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156
    李和洗好吃饭的搪瓷缸,准备去打会乒乓球,拿了球拍刚下楼,就看到一个人蹲在门口抽烟,有点好熟悉。

    还没等李和开口,那个抽烟的人就道,“我认识你”。

    “你认识我?”,李和还在努力回想这个人是谁。

    “恩,你就住我家围墙后面,我还知道,你就是这个学校的老师”。

    李和恍然大悟,这是车丽丽的男人陈大地,这怎么都堵到宿舍门口来了!

    转悠看了一圈,幸好今天孟建国不在。

    “兄弟,你这是有事?”,李和有点明知故问了。

    陈大地站起来把烟头往地上一扔,吐了口痰,清了清嗓子道,“我来找个人,那个姓孟的老师在吗?我知道他就住这个宿舍楼”。

    “你说的是孟建国老师吧,你是他朋友,亲戚?”。

    陈大地点点头,“就是这个人,我也不认识他,他在吗?”。

    “哎呀,你今天来的真不巧,他去中学支教了,可能要过几天才能回来”,李和没有撒谎,孟建国真的是支教去了,就是在附属的中学里面。

    即使孟建国在,李和也不敢喊,万一这俩人有什么冲撞,孟建国那体格有可能真不是对手,再说,万一再闹到学校,作风问题是要丢工作的。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陈大地还是不死心。

    李和笑着道,“兄弟,中饭还没吃吧,咱一起去吃个中饭吧”。

    “不用了,我回去了,等他回来再来找他吧”,陈大地挺失望的,转身就要走。

    李和拉住陈大地的胳膊,“咱俩是邻居,客气什么,走吧,门口有个小饭馆”。

    他拉着陈大地去了老李家的饭店。

    陈大地见到这种残破的小饭店,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人也自在了。

    李胖子按照李和的习惯上了酒菜,陈大地看到茅台倒吸一口凉气,对李胖子道,“老板,你上错了吧,我们没点茅台”。

    李胖子看看李和,李和对李胖子道,“拿啤酒,这么热,谁喝白酒”。

    李胖子撇撇嘴,撤下了茅台,换上了啤酒。

    李和开了啤酒,一人面前摆了三瓶。

    陈大地说,“不耽误你事情吧”。

    李和说,“尽管喝,我下午没课”。

    “你是个好人,我能感觉的出来”,陈大地喝下两杯酒后,就对李和这样说道。

    “好人又没写在脸上”,李和最怕别人给他发好人卡,他其实幻想过做一个枭雄。

    两个人越喝越多,也聊的越来越多,可是就是聊不到李和想聊的主题上。

    陈大地已经独自喝下五瓶啤酒了,还是跟没事人一样,李和是盼不到他酒后吐真言了。

    想了想还是他自己点开话题吧,“我听说过你们的事”。

    陈大地的脸色变了变,还是不确定的问道,“什么事?”。

    “你今天来为啥事?我跟孟建国是好朋友,他跟我说过你们的事情”。

    “你见过他们在一起是不是?”,陈大地也没否认。

    “不,不,我觉得你想的复杂了。他们俩算是互相仰慕吧,从来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这点我可以保证”,李和怕陈大地误会,急忙解释道。

    “我就知道的,也早该知道的,他们都是读书人,他们有共同语言,而我只是个大老粗”,陈大地一杯酒又倒进了肚子。

    李和道,“想多了不是,你和车丽丽是夫妻,夫妻之间要相互理解,相互沟通,越是猜忌,越是处理不好感情”。

    他也是硬着头皮说的,自己都觉得说的有点扯。

    “他们要是合适,我就退出,只要他答应照顾好孩子。我就回农村,还是种我的地”。

    李和笑着道,“你舍得孩子?”。

    陈大地沉默了一会,突然道,“你也该听人说过闲话吧。孩子确实不是我的。但孩子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没人比我更在乎他了,我早就拿他当亲生的了。只是我不想带他回农村受苦罢了,他在城里有好前途”。

    李和道,“我不会跟人说的”。

    “谢谢,我也从来没跟人说过,她父母都不知道。她下乡的时候,跟一个小白脸好上了,就怀孕了,结果小白脸先回城了,她没办法才嫁给我的”,陈大地借着酒劲,前因后果算是出来了。

    李和也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陈大地这种高尚的节操,他也明白不了,就问道,“你觉得你配不上她?”。

    “要不是出了那种事情,她也不能嫁给我”。

    李和晃晃脑子,忍不住道,“经超出纯情范围就属于傻了!知道什么叫纯情吗?”。

    “不知道。但我知道自己傻”。

    “你记住我的话了,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上赶着的不是买卖,何必为了迎合不爱自己的人,否定自己呢。别在一颗歪脖子树上吊死,懂不?”,李和继续开解陈大地道,“你女人不是跟你没共同语言,是不爱你,不爱你就是不爱你,你非要找那么多理由干嘛。要么好好过,要么利索的散伙。你也是个男人,男人磨磨唧唧的有什么意思”。

    陈大地垂下脑袋,显得有气无力,“我知道自己软弱了,你说的都对,所以我才决定退出,只有她开心,她跟我在一起是不开心的”。

    李和也无奈的叹口气,婚姻和爱情这种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也嘴皮图个痛快而已。

    喝好酒,陈大地从口袋掏出零零碎碎要结账,李和把他拉开,“我请你的”。

    两个人在校门口公交站看到了冷着脸的车丽丽。

    陈大地看到车丽丽一声不吭,像受委屈的孩子,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

    车丽丽对他视而不见,只是对李和道,“麻烦你了,李老师,他刚进城,对什么都不熟悉”。

    李和笑着道,“没什么,我跟他聊的挺好”。

    跟着陈大地打了声招呼,转身就走了。

    没几天,孟建国回来了,李和跟他说了陈大地的事情。

    孟建国道,“他比我更像男人”。

    李和搞不懂他们的逻辑,只是道,“你们自己处理吧”。

    有一天晚上,孟建国一个人喝的大醉,在水槽里吐的到处都是,走廊里也是一片狼藉。

    大叫大喊,“我的爱情已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