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158、预考
    正当几个人准备把这个插曲遗忘的时候,文芳带着几个小姑娘又来找穆岩了。

    穆岩一阵烦躁,盯着李和看,“别看我,我不去,我正写信呢。下楼去找,楼下的单身狗多的是,正巴不得找花姑娘献殷勤呢”。

    孟建国正要摆手示意不去,一把被穆岩拽了出去,“谁都别想躲,四个女孩子呢,我一个人怎么应付”。

    刘乙博去找对象了,李科要去开会,穆岩没办法又下楼拉了两个单身的老师,连推带拽,算凑了四个人。

    李和听着楼道里吵闹声,也就笑笑,开始继续写信。

    他最近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和张婉婷在人生意义这个问题上僵持上了。

    张婉婷写信问他梦想是什么?

    李和做什么都是比较随意,当时也就囫囵的回信说,我的梦想就是想和你结婚,然后赚很多的钱,想和你开心的在一起,把喜欢的事做出来,让自己爽起来,梦想的意义就在于尽兴啊。

    张婉婷回信问,怎么实现梦想呢?

    李和说,走一步看一步。

    张婉婷回信说,你的人生怎么可以不做规划呢?怎么能没有规划呢?你之前的人生都是走一步看一步,你做什么选择都会选那个最舒服、最不用费力的,那么这样一直挑下去,所有轻松愉快的选项肯定都是很快已经被你挑完,剩下的都是啃不动的硬骨头啊。

    李和见张婉婷较了真,慌忙回信道歉,然后说,我一定会改的,请你相信我,我会认真改的。

    张婉婷回信说,你原来生活中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maintenance上,日无寸进而坦然大睡,竟无丝毫愧对之心,我都替你着急。

    李和觉得张婉婷说的好对,他竟然无力反驳。

    他心中千言万语,提笔写不下一句。

    李和最后还是遵照“凡是老婆说的都是对的”这个原则回了信。

    大概思路就是张婉婷惊堂木一拍,堂下何人,李和一喊,老婆,我错了,他还是认为女人哄哄就好。

    把信写完,又认真的校对了几遍,才认真的誊写到信纸上,这招是跟赵永奇学的,再因为错别字或者说话轻浮挨张婉婷骂就是亏死了。

    去了收发室,把信寄出去,才算踏实多了。

    李爱军跟李小妹又过来了,说下个月高考了,看看李和有什么交代的。

    李和说,“放松点就是了,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每天做两套题目就可以了,状态要在,原则是哪里不会加哪里,分差最大的科目发力”。

    待两个人走了,李和才想起来这都六月份了,下个月他亲妹子也要高考了。

    也没打电报了,匆匆去了宿舍底下的电话亭,直接拨电话到村委会,好长时间才有人接,“我,二和”。

    “喂,二和是吧”,接电话的刘传奇,电话是今年新装的,怕有人偷着打,一直都是宝贝样的锁在箱子里,只留电话线孔,“你是找你爹还是你弟,我来喊”。

    “喊我弟吧,我姐在也行”。

    然后在电话里他都能听见刘传奇对着大喇叭喊,“李老三,快来接电话,二和来电话了,二和来电话了”。

    李和赶紧把话筒离着耳朵远点。

    “二和,你先挂了,等十分钟再打过来”。

    李和说,“没事,我不挂”。

    信号不好,拨通一次可是不容易,现在要是挂掉了,等会可是没那么容易打进。

    “喂,哥”,李隆在电话里喘着气喊道,明显是跑过来接的。

    “喂,我问你老四预考考的怎么样?”,李和没在电话里寒暄,就直接问道。

    “鱼烤?我听不清,你再说一遍”。

    李和知道再说也是白说,“行了,她下个月高考,你给她身上多傍点钱,再想办法给她送点牛奶、水果之类的,听见没有?”。

    “哦,是高考啊,我知道了。大姐昨天就去过一趟县城了,你放心吧,好的很”。

    “那我挂了”。

    李和挂了电话,心里着急的很,虽然也有信心老四预考能过,可是不知道结果心里始终是根刺。

    1980年以后,考生多的省、市、自治区应在统考前进行预选,没有达到预选分数线的,一律不能参加高考。就跟世界杯的淘汰机制是一样的,先淘汰一批,一般是五月份参加预考,至少要淘汰掉五六成的学生,这部分没法参加高考的,要么毕业,要么只能复读,竞争非常的残酷,所以从这方面来算,高考录取率真的低的令人发指。

