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4、躁动期
    初三下午村里大广播开始喊,村里要通电,5块钱开户费,要通电赶紧交钱。{[  <(

    李和慌忙让老四去交钱,这是走向光明、走向现代化的第一步啊。

    没两天两个电工师傅就进村了,线缆随意绑在木头电线杆子上面,然后挨家挨户去接线,上灯泡。

    李和在旁边看的摇头不已,轮到自己家猴年马月啊,对正在扯线的师傅道,”师傅,给我截线成不,我自己回去接,也给你省点心“

    师傅昂着头道”你这小年轻可不要逞能,电可不是开玩笑的,出了事谁负责。”

    旁边陪着的刘传奇笑着道,“师傅,这可是俺们村的大学生,人家都上学的,做事不能差的”

    师傅听这样说也就犹豫了,拿了个线圈给李和“那我信你,用不了这些,还要给我送回来,这可是公家东西“

    李和笑着道,”那不能沾公家便宜,用不了的我一准给你送回来“

    李和又用牙咬了截防电胶布,先把自己家接好,就去李隆那边接,拉线开关刚合上,李隆就兴奋的要试一试,结果一拉啪嗒一声,灯没亮,又试了一下,结果用力过大,把绳拽下来了给。

    李和气的不得了,”你个傻子,还没送电,你怎么可能拉亮,等村里统一接好就成了”

    然后又费力的打开开关盒,用尼龙绳重新穿入下勾。

    村里通上电,刘传奇又大广播开始喊“各家随便用,电统一收费,就是每家按照人头收取一样的费用,各家安装灯泡不能过25度,执行统一的用电标准”

    晚上,全村送电,看着亮堂堂的屋子,星火点点的村子,李和觉得离现代化又近了一步。

    许多人年龄大的觉得电灯这玩意有些不可理喻,莫名其妙的两根线接在一起就能冒出蓝色的火花,伸手摸上一把,浑身都要打颤。

    村民们大多搞不懂明线和火线的区别,也搞不懂哪些绝缘,哪些导电。

    在经历了几次触电风波之后,不少人摸清了道道,开始了打起了歪主意。

    这时候还没有分度电表,那电可不是随便用吗,许多人家都偷偷安装4o度以上的灯泡。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许多人都想占公家便宜。

    于是村干部晚上没事了都会去各家检查,检查很简单,亮度明显不同。遇此村干部都要告诫,要求更换灯泡。

    村里的电费大增,村干部于是按照总数再平均分摊费用,那些老老实实执行规则的老百姓都吃亏了。

    中国大多数老百姓都是不肯吃亏的,于是没有人再老老实实执行规定了。

    主席也说过,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尽的,哪怕后面用了分度电表,最后用了电表总控,该偷电的照样制不住。

    李和提前买了初七的车票,晚上收拾包袱的时候,好奇李兆坤怎么能待到现在还没走,按照他的性子,往年都是呆不了几天的。

    李和主动给李兆坤续了杯车,道“爹,你今年不出去了吧?我明早就走了,你在家注意个身体”

    李兆坤看老二难得这么贴心,倒是很受用,大大咧咧的道“哪能走的了,你姐不是今年要结婚吗?这席面还不是要俺操持,你看看谁能中用。”

    李兆坤这趟出去,也是见了世面,可也长野了心,花钱学会了大手大脚,以前口袋有个一块两块都能高兴半天。

    可是现在十块八块都看不上眼了,外面物价那么厉害,花钱再手大,哪里还能活,没钱是万不敢出门的。

    李兆坤家里翻了个遍,也没找出藏钱的地方。

    王玉兰吃过上次大亏,也是学精了,闺女儿子给的钱都是窝的严严实实,想想之前的16oo多块钱,心里现在还痛。

    李兆坤年前年后闹了几次,每次王玉兰哭哭啼啼的拿出几块钱,再多要,那绝对是没了。

    为此李兆坤甚是不高兴,觉得王玉兰这老娘们现在也不贴心了。

    李和怕李梅结婚,李兆坤再出幺蛾子,只得交代李梅私下里把2oo块拿出来,当着李兆坤的面给王玉兰,就说是杨学文的彩礼钱。

    虽然夹中间的是王玉兰,可他俩毕竟是模范夫妻,李和一辈子也未曾见他俩动过手,摔过东西。

    李和就在初七早上出了,这次是骑自行车,带着李隆到县城。

    到了汽车站,李和放下包,一把抱住李隆,比量了下身高,道“你18了,果然都快比我高了,是男人了,有孩子了,以后我就不会骂你了。拿出担当来,有事还是给我电报。老四在公社中学,你也多顾着点,别让人欺负了”

    李隆措手不及,他不曾见哥哥对自己这么心平气和,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话,为什么突然心里好难受,对自己这么温和,自己怎么会想哭,他说不出为什么,只得点头道“俺晓得了,你放心读书吧”

    李和坐在汽车上看着骑车越来越远的李隆,这性子也不求他出息了,只求安稳。

    火车站人头攒动,李和好不容易挤到里面,累的大喘气,喝了点水,就躺椅子上不想动。

    李和不知道迷糊中旁边怎么躺了一个女人,还被自己搂在怀里,三十几岁的女人,长得高挑丰满,皮肤白里透红.

