楚。没下乡之前,这帮子人抄家批斗,打老师,手上也没少沾人命。”

    何芳气的咬牙切齿,道“我们这些后来去的知青,被老乡这么敌视埋汰,我们开始没整明白怎么回事,也只能委屈。后来才知道,这帮子先去的,偷鸡摸狗,糟践人的事没少干,跟老乡们还生过械斗。我们这些后去的纯受无妄之灾。你这么一说,我也明白过来了,敢情从去之前他们在城里就有坏胚底子啊”

    苏明也气呼呼的道“可不是吗,他们是武斗派小兵,我们这些就是跟着遭罪。他们一辈子不回来才好呢”

    老李笑嘿嘿的道“嘿,好戏还在后面呢,你们想想,之前有些家庭被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人家现在平反了,这种深仇大恨就能这么算了?搁谁身上也不能吧”

    李和闷了口酒,道“跟咱关系不大,那会咱们才多大,咱们自己注意安全就是了”

    一圈人把桌面上酒喝干净,就围好围巾散了。

    刚一出门,就被寒风冲了个激灵。

    赵永奇几个男生把何芳宿舍的人送回去,就剩下李和与苏明了。

    苏明道“哥,要不你去宿舍睡吧,我自己回去”

    李和让苏明拿着手电筒,自己躲墙角撒了泡尿素。

    深吸了一口气道“一起吧,这帮子小兵回来了,你嫂子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我回老家后,你还是帮我看紧屋子,不要一个人住,找个踏实人陪你住”

    苏明揉揉眼睛,道“我知道了,我就让二彪陪我,他壮实,一个人就能潦倒好几个”

    也没了公交车,两人弓腰缩背,双手紧拢,踩着没过脚踝的雪,慢慢往家赶去,虽然裹着厚厚的棉袍棉裤,但还是无法抵御彻骨的寒气。

    天地间一片死寂,只有大朵大朵的雪花落地的“沙沙”声。

    李和迎着寒风,想着历史很有趣,明明前车之鉴,但还是不自觉陷于泥沼,然后成了新的前车之鉴,你永远是历史的一部分,你摆脱不了。

    所谓的伤痕文学要出来了吧,有真悲真爱,有悲欢离合,有矫情造作,但一部分人造下的孽总归要还的。

    一件事情有对错,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立场,黑色也会变成白的,白的也会变成黑的,历史是谁能说的清的呢。

    李和远远就看见张婉婷拿着手电筒站在大门外迎候他,她显然是着急了,一见面就说,“干等你也不回,我都担心了,正想着找你去呢。”

    李和笑着说“担心啥?这不好好回来了吗?这么冷,站外面干嘛。赶紧回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