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59、春节
    回去的时候,李和又带着张婉婷买了不少东西,对张婉婷说“钱你多带着点,万一有应急的”

    张婉婷笑着道“我带个1oo块就够了,多了没地方用”

    “多带点吧,啥踩低就高的人不是没有,到时候不能让人小瞧了”拉开抽屉,就把一沓子钱,塞到张婉婷包里。〈

    张婉婷也没多说了,心里只是暖暖的。

    “这个包里是大姐和几个弟妹的衣服,这个包里都是吃的”张婉婷麻溜的整理好包,又把卧室床上铺盖卷起来,又从篮子拿出一把剪刀和剃须刀“明子要过来睡,堂屋我就不收拾了。坐好,我把胡子给你刮了,头给你绞掉”

    李和自觉的拿了香皂,打了一盆水,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刮干净哈,上次没干净”

    有钱没钱,剃头过年。也可以算作永远奉行不败的真理。

    刚剪完头,洗了把脸,苏明进门神秘兮兮的道,“哥,你猜有啥好东西给你”

    李和满不在乎的道“啥好东西我没见过,懒得猜,直接拿出来”

    苏明从口袋掏出一张票在李和面前晃了晃,“你看”

    “自行车票!!”李和一把夺了过来,这玩意真是太稀缺了,“你从哪弄的?还是我们省内的“

    苏明嘿嘿笑道“你不是让我跟那帮温州佬处处吗?帮他们找了几回场子,说了几句公道话,一来二去就成了朋友。昨晚一起吃饭,有个人是做倒票的,一大把拿出来,好家伙,足足一沓子,我一眼就翻出来这张自行车票了,这不琢磨你要回家吗”

    李和笑着拍了拍苏明肩旁,道“谢谢,有心了,你自己怎么不倒腾一辆?”

    苏明道“谁还稀罕那玩意,还掉价,你不是说最次也要开个摩托吗?‘

    李和笑着没说话,自行车队大多数人还是稀罕物,可李和真不想骑,在京城,还没公交车来回方便。但是回老家就不放一样了,在农村要是没公交班车,自行车那就顶了大用了。

    李和带着张婉婷两个人拎着打包小包匆匆往火车站赶。

    火车站依然是人挤人,人推人,二人磕磕绊绊地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幸亏有一个靠窗,不然车上真不透气。

    火车第二天到下午到了新乡,看着汹涌的人流,李和道”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张婉婷笑着道“又不是小孩子,哪有这么娇气,你要是下来了,回头你指不定就买不着票了”

    李和也就没再坚持,护着张婉婷下车,看着远去的身影,傻傻呆。

    李和想着记忆中的事情,自己亲爹今年回来没回来,倒是有点记不清了。

    李兆坤倒是真回来了,此刻正跟自家老娘置气呢,老三娶媳妇就算了,自己少操点心。可是嫁闺女这么大事,老爷子老太太不声不响的给办了。

    老太太懒得搭理这个大儿子,知道他啥尿性,此刻正把李梅拉屋里道“你第一次上人家门,带啥东西”

    李梅想了下,道“两条烟,两瓶酒,还有一些果子”

    “等一下,谁付钱?”

    何琳踌躇了一下,“我……我们。”

    “到底谁们?”

    李梅苦着脸看了一眼四边,悄声说:“你也知道,他家底不好……”

    老太太敲着桌子道,“没钱!买这么贵!”

    李梅红着脸道“第一次登门嘛……”

    老太太不给李梅说话机会,直接道“你一个姑娘家,不是我说你,咱可连礼钱都没收。第一次去还买这么多贵的东西,好像咱巴结着要嫁似的,大忌!不要开始把这胃口给惯起来!听我的,第一次认门,不空手,两包果子,齐整了。”

    老太太嘎嘣脆,单纯又脸皮薄的李梅有点吓着了,就这么一星半点儿的东西,打要饭的呀,怎么拿得出手。

    老太太看李梅还犹豫,“听我的,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人家认可你,你空着手去人家也从心里爽快。不拿你当回事,金山银山都不中用。”

    李梅无奈,只得道“那我听你的”

    老太太继续唠叨,道“还有啊,第一次去拿点范儿,别像丫头贱命似的抢着干活,让人看轻!你只要第一次干了,以后就狗皮膏药似的黏着你了,有你干的……那杨家老太太那猴精似的,屁事儿更多,你该端着就端着,省得以后拿捏你…”

    老太太出门槛,看了一眼门槛抽烟的李兆坤,道“今年我跟你爹到你这来过年,你俩兄弟每年可都给粮食给养老钱的,我跟你爹,可没见过你一个大子,你要是不服气,以后跟你俩兄弟一样”

    李兆坤老脸一红,看着旁边一边写作业一边捂嘴笑的老四,骂道“大人说话,你小孩子躲一边去”

    老四气的拿你作业本就出了屋子。

    老太太手里的棍子一敲,“瞧把你能的,还跟孩子置上气了”

    李兆坤笑嘻嘻的道“俺的娘咧,俺啥子底子你又不是不清楚。你这不是为难人吗?”

    李兆坤倒是真的又凄惨样回来了,到东莞真长见识了,满大街的新式东西,应接不暇。

    本想着一展宏图,可长时间找不着机会,到处是工地,又不愿做。针头线脑,他也做的没劲了,就想做大事。

    终于一天大街上逮着了机会,一家门面仓库,成编织袋的衣服,论斤卖,好多人都在哄抢。

    打开袋口一看,花花绿绿衣服,李兆坤心思也活泛,一拍大腿,没有比卖衣服更好的生意了。

    等李兆坤花了14oo块买回来几袋子,根本摆摊卖不出去几件,为啥?

    都是厂子里出来的次品,懂行的人都会拿回家,用缝纫机改好了才会出来卖。

    李兆坤哪里懂这里的道道,最后没办法,1oo多块钱,抵给了一个南边贩子。

    老太太懒得再溜嘴皮子,气哼哼的往家去了。

    李和从县城下了汽车,直拿着自行车票去县百货公司买了一辆永久,花了28o块钱。

    路面干爽,李和自行车骑得飞快,吼着嗓子唱《兰花花》:

    五谷里的那个田苗子

    数上高梁高

    一十三省的女儿哟

    就数那个蓝花花好

    正月里那个说媒

    ………………………………

    ……………………

    部分微红或微黄的树叶在土黄背景的大地上十分鲜艳夺目,河沟边缘有几只静默的黄牛和一群吃草的山羊,土路上到处都有家畜粪便。

    村里稀稀拉拉的人,有人扛着锄头拿着镰刀打树枝,迎面走过来,惊奇地与看着骑自行车的李和,打着招呼,过去了还回头看。

    刚进家门口,迎面老五大叫一声:“阿果回来了,阿果回来了!”

    回头就跑。

    是报信吧。

    李和咧开嘴巴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