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3、基层
    杨学文年前就把三间茅草房屋顶扒了重新铺了芦苇杆子,打了泥墙坯,外面看上去倒是崭新光亮。〈

    爷俩又搜寻材料,把几个窗扇做成新的,把用旧的罗箱改做成柜,旧报纸裱了顶棚,油漆了箱柜和门窗。

    这样子就算娶媳妇新房了。

    年初一吃过饭,给本村拜了年,担了几担水,便要去给老丈人家送礼,一扇猪头肉,两瓶酒,两条烟,两包果子。

    杨老爷子一辈子,一个字也不识,只知做木匠,下苦做庄稼,可还是穷的叮当响,从大队会计那支了3o块钱,塞给了杨学文,咬咬牙道“人家礼钱都没收,给咱留脸,过了个场面。可新媳妇规矩好要有,你带她去供销社扯几尺新布,做几件衣服”

    杨学文接过去,默默点点了点头。

    杨老太太年轻时家境苦,偏要强跟着兄长读书识字,可最终2斤高粱面让杨木匠捡回家了,也长叹人生无常,掖着被,靠在床头前,“你爷俩有个男人样子,咱啥苦没吃过,这么大个屁事。再说了,咱们这个地方多好,老辈们常讲,走千走万都不如咱淮河两岸呢,想开些吧。总归会熬出头的”

    在老太太眼里能吃饱饭就不算穷。

    杨学文赶着驴车,路面上还有雪,并不好走。

    到了门前,放好了驴车,进门就看到了围着火炉烤火的李兆坤,陡然吓了一跳,树的影人的名,紧张的道”叔,搁家呢”

    李梅正在厨房刷碗,手都来不及抹干,慌忙过来,看李兆坤不搭腔,慌忙接话道“你在这杵着干嘛,自己找地方坐,又不是来一次两次了”

    李兆坤斜着眼,递了一支烟,“来根”

    杨学文慌忙摆手表示不会抽烟,李兆坤依然没有收回去的意思。

    “咱爹给你,你就接着,客气什么”李梅又慌忙给了杨学文一个眼色。

    杨学文手足无措的接了,捏手里也不是,抽也不是,最后只得塞口袋里。

    李兆坤又问“酒量怎么样?”

    杨学文不知道话里面什么意思,看了一眼李梅,得不得暗示,只得硬着头皮道“不怎么喝,喝酒上脸”

    李兆坤眉头一皱,“不喝酒不抽烟,活个什么劲?”

    李梅看李兆坤不再吱声,心里紧绷的神经卸了下来,对杨学文道“你去帮俺把猪喂了,等俺把厨房收拾利索,咱就走”

    杨学文得了命令,巴不得逃出这窒息的气氛,进厨房拎了潲水桶,“要加糠吗?‘

    ”不要加多,一碗就中”

    等两人忙活好都十点钟了,杨学文赶驴车,李梅拎着两包果子并排坐。

    杨学文要带李梅去扯布做衣服。

    李梅笑道“不用,衣服够穿,二和回来给带了好几件,都新的很。费那个钱干嘛。”

    杨学文还要坚持,李梅道“,你要是有心意,咱就一起照个相吧,过几天就去,今天初一估计不开门”

    杨学文想也没想的答应了,被这样的热络体贴,既紧张又激动,心下又有愧,“就是让你跟俺吃苦了”

    李梅白了一眼,还带有丝丝甜蜜,道“谁家比谁好的都有限,还不都是差不多。俺听二和说,马上就要大包干,方集公社,去年都这么干了,交了公粮还个个粮满仓。咱也快了,有了自己的地,谁还偷懒,还不是豁了命干。日子怎么就能差了?”

    杨学文拍拍胸脯,“真要分到户,俺保证好好干,不让你吃苦”

    两个人年轻人一路有说有笑,憧憬着未来。

    这个春节异常冷,村里冷清清的,偶尔只有一两个行人匆匆而过,村子里的人都缩在家里,没有暖气,村民都是自己上山砍柴烤火取暖。

    早上孩子土奶,段梅赶紧让李隆去喊婆婆。

    李和也慌里慌张的跟了过来,王玉兰把孩子竖着抱一抱,轻轻的拍打背部,孩子打个嗝,就不再吐奶了。

    王玉兰这才心安,骂道”你说俺说了多少次,不要一次喂那么长时间,小孩子又不会说话,吃饱了都不会吭声,你还在怀里给搂那么紧,想不吃都不行。”

    段梅有点吓唬坏了,这次是真心认错,哭着道“俺也没想着会呛着啊,俺听你的还不成嘛”

    王玉兰终于战胜了一个回合,趾高气扬的看着耷拉着脑袋的媳妇,又看了看三儿子,老三一脸羞愧,王玉兰意思很明确离了娘你就是不行。

    李和走完父母两边亲戚,还是每家老人照例留了2oo块钱。

    王玉兰也不是不孝顺,只是老太太老爷子偏心儿子太紧,闺女跟捡的没两样,心有怨气,对这个钱不怎么情愿。

    李和还在愁怎么兑现给老四的承若,找供销社上班的同学?

    初三的时候,何军来了,李和的自行车票算是有了着落。

    何军因为几遍支持大包干的文章,被划分进了改革派,有一篇文章进了省报,引起高度重视。

    县里领导班子还在讨论的时候,方集公社书记脑子一热心头一涌,当即表示支持何军这篇文章,带头开了先河,包产到户。

    日历掀了一张又一张,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一天比一天过得慢,一天比一天更沉重,成绩终是要揭晓的。

    结果去年产量全县第一,也是全县第一个额完成交公粮任务的。

    全县引起了轩然大波。

    “你是说县里要调你到农业局,省里要你到参事室?“李和目瞪口呆,这个外挂开的有点大了,何军才3o不到,正常来说,从干事到科级,算是堂而皇之的进入了公务员队伍,跟官搭上边。

    按规定,只要你好好“为人民服务”,3年就可以从科员升至副科级,再3年到正科级。

    “我还是最终听从组织安排,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意见。你脑子比我活”何军虽然谦虚,可还是掩饰不了意气风。

    两人的关系还没有到交心的地步,这话该怎么说还是要斟酌下,李和想了想道“宁**头,不做凤尾”

    “你的意思是让我进农委会?”何军见说完李和没反应,着急了,“我可是拿你当兄弟,这里的道道,你给我说说啊,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话说到这地步,李和也不掖着了,直接道“想想建国三十年,不管怎么闹腾,下来多少规定、多少文件,可这组织章程没变过,就是从基层做起。进参事室也就名声好听点,可没实权啊,上面婆婆又多,扯手扯脚,哪里轮到你做事。再说,进参事室也是笔杆子,耍笔杆子出身可不是好资历,再升能做到办公秘书就不错了。可农委会不一样,容易做成绩,又能凸显出你是务实派,机会多。最重要的就是坚持一个核心,两个基本点。坚决不动摇。”

    何军一拍大腿,笑着道“你这么一分析我就明白了,今天找你是找对了。你要是有时间你去公社找我,我把自行车票给你,你要是没时间,就让你家老三区”

    李和笑着道“我只是旁观者清罢了,有时间我让老三过去拿”

    留着吃中午饭,何军都没乐意,火急火燎的回去细细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