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160、研讨会
    李和那间小宿舍满满当当的坐了十五个宿舍楼单身的老师,既然做教辅的想法是他提出来的,自然就由他来说思路。

    一本教辅出来,穆岩答应了给500块另外加分红,大家心里当然是高兴,没有几个能拒绝得了这种腐蚀。

    “小平同志提出,全党全国都要重视教育。我国的教育事业掀开了新的一页,蓬勃发展起来。我们作为一名老师,服务教育,为教育事业的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持,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所以做教辅是非常意义的事,这也是为我国社会主义教育事业添砖加瓦”。

    他开口就是大空话,虽然大家做教辅的实际目的是赚钱,但是千万不能这么无遮拦的谈钱,对大部分老师来说,答应来做教辅本来就是挺勉强的一件事,有点掉身份。

    此时李和站在上面帮着大家找点空话遮掩,起码表面看起来中学教育研究中心成立的目的就是服务教育,大家脸面上都好看,不管这种使命感有谁信,说是一定要说的。

    “我们要以‘课程标准’作为编辑指导思想,这个是一定的,我们服务的就是高三学生,高考不考的内容,我们就没有必要编辑。知识点要清晰,练习题的题型、题目,一定也要归类。题目的答案要清晰,也要充分...”。

    “我们这套教辅的名字暂定为《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五年高考自然不用说了,主要是最近五年的高考题目。让学生洞悉高考试题及命题规律,主要的工作就是需要大家把答案分析清楚。三年模拟,主要需要大家通过总结高考命题规律,洞察命题思路,研究命题趋势,然后出模拟卷,这是所有工作里最难弄的”。

    李和把该说完的都说完了,剩下的就全部交给穆岩统筹了。

    因为大家白天都是上课,所有的工作都在晚上做。

    穆岩问,“编辑问题不大,咱这么多人呢。印刷咱找学校的印刷厂就是了。可是卖给谁啊”。

    他忙和了半个月才终于想到了核心问题。

    李和道,“这还不简单,以教育中心的名义办个教辅研讨会,找几个年龄大的老师出面,给点咨询费,咱资历还是浅了点,用学校的场地,布置个会议室,印点请柬,把市里的教育局的领导和各个重点高中的老师请过来,报销食宿,娱乐一体,最好再找个学校的研究室牵头”。

    穆岩道,“我有同学在教育局,请个教育局领导倒是没问题,可是许多学校都是外省市,这样大老远的会有老师愿意过来吗?”。

    李和笑着道,“相信我,肯定会有人来,请柬主要是发给大城市的重点中学,直接发到学校,希望学校派员参加,报销来回食宿,人家还不抢破头来。而且这些老师来了,咱们就聘请为顾问,答应给他们一些报酬,在教辅上给他们加名字,这样以后就是我们的人了”。

    李和这也是学后世的厂商办研讨会,好吃好喝的供着,大家乐呵乐呵,其实就是产品推介会。

    穆岩认真琢磨了下,倒是想透了,反而不担心没人来,第一是学校的牌子够响亮,最关键的是这可是来首都的机会,有人报销食宿,没有几个人舍得放弃的,可是这开销就大了,这还一毛钱没挣呢。

    “行,你太鸡贼了,这想法好。我先去请几个教育局的领导,那要不要再请几个师范大学的教授?”,穆岩学会举一反三了,想明白了就是这场研讨会就是拼名气,有名气的人越多,效果就越好。

    李和道,“你请的到?”。

    穆岩笑道,“我请不到,可是楼上有老师能请的到啊,张盛如老师就是师大毕业的,他的研究生导师好像挺有名的”。

    李和笑着道,“那更好了,哦,对了,记者有认识的吗,必须找几个记者,提前宣传啊”。

    他认识的记者只有一个江映雪,他肯定是不会去找的。

    “你说要找十个,还是二十个,都能找得到”,穆岩很有信心的说道。

    李和道,“那就更没有问题了,有报纸一宣传,啥事办不成啊”。

    “这得要多少钱啊“,穆岩不自觉的又想到了钱的问题。

    李和道,“钱不是问题,我等会给你再拿两万块,咱要么不做,要做就做的大气点”。

    “这动静搞大了,看来是瞒不住学校了,我去找电教组的人牵头吧,争取早日印刷出教辅,就在暑期办研讨会”。

    穆岩说完也就急匆匆的出去找人拉关系了。

    进入七月初学校除了医学部,大部分院系都是已经放假了。

    李和先回家了,想到老四这几天就是高考,心里有点烦躁,生怕这丫头考不好。

    高考是七号到九号三天时间,他也没往家打电话,等老四考完再说吧。

    小威病怏怏的跟在他后面,一点精神都没有。

    李和说,“你这缠着我干嘛?我说过的,什么时候长记性了,什么时候再来”。

    小威现在除了每个月台球室还有点收入,一点活钱出处都没了,再说出来混最讲究面子,没了平松给他撑腰,他现在是一点面子都没了,都快要哭了,“哥,我错了还不行吧,我真想不到,那帮王八蛋是这么个些东西”。

    李和道,“你这么不知深浅,最终落不了好。我是为你爹妈好,不想你爹妈白发人送黑发人。你看,你现在说认错,你还是不知道错在哪里,哪天知道了错在了哪里,再来找我”。

    小威道,“哥,你再说明白点行不行?”。

    他理解不了李和的心思。

    李和想了想,还是耐着性子道,“我开始让你跟着卢波是为了什么?”。

    小威低着头道,“做生意”。

    “那你做了什么,想当老大?真把自己当做黑社会了是不是?”,李和毫不客气的说道,所谓的黑社会都是些小混混干着校园霸凌和敲诈勒索的事情,他是瞧不上的。

    小威道,“我知道错了”。

    至此还是每天来李和这里,要么打扫卫生,要么帮着跑个腿。

    有一天小威后面还跟了一小年轻,一起帮着池塘清理淤泥。

    李和瞧着这孩子好眼熟,少有的剑眉,眉心也很宽,脸面开阔,眼色很亮。

    “我叫黄国玉,潮汕人,跟着威哥学做生意”,小伙子直盯着李和看,但是还是有一点紧张。

    李和想不到会遇到这么个大佬,说是中国商业教父也不为过,他觉得世界上的事情果然妙不可言。

    他真的想说,小伙子,老夫看你印堂发黑,掐指一算,你将有牢狱之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