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161、估分
    李和心里没有什么激动的,只是觉得好玩,一不注意就能遇到一个大佬,大佬已经见的麻木了。

    “你们怎么认识的?”,他还是抱着好奇心问道。

    小威见李和终于肯搭理他了,高兴的说道,“他跟他哥倒腾服装呢,货都是咱的”。

    “有好几拨人找我们麻烦,都是威哥帮着我们平的”,黄国玉鼓足勇气说道,他来的时候就得小威交代不要乱说话,但是还是忍不住插话了。他见识过小威的老大平松,那是多威风,那么个厉害的人见了眼前这个人都是不敢喘大气的。

    他也知道小威最近挨罚,也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人。

    小威眼前落魄,自然亲近他的人就少了,所以黄国玉算是抓着了机会,凑到了小威的跟前,愿意鞍前马后。

    小威责怪的看了一眼黄国玉,怪他多话,心里紧张的看着李和,他知道李和是最烦他街面上打架胡混的。

    “哦”,李和说完就回到屋子继续练毛笔字了。

    黄国玉见李和走了,难掩一阵失落。

    小威说,“傻愣着干嘛,继续干活啊,淤泥扒完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两个人把池塘清理干净,又主动把鸡笼的粪便铲掉了,粪便就是直接埋在已经荒废了的菜园子里。

    满头大汗的忙完,小威对李和道,“哥,那我先走了”。

    李和想了想道,“你平松哥上次不是说要开电器店吗,你俩去帮个忙吧”。

    小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刑期就这么结束了?

    “哎,我知道了,哥,我一定好好干”。

    就连身后的黄国玉也是满面红光,跟着后面连声说,“谢谢哥”。

    他还在怔怔的,小威一把把他拉走,“赶紧走,出去庆祝一下”。

    李和本来想继续练字,可是天闷热,他也抬不起兴致了,端着茶壶,躺椅子上发呆。

    常静进门笑着道,“我就知道你在家呢“。

    李和道,“有事?”。

    常静道,“我从你院子里砍两棵细竹搭蚊帐”。

    “你砍就是了,太多了,院子里早晚要被占个干净”。

    竹子是普通的四季竹,李和从来没有清理过,长的密密麻麻,还在向周围疯长,不少竹根已经把地上的砖块都顶翻了。

    常静选了一根笔直的竹子,弯着身子普通的镰刀连下了三刀,也没断,不由得又下了狠劲,还是没断。

    李和站在旁边俯视着看,在常静的领口多看了两眼,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没有塌,没有掉,也没有黄,鼓胀胀的,隐隐现出淡青色的血管。

    常静还在跟竹子较劲,领口一阵起伏。

    李和笑着道,“我来砍吧”。

    话音刚落,一颗竹子倒地了,常静松了一口气,把镰刀递给李和,“你手劲大,就你来砍”。

    李和只是在竹根上轻轻的晃了一刀,竹子就断了,然后又把竹子上的细枝给剃掉了。

    常静说,“你怎么这么轻松就砍掉了”。

    李和道,“你要斜口砍,你刀口是垂直的,肯定不好砍”。

    常静把两根竹子抱在怀里然后问道,“你午饭没吃吧?”

    “我等会出去随便吃点就行了”。

    高考结束的当天,李和忍住没往家里打电话,准备第二天再打。

    一早起来,在院子里跑了两圈,才去买了早餐。

    刚吃完早餐,想不到何芳回来了。

    一袭明黄色的裙子,披肩的长发,说不出的飘逸。个子也高挑,瘦不露骨,恰到好处,

    女大十八变,果然是不假的。

    李和问,“早饭吃了吗?”。

    “吃了”,何芳先是看了看菜园子,忍不住叹了口气,这菜园子是荒废了。

    “今年不回老家了?”。

    “不回了,我是来问问小妹考得怎么样”。

    李和道,“我准备晚点打,现在估计估分还没估出来呢”。

    “你去买菜吧,中午烧饭,你想吃什么,你就买什么”,何芳原本想歇着,可看到乱七八糟的的屋子,又闲不住开始收拾了。

    先是把厨房的锅碗瓢盆清涮洗干净,又开始把李和的脏衣服整理好,一边打扫,一边不住的叹气。

    午饭后,她就催促李和赶紧去打电话。

    李和还是打村委会的电话,先是问刘传奇,“我家老四回来了没有?”。

    刘传奇说,“不晓得呢,我给你喊一嗓子”。

    “哥”,果然是老四接的电话。

    李和能听见旁边还有老五在插话,扯着嗓子对着电话筒喊,好像还有王玉兰跟人聊天的声音,“估分没有?”。

    “出考场我就大概算出来多少了,不需要特意估分”。

    李和道,“你咋不上天呢,这么牛”。

    老四道,“我错几道题目我还不清楚嘛,总分一减掉就行了”。

    “那大概是多少?”。

    “估摸有602左右,历史和政治大题我不确定,就按照一半分算的”。

    “确定?”。

    “当然确定了”。

    李和松了一口气,笑着道,“那就在家好好玩吧,等通知书”。

    最后王玉兰接了电话,无非是吃饱穿暖这些话,接着又自热而然扯到娶媳妇生娃这种事情了。

    李和最怕老娘在这种事情上说个没完没了,慌忙就挂了电话。

    回到家何芳问,“怎么样?”。

    “她自己说估了600多,可谁知道呢,还是看结果吧”。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何芳开始清理菜园子,随意撒了点白菜种子。

    “往后你有时间自己浇点水”。

    她也没在这吃晚饭,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一大片黑云在天上兜圈子,离地面很近,好像抬手就能抓着一样。

    小孩子就走巷口里大喊,要下雨了,要下雨了。

    不一会儿,果真是磅礴大雨。

    收好衣服,晚饭也不想吃了,一瓶啤酒下去肚子已经饱了。

    雨下的过大,院子里的水被堵住了,都快漫过台阶了。

    他没办法就脱了衣服,直接光着膀子拿着铁锹去院子里通水。

    撅了一个小水渠,雨水尽数都流进了池塘里,也算一举两得了,池塘也能蓄住水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