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8、碎碎念
    有时李和忍不住会想,既然重生这么大的bug都给了,为什么就不能再给个金手指或者异能,哪怕存储空间这样的鸡肋也行啊。??

    重生有优势吗,带着记忆肯定是有优势的,倒是可以省下不少学习时间,用来偷懒呆。

    自己的能力足够去攀登工业高峰吗?

    大概目前是不够的。

    都知道钻木取火的原理,但真把你丢到野外,只给你一块带着钻孔的木板,一根木质的钻杆,你照样抓瞎。

    不懂机械的人,都是在那堆砌专业术语。

    一点都不结合实际,误导大众。

    谈工业这个题目太大了……

    以材料科学为代表的基础工业中国确实差得太远太远。

    材料,热处理,机床母机,机床,数控系统,伺服电机.............

    这些东西就是相互连环套在一起,解开一个其他的就有解开的希望。

    就像点技术树,全点开了才能晋级,有一个点不开就只能卡在那。

    但是任何一个点,起码在目前不是靠个人可以做到的。

    想生产一件产品,第一件事就要考虑到产业配套,工业体系能不能跟得上。

    比如有打火机工业,有袜子加工业,有罩裤衩缝纫业,有粘胶塑料鞋,都是完整产业链,完整的上下游配套。

    现在中国尚未完全加入国际分工,个人想在工业上一展拳脚是多么的难啊。

    哪怕李和想造个最简单的dvd,最基本的芯片问道都解决不了,全部需要进口,可是从哪里来外汇额度,这时候的外汇是多么的紧张啊。

    大部分的外汇都需要用在高精尖的航天、军工行业上,民用行业只能慢慢来。

    所以**十年代基本都是包括港台企业在内的外资,中国消费市场疯狂圈地跑马,一句话,有钱任性。

    知易行难,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今年的暑假,学校难得放假。

    李和早上刚起来,刷好牙,问正在洗衣服的张婉婷,”媳妇,你回老家不?”

    “你不回,我也不回了。回去看书也不安稳,老娘肯定找茬”张婉婷抬起头,用袖子抹了下额头的汗“我跟你说多少次了,毛巾要晾开,你每次用完就那么随意一丢,褥成一团了。说一百遍了,你也不听”

    李和赶紧道,“我知道错了,媳妇,那我去买菜?”

    “桌子有豆浆、油条,吃好饭再去。今天千万别再买多了,天热就嗖了。”张婉婷,只是觉得自己家的菜真的够了,再拿,她还得再处理,已经一厨房各种泡菜,各种酱料了,再多买东西回来,她还得想心思去做了,不能浪费,“大肠还有半挂,我洗干净了,中午吃大肠。”

    张婉婷做饭总是留着心思,李和最喜欢吃这些东西

    吃的时候不用剪开,但要氽水。

    跟回锅肉一样,先用姜片煮到七八成熟,捞出来,切成拇指头大小,回头配上圆葱,青椒一块爆炒。

    洗完衣服,跟往常一样开始收拾屋子,不管啥时候,她不能忍受家里乱糟糟的,开窗透气,把被褥什么的放回炕柜里,炕再扫扫,再扫扫地。

    苏明老娘门前路过,也就凑了过来。

    “这个王家媳妇有点怪!”她说的是肯定句。

    这王家媳妇就住在苏明家对门。

    苏明老娘嘴巴有点碎,不过张婉婷还是看苏明的份上,对她很客气。

    当然,东家长,西家短的,她也很爱听爱说,张婉婷觉得有这么一个邻居,倒是足不出户的,知道了不少八卦。

    “刘婶,等会你那鞋样子,还要帮我拿一份,42码的”张婉婷这几天帮着李和纳鞋底。

    “多大个事,回头我让我家丫头送过来”刘婶说十句,她也回不了一句。

    现在刘婶说王家媳妇了,张婉婷只能抬头对她笑一笑,这已经足够让刘婶有说下去的了。

    “我怀孕她搞破鞋”刘婶在这镇上是土著,什么事情都是门清,添油加醋,唾沫横飞。

    真假张婉婷无从确定,只是被唬了一跳“婶子,这可不能乱说,事关人家名节呢,都是街里街坊的,传出去多难看”

    “我就信你,才跟你说,别人我才懒得说”刘婶好像让张婉婷沾了多大的光似得,“你瞧瞧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秾抹艳涂的能是好人吗?”

    ”婶子,就因为这个?“张婉婷不确定的问道。

    刘婶信誓旦旦的道”那还能咋的?正经人可不能那么穿“

    张婉婷笑着道”婶子,人家穿的是高跟鞋,裤子叫牛仔裤,擦的是口红,哪一样不是正经了。你看你家苏明不也穿牛仔裤吗?你再往西单去瞅瞅,现在小年轻,好多都这么穿,这能有啥啊?“

    刘婶不服气的道,”搁过去,只有窑姐才能这么穿,反正我是看不惯眼“

    李和买菜回来,刘婶倒是有眼力价,自觉的抬腿走人。

    李和把菜放好,笑着道”就她这么个没事转悠,你能安心看书?“

    “他也就偶尔早上来串个门子,平常我哪有时间搭理他”张婉婷说完,也就不再搭理李和,安心看书了。

    李和自觉没趣,就回屋收拾他那些宝贝了,东西现在明显不好那么收了,可是也没少收。

    光是翡翠玉器就要一大箱子,瓷器瓦罐少说也有4ooo多件,真假无从确定,哪怕只有一半是真的,做个亿万富豪是没问题的了。

    快晌午,张婉婷放下书书,准备午饭。

    一盆子白菜梆子拌粉丝,一盆子红烧家常豆腐,主菜自然是炒大肠。

    大白菜好像四季都有,在农村有一点好,不怎么稀罕蔬菜,主要缺肉,老菜帮子都是给鸡鸭鹅吃。

    可在城里,要是老帮子扔了,刘婶就能告诉全望儿山的人,她败家。

    她试过一次之后,再也不试了。

    从篮子里拿了一块炸豆腐,这豆腐是前天买的,新鲜的时候,做了白菜丸子汤,那汤本就以丸子为主,豆腐就是个配菜,自然有得剩。

    为了不浪费,于是炸了豆腐块。

    于是今天,她把剩下的全做了家常豆腐。

    自从遇到李和以后,张婉婷没了经济压力,也没了家里的糟心事,心情表示很愉快,除了一心的学习,剩下的时间就是研究怎么吃了,甚至还去学校图书馆找过菜谱。

    李和靠在躺椅上,看着张婉婷一边哼着浏阳河,一边做饭,忙得不亦乐乎。

    李和根据两辈子的经验,认为张婉婷其实更适合做厨师,干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有什么比这更有前途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