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率性球王 > 第七章 种族歧视?
    比赛重新开始后,圣巴塞洛缪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再一次被扳平让场上队员的心理生了变化。进攻队员希望加大反击的力度,这场比赛他们已经4次洞穿了对手的大门,难道就不能第五次把足球送入对方球门吗?防守球员却希望继续死守下去,保住一场平局,毕竟能逼平一只职业队伍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成绩。

    球员之间思想不统一,各有各的想法,让场上的圣巴塞洛缪看起来像一片散沙。

    对于职业球队来说,也许有队伍能够从这种状态中很快自调整过来。但放在圣巴塞洛缪身上,没有一个中场休息的时间和教练部署,这些年轻的球员们想要调整过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

    但是布雷西亚并没有很快的反比分,他们也遇上了麻烦——张述跑不动了。布雷西亚青年队的战术是以中路进攻为主,在这套战术中,身为进攻核心的影锋是最重要的一点。足球会从各个地方交给影锋,然后由影锋决定是传球还是突破或是自己射门。现在的布雷西亚就像一辆变器坏掉的汽车,虽然动机还在不停的转动,但车轮却纹丝不动。

    在上午体测的最后时刻,张述已经用掉了他“停滞”的技能。在停滞时间中的充分休息让他能够以满血满蓝状态投入到下午的训练赛中。然而悲催的是,他的血条太短,本来可以坚持45分钟的体力,在“同步”技能开启的高消耗下多次带球强行突破,即使是满状态的张述经过3o多分钟的比赛也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

    现在他只能在球场上慢慢的走动,一点一点的等待自己的体力慢慢恢复。

    张述大大方方的表现出自己体能枯竭的形象,但圣巴塞洛缪的球员并没有放松对他的警惕。这个中国人留给他们的印象太过深刻,特别是当张述展示出助攻能力之后,防守球员对他更加的忌惮了。刚才那个球他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谁会想到这个拿球以后只会一路带球的小子会突然传球呢,而且还是在几个人的牵制之中,天知道在那么紧迫的环境里,他是如何调动着防守球员的位置,然后从刹那间松动的唯一一个缝隙里将球传过去的,整个过程就像在脑中反复推演过几十遍一样。

    才上场3o分钟,还想装成没体力了让我们放松防守?我们又不是傻!

    -------------------------------------------------------------------

    时间已经来到了比赛的最后时刻,布雷西亚的队员们依然没有放弃赢球的希望。在张述无法串联球队的时候,布雷西亚的队员们自了选择了绕开他从边路进攻,不停的从边路向中间起高球。这并不是布雷西亚所熟悉的战术,但总好过没有。

    图里奥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幸福过。之前没得到几次传球,现在机会却像不要钱一样不停的往自己头上砸。作为一个高中锋,他的身体在和圣巴塞洛缪的这些非职业球员对抗中占尽优势。好几次要不是对方门将立功,他早就收获自己的第二个进球了。若不是因为这只是一场热身赛,主教练伊戈尔为了演练中路进攻的战术强行要求的话,光靠无脑边路传中这种简单粗暴的战术布雷西亚反而不会踢得如此辛苦。

    “梆~”这一次图里奥的头球攻门终于躲过了对方门将的十指关,却被门柱挡了出来。球落在了小禁区里,顿时小禁区一片人仰马翻,最终还是圣巴塞洛缪的后卫先出一脚将足球向禁区外踢了出去。

    然而慌乱之中,圣巴塞洛缪的后卫这脚解围踢得很高,却并未飞出太远。足球向着天空呼啸而去,在到达最高点后终于被地心引力捕获,沿着一条抛物线从空中慢慢落向大禁区的前沿。

    那个位置,张述早已等在了那里。圣巴塞洛缪的球员几乎都被压到了禁区里,没有人能去影响到他。

    积蓄了许久体力的张述撕下了人畜无害的面具,面对从高空呼啸着落下的皮球,左脚踏出,足球鞋的鞋钉深深的插入草坪之中,然后他向后高高扬起了自己的右腿。

    “砰~!”空中的足球终于落下,张述腰胯力,右腿像一道鞭子一样重重的抽到还没来得及落到地面的足球上。巨大的力量让足球的形状都生了改变,接着高坠落的皮球瞬间改变了方向,在空中划出一道白色的光芒,像闪电一样向着圣巴塞洛缪的球门飞去。

    在那缓慢的时空中,张述的脚背精确的踢中了足球的正中,足球几乎不带任何的旋转,然而这种毫无旋转的大力射门在空气中的飞行线路却比任何弧线球的路线还要诡异。空气中任何一点微小的扰动都会让足球前进的方向生巨大的变化。

    于是当圣巴塞洛缪的门将本能的向着足球最初飞行的方向扑过去的时候,皮球却拐了个弯,从另一侧的球门钻入网窝。

    整个训练场一片寂静。直到足球终于耗尽了全部的动能,被带得高高扬起的球网拦下跌落到球门内。

    “漂亮!真是漂亮!世界波!”场内终于响起了激动的喝彩声,那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廷蒂。接着是马尔切洛,伊戈尔,布雷西亚的其他球员都跳了起来。刚才一片安静的球场仿佛像电视关掉了静音一样瞬间沸腾。

    布雷西亚场上的队员一窝蜂的向张述跑去,将他围了起来,拍肩膀的拍肩膀,揉头的揉头。跑得最慢的图里奥在围成一圈的人墙外绕来绕去,终究没能找到能挤进去的位置,只能仗着身高臂长,在外面伸手拍着不知道谁的头。

    不怪他们如此激动,这个进球实在是太漂亮,即使是训练赛,也值得好好庆祝一番。

    ---------------------------------------------------------------

    终于从队友的蹂躏中挣脱出来的张述仰天长啸。

    他伸开双臂,仰起头闭上了眼睛,仿佛要拥抱天地。

    他看见脑海中的系统经验值“蹭蹭蹭”的不停跳动,红色的经验条不断的变长。

    爽!