    这居然是自己的辅导员老师章树声。

    李和的脑子里早已千回百转,便继续深深的搂着,贪婪的吸允着她独有的体香,神经再一次受到了巨大的挑战。

    李和顾不得什么了。

    正准备全力冲刺的时候,突然控制不住的尿意袭来,然后就没了。

    李和一阵失望。

    又感觉到一阵凉飕飕的感觉,自己下面沾上水了吗,怎么这么凉。

    耳旁传来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

    李和睁开眼睛,自己还是在火车上,躺在椅子上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看了一眼自己裤子,印记并不明显,但是李和知道生了什么事。

    他居然遗精了,而且幻想对象居然是自己的老师。

    李和感觉到了青春期的恶意。

    李和揉揉眼睛,看周围没有人注意自己,赶紧到厕所用纸巾清理了,黏糊糊的一手,不知道该骂啥。

    眼神望向着空荡荡的手纸卷,又一次的,为青春期的展陷入了深深的忧虑……

    京城一下火车,李和就立马挤上公交,往家匆匆赶去。

    到了家急切开了门,不管冷不冷,脱掉衣服,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去,身上的不舒适感,才慢慢下去。

    然后浑身冷的打颤。

    突然门又啪啪的响,李和麻溜的哆嗦的裹了个毯子,急忙去开门。

    “你赶着投胎啊,妈的,冻死我了”李和看到苏明更没好气了。

    苏明看到李和裹着毯子,头湿漉漉的,浑身抖,讪讪笑道“哥,我不知道你在洗澡,要不我就等会了”

    李和懒得搭理,赶紧回屋穿好衣服,又用毛巾擦干净头,看苏明在旁边呆,气的喊道,“傻站着干嘛啊,赶紧帮我生炉子”

    苏明麻溜的卸了炉灰,加了点纸屑树枝,等起火的时候放了碳,不一会儿炉子就见红了。

    李和顾不得烟味,立马就围了过去。

    “哥,还没吃晚饭吧,俺老娘今天包了不少饺子,我给你端一碗过来?”苏明帮着接了一壶水,稳当的放在了驴子上“等水好,我再帮你泡茶”

    “你没出去打溜?怎么这么老实呆家里?“李和笑着问道。

    苏明一惊一乍的道,”哥,你回家了,你不知道,这阶段生了不少事。好几个女孩子,在巷口被祸害了。还有人被抢劫,还有被捅刀子。更夸张的是,长安街那边两帮人拿着大马刀对砍。公安正满大街的追呢,我可不能露头,弄的满身骚。就是我们夜校老师说的那什么不在场什么的?”

    “不在场证据?”

    苏明恍然大悟,“对,对,就是那不在场证据。不管生啥,都没我事。”

    李和叹了口气,看来自己以前还是见识的少了,这种事情以前也就书上看过,跟亲耳听见可是两码事,“知道谁做的?”

    苏明见李和有兴趣听,就免不了要卖弄一番,“嘿,哥,你可不能小瞧我,好歹我现在也是个腕,哪怕我不出去,街面胡同的事,我也知道个**不离十,都是前阶段回来的那帮人。这帮人以前没少跟人结梁子,回来就被报复,仇家都是费了老劲不让他们好过,有工作都让给倒腾黄了,没工作,没收入,可不就得满大街滋事吗?”

    烤着暖暖的炉子,李和算活过来了,拍拍腿,晃荡了下懒腰,扭了扭脖子,道“那你就在先呆着吧,你下面人都管好了?”

    “安排好的很,我听你的,都给他们安排了活,他们不能跟钱有仇啊。对了,哥,那张先文,估计是起了外心,不止给我们一家供货,我有几个二道贩子都是到他直接手里拿货,这不是明显坏规矩吗?这老狗,刚沾点腥,就想窝里横啊,也不想想,当初是谁帮的他”

    李和道“一起有钱赚才是朋友,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哪有一辈子的生意。做生意你情我愿,先看看情况吧,大不了到时候好聚好散,哪有那么多勾心斗角。约个时间,一起吃个饭。我探探他底“

    吃完苏明端过来的热乎乎的饺子,被窝筒一钻,李和又想起了白天不堪的一幕,他越来越不确定荷尔蒙会把理智压抑到什么地步。

    果然是很尿性的青春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