    李和突然想到自己有边梅的通讯录,也不怕打扰人家了,事急从权,欠人情就欠吧。慌忙上楼找通讯录,对宿管道,“等会我再下来接着打,一起给你算钱”。

    回到宿舍翻箱倒柜,才在床底下找到那本落满灰尘的通讯录。

    迅速找到边梅单位的电话,抄到纸头上,慌忙下了楼。

    边梅接到电话说,“我说你没事不会找我吧,你放心吧,小事一桩,我等会去找下你小妹,我见过的,当然认识了。行了,你放一百个心吧”。

    李和急忙说,“那谢谢了,麻烦了啊”。

    去了办公室,见杨浩心不在焉的,倒杯水都差点翻了,整个人都是不在状态,而且看李和的眼神让李和有点发憷。

    李和偷偷的问陈芸,“什么情况这是?看的我浑身发毛”。

    陈芸偷笑道,“马上就可以喊你李副教授了,说说有什么感想?”。

    “谁带副字,我跟谁急”,不管什么职称,带个副字好像跟嘲笑人似得,李和道,“那杨老师又是怎么回事?”

    陈芸道,“瞅你德行。你想想,咱系里就这么几个职称的名额,你占去了一个,杨老师当然不是滋味了,你想想他做梦都想评职称啊”。

    李和心里也不是滋味,想到杨老师兢兢业业的,人又实在,很是不容易,而他自己纯属投机取巧,有点臊的慌,就道,“我要不暂时不要这个名额吧,我反正年轻,早晚有的是机会,杨老师平时教学工作比我好多了”。

    陈芸不屑的道,“你就是天天犯傻。你以为你不要这个名额,就能落到杨老师头上?他自己想不清问题,也只能埋怨你了。你不用多想”。

    李和想想,哪怕他不要这个名额,好像也真的落不到杨老师头上。

    吃完晚饭,李和也没去打乒乓球,就待在宿舍楼底下等电话。

    每次电话响了,他都要条件反射性的站起来去接电话,结果每次都不是找他的。

    宿管说,“你先坐着,有你电话我通知你”。

    到门口烧了好几根烟,宿管才喊他接电话。

    “喂,我,边梅,找公共电话打的。我让你小妹接电话”。

    李和听到老四的声音,一上来就问道,“预考怎么样?”。

    老四道,“挺好”。

    李和松了口气,不过依然能感受到老四那股舍我其谁的傲气,“志愿填了么?填理工院校还是文科院校?”。

    他一连串的问了两个问题,这个时候都是先填志愿后高考。

    老四道,“填了,前天填的”。

    “填的哪里?”,李和有点气恼,更多的是气自己,他怎么把高考志愿这么大的事情给忘了,还不如李爱军这个做哥哥的称职呢,又急吼吼的问,“填的什么学校啊”。

    “都是跟你一个地方的,第一志愿是航空大学,第二志愿是理工大学”,老四高兴的说道。

    “啥?没有一个省内的”,李和更气了,这次是气老四。

    老四道,“反正志愿院校分数不够还是要统一调剂的”。

    李和想想还是对老四抱期望太高了,上辈子也就一个不入流的医科大专,只要比以前强就好,不自觉的软化下来了态度,也不想给老四考前压力,“我知道了,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考不上大不了明年复读”。

    “我说李二和,你也太瞧不起人了不是”,电话边上是边梅在插话,她也把兄妹俩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就是,就是,李老二,不要小瞧人”,老四学着边梅的口气对李和表示不满。

    “行了,我知道了,好好考就是了。我让你三哥明天给你送钱了,缺什么尽管跟他提。电话给你边梅姐吧”。

    “李二和,说好的啊,回来请我吃饭,账先记着”,边梅提着嗓门道。

    李和道,“真是谢谢你了,你老辛苦了,尽瞎耽误你事情了。以后有用得上在下的,你尽管吩咐就是了,在下静候差遣”。

    “行,算你说了人话”。

    穆岩几个人回来,一副虚脱样。

    李和朝孟建国身上闻闻,然后说,“这不像日理万机了啊”。

    孟建国道,“奶奶个熊,拿咱几个做壮劳力用了,不是毕业了嘛,帮着搬宿舍了”。

    化学老师张悦道,“姓穆的,你让咱跟后面白跑了一趟,你说怎么办吧”。

    数学老师胡援朝道,“人家关键还是有对象的,这找咱算什么事啊”。

    穆岩说了一句让李和感慨至死的话,“这帮姑娘够狠啊,自己的对象不舍得用,别人的对象用得倒起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