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1979 > 162、牵头
    穆岩打来电话,喊李和过去,说是辅导教材已经差不多定稿了。

    李和终于放心了,没耽误住就好,教辅图书一个很大特点就是时效性,在某个时间段内你的书必须上市才行。

    所以穆岩一直都是催促,一定要在秋学期开学上市。

    这帮老师也是拼了,为了500块钱的稿费,暑期也都没回去,暂时都是吃住在学校。

    但是这帮子老师以往都没有任何编辑的经验,每天都处在精疲力竭的状态中,一直到七月底才算完稿。

    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政治,生物,历史,地理,这些总共是9本辅导书,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做好却很难,李和大致翻了一遍,理论系统、例题系统、习题系统、方法系统这些结构都是做的很好的,毕竟都是做老师的,知道教学实际,有教学理论支撑。

    什么讲解的全面简洁啊,什么材料陈旧啊,李和统统给放过去了,即使这样这本书放到市面也是第一流的了。

    他目前要做的就是校对,不能有一个错处,否则就是误人子弟,丧良心了,坚守品质,绝对不能成为口号。

    “我们各科老师互相轮番校对,没有错处了,就打印出来。然后开研讨会的时候,每个参加会议的老师发两本,让他们参与最后审核,他们是一线的实践者,他们说没问题了,咱们这本教辅就没问题了”。

    穆岩拿了几张报纸和学报给李和,“你看看这个宣传的怎么样?”。

    李和打开一看,几张报纸都是在副版的通讯,全国中学教育研讨会在京师大召开。

    “怎么在师大了?”。

    穆岩笑着道,“忘记跟你说了,师大的一个教授早就想做一个课题研讨会了,可他们课题组没钱,咱刚好凑上去,不就歪打正着了吗,所以他们来牵头,邀请函全部他们来发,场地也是他们的”。

    李和笑着道,“也该你运气”。

    由师大来牵头,这影响力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的目的不过是推广图书,只要图书能推广出去就行,他们赚钱,师大落个场面,简直一举二得。