    太Tm爽了!

    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这就是我踢球的目的!

    -------------------------------------------------

    这个石破天惊的进球彻底击败了圣巴塞洛缪。作为一只足球学校的球队,和职业梯队的比赛中打到这个地步,他们已经值得骄傲了。在最后的时刻,除了他们的1o号,那个在比赛中打进3球助攻1球的黑人小孩子,依然不知疲倦的在前场奔跑着寻求机会,其他的球员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被这样的进球绝杀,他们心服口服。

    客串裁判的柯西莫吹响了全场比赛结束的哨音。对阵双方在中圈排成一排,向来看训练的球迷们挥手致谢,接着由主队布雷西亚的球员们主动挨着跟裁判和对手握手致意。

    “恭喜你。”当张述和柯西莫握手的时候,柯西莫笑着对他说道。

    “谢谢你,柯西莫先生。”

    “我想,你得叫我教练了。”

    “是!谢谢你,柯西莫教练!”

    松开柯西莫的手,张述开心的继续着握手的礼仪,最后被圣巴塞洛缪的1o号拉住。

    “¥#%……%a……”看起来比其他队员小了一大圈的圣巴塞洛缪1o号一脸的不服气,张嘴对张述说道。然而他混杂着布雷西亚地方口音的意大利语对于张述这个中国人来说实在是太过难懂。

    果然黑人自带Rap天赋啊,张述在心里吐槽,不过表面上依然保持着友好的微笑。“额。。。那个。。。”想了想,张述还是转头呼唤廷蒂来帮忙。

    然而等张述回过头来,面对着他的却是圣巴塞洛缪1o号愤怒的脸庞。还没等张述反应过来,对方一把推在张述的胸口上。

    “生了什么事?”廷蒂已经从场边跑了过来,“你们是要交换球衣吗?”他自觉自己开了个玩笑,却现好像气氛有点不对。

    “¥#……%a¥#%!”虽然听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但作为一个正常人,至少张述知道对方很生气。

    你在气个什么啊???!!!不就是赢了你们嘛!

    但廷蒂的脸色瞬间却变了,他转头问张述“你骂他黑鬼了?你歧视黑人?”

    卧槽,什么情况?张述的顿时茫然了“我什么时候骂过他黑鬼了!”

    “他说你叫他nigger。”廷蒂一脸严肃的对张述说道。

    nigger,翻译成中文就是黑鬼。对于黑人来说,这个词称呼他们差不多相当于对中国人叫黄皮猪。当然,也有不少关系很好的黑人之间打招呼会互相这样称呼,但就像你和你好朋友打招呼可以叫他“哟,傻[哔]”一样,要是一个陌生人和你打招呼用“傻[哔]”的话,那你肯定会揍他。

    虽然意大利一直以来都是种族歧视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但很多事可以做,可以想,却不能说,至少不能公开的说。在欧洲,反种族歧视是一个政治正确的问题,一旦和种族歧视扯上关系,那张述的麻烦就大了,轻则被社会谴责,重则丢掉布雷西亚的合同。特别是作为球员,在球场上,无论是队友还是对手,都会有大量的黑人球员,如果一旦被定性为种族歧视,对张述的职业生涯会有相当大的影响。

    然而张述只觉得自己[哔]了狗了,莫名其妙都被扣上一个种族歧视的帽子,哈哈哈哈,我一黄种人跑到欧洲来歧视黑人,我特么吃饱了撑的啊!我自己都被人歧视啊!我还叫他nigger,今天之前我听都没听说过这个词啊!

    等等,nigger,这个词音好像有点耳熟。

    然后张述想起了之前自己不知道如何交流的时候用中文脱口而出的那句口癖。“额。。。那个。。。”

    这黑人小孩不会是把“那个”听成nigger了吧。

    这就比较尴尬了,但至少在张述向廷蒂解释了之后,廷蒂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他才不管这个理由是否牵强,只要能说服对方,不要影响张述的前途,他并不在意张述真正的想法是什么。面对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他对自己的口才和亲和力还是很自信的。

    终于,廷蒂和对方解释了很久之后,黑人小孩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在离开之前他指着张述,“%¥……#aaa!”然后转身跑掉了。

    廷蒂松了一口气,这个误会实在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他甩了甩头,把这件事抛在脑后,对张述说到:“走吧,你先去换下衣服,伊戈尔教练还在等着我们呢。我在更衣室门口等你。”说着便向场边走去。

    一阵冷风吹过,张述不由起了身鸡皮疙瘩。汗湿的球衣贴在身上,被冷风一吹黏黏的很不舒服。他转身跟上廷蒂的脚步。

    “对了,他最后一句说的什么啊?”张述突然想起,好奇地问。

    “没什么,他说让你记住他的名字。”廷蒂耸了耸肩。这种小孩子之间的狠话,也许明天自己都忘了。

    然而张述并不这么认为,对于自己无意间“歧视”过的男孩,他还是有那么一点愧疚的。“哦,那他叫什么名字?”

    “巴洛特利,马里奥·巴洛特利(marioBa1ote11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