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率性球王 > 第八章 不平等合约
    伊戈尔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等待着张述的到来。★桌上已经准备好了两份相同的合同。

    他并没有去征求自己上司的意见。不过是签下一个青年队球员,而且还是免费签入,这些小事伊戈尔作为青年队主教练兼青训主管自己就能决定,还犯不上去惊动竞技主管毛洛·佩德索里。

    算算时间应该已经差不多,伊戈尔从座位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

    “咚咚咚”木质大门有节奏的被敲响了三下,随着伊戈尔“请进”的声音,张述与廷蒂走进了这件小小的办公室。

    伊戈尔邀请两人坐在了桌前。然后将两份合同递给两人:“这是我们准备为张提供的合同,你们可以先看看,有不清楚的地方尽管提出。“

    廷蒂拿起合同大致的翻阅了一下,这种青年队合同并没有什么太复杂的地方。很快他就看完了,然后将合同放回了桌上。

    对于青年队球员来说,他们并不太看重合同上所罗列的东西。更多和他们息息相关的事情永远不会写在合同上,比如——主教练的重视。

    张述也已经看完了合同,事实上,他并没有看懂太多,在出国之前他在学习班只学会了简单的日常交流的意大利语,听说读写还只停留在前两个字上。

    廷蒂见张述也看完了合同,吸了口气,准备开始履行自己身为经纪人的职务。

    -------------------------------------------

    顺带一提,在昨天晚上,廷蒂已经成功的成为了张述的经纪人。作为一个专业的足球经纪人,见识了张述在米兰的表演之后,廷蒂绝不会让这个到手的璞玉又被人挖了去。为免夜长梦做,在来布雷西亚的前一个晚上,廷蒂向张述提出让自己做他经纪人的建议。

    “好啊。”本想详细向张述描绘的职业规划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张述就已经同意了廷蒂的建议。如此干脆的回答让廷蒂准备了一肚子的台词成了废话。

    “啊哈,那么张,接下来的五年,我们合作愉快。”愣了几秒,廷蒂终于反应了回来,开心的笑着向张述伸出了手。

    “诶?五年?不是永久的吗?”张述一脸茫然。

    于是哭笑不得的廷蒂仔细的向张述解释了经纪人合约的条款。作为一个意大利足协注册的正规经纪人,和球员的签约时间一般来说都是五年一签的,收入的提成也有规定的比例。

    不过,对于什么都不知道就如此痛快的答应和自己签约的张述,廷蒂的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感动的。

    真是个天真的孩子。——廷蒂心想道。

    -------------------------------------------

    可是现在,廷蒂无比痛恨张述的天真。

    身为一个经纪人,即使是一份青年合同,出于职业操守,廷蒂依然得为张述的利益据理力争。

    毕竟这第一份职业合同,廷蒂希望向自己的雇主展示出自己在这行多年练就的实力。

    先,合同年限太长,7年,甚至过了自己和张述经纪合同的年限。这肯定是无法接受的。

    然而伊戈尔也有自己的理由。

    “长期的合同表现了我们对张的重视。他将会是我们青年队甚至以后一线队建队计划的核心,我们必须保证他的稳定。”

    “但是这时间也太长了,据我所知大多数的青年队合同都是三到五年的时间。”

    “张不一样,他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他的身体实在是太差了,今天的比赛他只踢了3o分钟就表现出体能不足的迹象。我们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让他拥有和其他人一样的身体素质。”

    “伊戈尔先生,我也懂一些体能训练方面的知识,张完全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他才16岁,你我都知道他的未来无可限量。难道说你们打算让张23岁的时候还拿着青年合同的工资?”

    无所事事的张述看着廷蒂和伊戈尔争得面红耳赤。他想尽快确定下自己的未来,于是他开口了。

    “要不就七年吧?我觉得这里也不错啊。”

    看着瞬间露出奸诈笑容的伊戈尔,廷蒂恨不得一把掐死张述。

    伊戈尔十分开心,他现在越看张述越顺眼了。他一脸笑容对张述说道:“我保证你会爱上这儿的,张。放心,只要你表现出色,我想这个合同会很快被新合同取代。”

    “好吧,那我们来谈谈工资的问题,张对球队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我想俱乐部应该在薪水上做出更多表示。”自己的当事人都主动翻出了底牌,廷蒂决定不在合同年限上和伊戈尔再做纠结,转而指着薪水的数字向伊戈尔说道。

    老狐狸伊戈尔现在根本不接廷蒂的茬了,比起身经百战的廷蒂,从张述的身上打开缺口要容易得多。“张,你对年薪有什么要求吗?”

    张述盯着天花板想了想,“包吃包住就行!”

    廷蒂一口水喷了出去。

    --------------------------------------------------------

    当廷蒂走出伊戈尔办公室的时候,看起来仿佛是被十个大汉拖进小黑屋里[哔]过一般。

    “张,你知道吗,我刚才签下了我经纪人生涯中最为屈辱的一张合约。”廷蒂一脸的生无可恋。

    然而沉浸在成为职业球员喜悦中的张述注定无法理解廷蒂的感受。“淡定啦,要淡定。”欢脱的张述安慰着廷蒂。

    布雷西亚与张述签订了7年的合约,在年薪上,布雷西亚当然不会真的只是包吃包住的地步。好歹也是意大利顶级联赛的俱乐部,若真按张述的标准签约,事情传出去的话俱乐部将成为整个意大利的笑柄。在廷蒂的据理力争下,张述的薪水勉强达到了青年队员中最高的那一档。

    “好吧,不管怎么说,祝贺你,张。现在你是一个职业球员了。”

    为了庆祝张述的成功签约,廷蒂带着张述驱车回到布雷西亚的市区。在这家名为快乐之源(do1cevite)的餐厅里,廷蒂有气无力的向张述举起了酒杯。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布雷西亚大教堂与他们隔街相望。傍晚的夕阳将教堂染成了一片金黄,透过巨大的落叶窗,阳光洒在两人身上。

    “不要在想合同的事啦,廷蒂。”张述举起自己盛着矿泉水的水杯,和廷蒂碰了一下。“想听我给你讲个关于合同的故事吗?”

    夕阳下,张述的眼睛闪闪亮。

    “一百多年前,我的祖国中国在战争中被打败,被迫和很多国家签订了自由贸易协议。这些协议在我们的历史书中一直被称为屈辱的不平等协议。”

    “因为那时我的祖国太弱小,只能任由其他国家的商品向我们倾销,掠夺我们的财富。”

    廷蒂纳闷的看着对面的少年,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后来,我们崛起了,所有的不平等协议都被废除了。”张述继续说道。“但是去年,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加入了To,又重新和他们签订了自由贸易协议。”

    “美国人最终也没能阻止我们。现在轮到我们向他们倾销商品了。”

    “你看,同样的协议,在我们弱小的时候就是不平等的,屈辱的。但是当我们强大后,就会成为最有力的武器。”

    张述顿了顿,看着廷蒂的眼睛。

    “合同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不是足够强大!”

    廷蒂笑了,他听懂了张述的意思。

    “小孩子,总是有这么多歪理。”

    他笑骂了一句,抬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