    他又在学校的学报上翻了翻,笑着道,“怎么学报都上去了?”。

    刘乙博用大拇指朝向自己,“鄙人不才,现添为学报编辑。所以这个润笔费千万别忘记了”。

    李和笑骂道,“少臭美,你可没少吃我的喝我的”。

    刘乙博道,“早知道你们这么没良心,我就不管了。这个任务完成了,我明天就回老家了,要不中午请我们搓一顿”。

    李和对穆岩道,“把所有的老师都喊上吧,中午去四海饭店开两桌,也算预祝我们旗开得胜”。

    穆岩自是无不同意。

    这一顿饭吃的自然是尽兴,不用再日夜想稿子的事情,又得了500块钱,各个老师都是开心的很。

    李和从厕所出来,被周萍给拉着了。

    李和道,“有事?”。

    “咱到办公室说吧”。

    所谓的办公室就是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几本厚厚的账本。

    李和毫不客气的坐下,接过周萍的热毛巾,使劲的搓了下脸,喝的有点多了。

    周萍又把茶壶递给去,“再喝点茶吧”。

    李和道,“有什么赶紧说,我同事都在里面呢,我这不好离开时间太长”。

    周萍道,“你看能不能劝劝我爸”。

    “怎么了?”。

    “他没跟你说?”。

    李和摇摇头,“你直接说完吧,我好长时间没看见他了”。

    周萍叹口气道,“他说他要南下浦江去开饭店,你说他那么大年纪了,哪里禁得住火车上这么来回颠簸,又是人生地不熟的”。

    李和摇头苦笑,想不到寿山真把这当回事了,其实去魔都开饭店真不会差的,只是没想到寿山要亲自过去。

    “我会跟他说的”。

    周萍道,“你看看,我们两口子去浦江怎么样?”。

    李和道,“你孩子都在这边,你两口子走了算怎么回事”。

    他知道周萍肯定是不乐意走的,这边的生意这么好,场面又做的这么大,能舍得才叫怪呢。

    吃好饭从饭店出来,许多老师都要回学校的,李和是要回家的。

    穆岩又趁机跟李和聊了几句,“研讨会的时候,你来不来?”。

    李和道,“你们不是忙得开吗?我去也没什么意思”。

    哪怕这次会议是他和穆岩策划的,他俩也是上不了主席台的,资历在那放着呢。谁能听你毛头小子在上面唠叨,所以这次师大愿意牵头,他俩当然高兴,有虎皮做大旗,好的不能再好了。

    穆岩道,“你就这么笃定能做好?”。

    李和笑着道,“咱们可是正规的社团,而且有师大做背书,还能有什么问题?”。

    他想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只有两张桌子、两部电话、两台电脑和两个办公人员全国牙防组,和神盾特工局一样的组织,在牙膏认证中鼎鼎大名。

    与所谓的全国牙防组相比,他的这个中学教育研究中心,简直是豪华高配了,既有全国知名的教授牵头,又有全国一流的高校会议场地,而且这个研究中心的研究员都是高校中各个学科的优秀老师。

    当然最大的区别是他是正规的,真材实料,虽然有点临时起意的味道在里面。

    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到那套泼满大粪的屋子,不知道王小花清理好没有。

    于是就掉转车头,朝王爷坟过去。

    到了地方,他刚把摩托车停好,还没进院子,就听见孩子的哭声。

    他进院子一看,一个小丫头正坐门口哭的稀里哗啦,屋里还传来王小花的骂声,“老娘倒了八辈子霉,生了你个小贱种”。

    他把小丫头的手扒开,脸上的手指印清晰可见。

    “你这女人是不是欠揍,有这么打孩子的吗”,李和进门就骂了。

    “你他娘的管....”,王小花刚一回嘴,回头见是李和,立马就把话咽进了肚子,“你怎么来了”。

    李和屋子上下看了一遍,门窗修好了,墙面也干净了,可是这屋里床铺齐整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又搬回来了?”。

    王小花哭丧着脸,幽怨的看着李和,一声不吭。

    “老子问你话呢,哑巴啦”,李和烦躁的骂道。

    小丫头见屋里动静,好奇的朝屋里看,也不哭了。

    李和把小丫头拉到怀里,也不嫌弃脸上黑乎乎的脏,用袖子给她擦了脸,“打孩子哪有打脸的?你她娘的是不是神经病啊?是你亲闺女吗?”。

    王小花委屈的道,“她不听话,我才气急打的。打了我也心疼。”。

    “我问你怎么又搬回来了?你还没回话呢”。

    “麻子进了局子,我不就没地方住了吗,他老娘说我是扫把星,又把我娘俩赶出来了”。

    李和见王小花神色,冷笑道,“你这是怪我了?”。

    王小花慌忙道,“不是怪你,当然不怪你。我没地方去了,只能再搬回来。我不能带个孩子露宿街头吧。你放心吧,我一找到合适的房子,立马搬走”。

    李和看了一眼旁边可怜巴巴的小丫头,气呼呼的道,“我看你闺女面子上,不赶你。但是赶紧把房租给我补上”。

    王小花慌忙把钱数好交给李和,“你点点”。

    李和装好钱,走的时候恶狠狠的对王小花道,“别再打孩子听见没有,我下次来,我会问你左右邻居,如果再听见有人说你打孩子,你信不信老子能把你送局子里?里面待一辈子吧!”。

    “我信,我信”,王小花一听进局子,立马就被唬住了,她相信李和说的是真话,麻子脸就是眼前的活生生的例子啊,急忙道,“我亲闺女呢,我肯定舍不得打的”。

    李和蹲下身子,对小丫头道,”下次再打你,你跟我说好不好“。

    小丫头只是好奇的看着李和,一句话也没有。

    李和笑笑,摸摸她头,转身就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