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2、老李家第三代
    段梅被送到公社医院的第二天夜里肚痛,折腾了一一夜。[[< ?[

    站在产房门外的李隆,永远不会忘记等待的感觉。等待中纠结了焦灼与忐忑,等待中充满了期待与盼望。

    不停的看电子表的时间。

    孩子的强有力的哭声从产室传了出来。

    当听到医师喊段梅的名字时,他的心都快跑出来了。

    “7斤9两,母子啥子事没有”医生出来报喜,王玉兰现在还有些缓不过神来,只是念叨着:“7斤9两,可真是够沉的。”

    就连李兆坤都在走廊里欣喜坏了,乐的嘴都合不拢了,突然间反应过来“哎呀,这医师咋没告诉是男孩儿女孩儿呢?”

    李梅笑着说:“咋没告诉你呢,不是说了嘛,“母子啥事没有”,那不是小子嘛!闺女就说是“母女了!”

    女眷进了产室,可李兆坤是公公又不能随便进产室,可在外面干着急坏了。

    李隆手足无措,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抱在怀里,小孩子满脸都是胎脂,脏兮兮的,小眼睛睁开来一下,但又闭上了,李隆兴奋的叫道,“他睁眼看俺,睁眼看了俺,可就是太丑了”

    医院床位紧张,早上生完孩子,下午就被撵了回来。

    李隆在驴车上垫了好几层被子,生怕冻坏了媳妇和娃娃。

    段梅躺在驴车上,挺着劲,笑骂“哪有这么夸张,又不是瓷娃娃”

    李和没有去医院,就在家看门。

    家里的家务活都是老四在做,别看老四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做饭会做的样式可多着呢,她会烙油饼,会炸油条,还会和面蒸大包子,单一个茄子,她都能做出不同花样来,青椒炒茄条、肉烧茄块、炸茄盒子...

    早上洗完衣服,做好晌午饭她赶紧吃一口,下午还得把猪草剁了喂几头猪仔,还有家里的一群鸡鸭鹅,都得赶去田埂里让它们自己找吃的...

    老四就有些吃不消了,看着在门槛上呆的二哥,几次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算了,忍忍就过去了,大姐回来就好了。

    李和在家里也是等的着急,对乱磨叽人的老五也没好性子,弄得小丫头一个早上就哭了好几次。

    下午看到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回来,李和算是松了口气。

    晚上的时候,王玉兰咬着牙把自家下蛋的老母鸡给杀了,段梅哪来什么胃口,不想喝,只想吃点清淡,王玉兰虎着脸道“你们哪里护饲过孩子,俺说咋整就咋整,多喝鸡汤,不然哪来奶水”

    老四抱着他大侄子,满心欢喜,“我就不喜欢女孩,你看小五,他多烦人,哪有男孩好,你看他长得多好,脸嫩的像豆腐,我都不舍得摸她脸蛋了...”

    李和看着其乐融融的一家子,不知道他大侄女,哦不,是小侄女了吧,什么时候来,李隆头一胎明明是女孩,结果现在成了大侄子。

    关键不是一个妈了。

    王玉兰看着三儿子屁股前屁股后在媳妇面前跟个哈巴狗似得,气不打一出来,一块豆腐掉进尘灰里了,吹不得,也打不得,眼睁睁地看着难受。

    王玉兰老太太耳提面命地交代儿子:“老三啊,一趟医院1oo多没了,你们这样过日子不行啊,俗话说,以后的日子比树叶还稠,天天这样花钱如流水累死你也挣不够啊!以后油盐酱醋,孩子小嘴一张,吃喝拉撒,不都是钱啊!将来还得上学,还有个头儿啊!”

    老三只顾傻乐呵,根本就没听进去。

    王玉兰把孩子的尿布整理好了,就又气呼呼的回家了。

    段梅娘家三天就来了,父母和两个嫂嫂,担了一两篓子油撒子,一篮子鸡蛋。

    王玉兰瘪瘪嘴暗骂小气。

    段梅老娘抬眼看看新房,屋里摆设,自觉闺女过得不差,道“生个大胖小子,你公公婆婆不高兴坏了吧?”

    段梅笑着道“对我还中,他家没啥闺女儿子说法,俺也不见得公婆俩有多稀罕儿子,糊涂虫日子呗”

    她大嫂子笑道,“你要说那李兆坤俺信,那王玉兰是偏紧儿子的。上次老娘们闲话还说呢,那王玉兰逢人就说俺有两个儿子呢,用不着她亲厚,我也不指望她回来孝顺我。知道说的谁不?是你大姑子”

    段梅歪歪身子,给自己加了个枕头,“那还不是前面要开杨老木匠家开亲,娘俩拌了嘴,俺那大姑子性子那是一等一的好。婆婆也不坏,就是个小性子,受不得挤兑”

    中午老李家烧饭自然是好招待,李兆坤很是客气,让段梅老子娘受宠若惊,私下嘟囔这李兆坤也没传说中那么混啊。

    不管如何,老李家总归是迎来了个新的小生命,李兆坤亲厚的不得了,没事就要瞅瞅,抱抱。

    除了李和见怪不怪,兄妹几个都是大跌眼镜,这亲爹转性了。

    亲儿子亲闺女,也没见他待见啊。

    李和心里明白,这就是所谓的隔辈亲吧,李兆坤也许真的老了吧。

    上辈子不管孙子还是外孙,都能骑在李兆坤头上。

    老五家大女儿户口没法在外地高考,后来没办法要回老家上高中,李兆坤主动挑起了照顾外孙女的任务,对孩子惯得不成样子,李兆坤还振振有词,“你们也就这熊样了,俺孙女聪明,漂亮,将来是有出息的”

    所以几个外孙孙子包括李和两个孩子都觉得李兆坤是世界上最好的爷爷,容不得父母说坏话。

    李后来忍不住就问了:

    跟爷爷在一起开心,还是跟爸爸在一起开心?

    孩子很诚实,说:还是跟爷爷在一起开心。

    李和当然很委屈了。

    不过没等李和抱怨,孩子马上又补充了一句:因为跟你们去公园,你们只给我1oo块。。。

    几个孩子受委屈了会给兆坤打电话告状,然后李兆坤就开始了轮流电话骚扰儿子闺女。

    因为爷爷护着孩子,所以孩子喜欢爷爷,孩子都说爷爷是他的保护伞

    李和有时会在想,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起码算是一个合格的爷爷吧。

    接下来大扫除、蒸馒头、蒸包子、炸菜丸子还有炒瓜子、花生,这些活儿都得干啦。家里每天可忙了,杂碎的事特别多,前头列的事挨个来,每天干一样,就干到大年三十啦。

    李和也没闲着,整个村里的春联基本都是他写的,硬是整的手酸软,拿筷子都费劲。

    今年冬天是异常的冷,李隆放完炮,.王玉兰娘几个煮好饺子,布好菜,大家围坐在一起开吃,李兆坤喝酒单挑李和兄弟俩,把兄弟俩喝的眼睛冒星星。

    快吃完的时候,李兆坤逗弄着篮子里的大孙子说“一会你还不给俺磕头去,磕完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