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率性球王 > 第十七章 意大利人的“晚”餐
    能在客场大胜死敌亚特兰大,让布雷西亚的球员们都很兴奋,自从上了大巴他们就开始了庆祝,一路载歌载舞,为了不让球员们扫兴,萨维尔和柯西莫马尔切洛坐在最前面睡觉,并没有加入到球员们的狂欢中。

    没了教练在一旁,球员们玩得更嗨了,各种歌曲轮流大合唱,最后是布雷西亚的队歌。不会唱的张述被拉着一起跟着出毫无意义的大吼,只有到了**的地方跟着调子唱两句“哦~~~BRescIa~~哦~~~哦~~”。

    等所有人都唱累了,就各自坐下聊天。张述坐在窗边,不停的咳着自己的喉咙。刚才他吼得太过用力,现在嗓子觉得有点不舒服。

    这时图里奥挤到了他的身边坐下。“张,晚上有空吗?我妈想请你吃饭。”

    张述略有一些诧异,来到布雷西亚也已经几个月了,和队友们的关系虽然都还不错,但是在离开球场之后的接触却并不太多,这还是第一次有队友向自己出球场之外的邀请。

    “刚才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她知道我又进球了特别高兴,我告诉她又是你给我助攻的,所以她想感谢一下你。”图里奥憨厚的笑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不知道的人看到这个一米九的大个子的样子还以为他是在麻烦张述一样。

    “张你不要欺负图里奥啊。别看他个子大,但是他脑子小啊。”正在走道中和托马斯打闹的巴奇尼隔得远远的看他俩这样子,又开始起哄。

    “我才没有!”张述向着前面喊道。转过头对图里奥点了点头。“很感谢你邀请我,额,我的意思是,我很愿意去。”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作为一个中国人,第一次去别人家里吃饭,总觉得应该是很正式的一件事才对。“那一会等我回训练基地换件衣服?”张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布雷西亚的训练服,事实上,除了刚来布雷西亚的时候身上穿的那一套,丢了行李的张述也没其他的衣服了。布雷西亚给张述了几套训练服,张述也就忘记了购置新的衣物这回事。

    图里奥笑着摇了摇手,“不,不需要那么麻烦,你就这样去就行。”

    -----------------------------

    布雷西亚和亚特兰大的比赛是在下午四点结束的。等到球员们洗完澡换完衣服,再集合坐上球队大巴返回布雷西亚,已经是晚上的七点了。所以球员们不需要再回到训练基地,直接由大巴将他们送回市区,然后球员们再各自回家。

    张述跟着图里奥在布雷西亚胜利广场下了车,这里距离上次廷蒂带他吃饭的那家do1cevite餐厅并不远,大巴车将他们放下之后便呼啸而去,留下他俩在广场上等着图里奥的父母开车来接他们。

    张述环视着四周,布雷西亚胜利广场又被称为维多利亚广场,建成于1927到1932年之间。是布雷西亚老城区的主要广场之一。二战结束后,广场上的法西斯意识形态代表的主题雕塑是二十多年来布雷西亚建筑和城市组织的象征。隔着一条街,西南方便是布雷西亚市集广场,从名字就能看出这个广场的功能。张述隔街眺望了一下对面的市集广场,这个时候市集已经收摊,露出了两侧的商店。

    他还是觉得自己这样空着手去别人家里吃饭好像不太好,想要买点东西作为礼物。

    但很快一辆蓝色的菲亚特汽车停在了他们面前,从摇下的窗户里伸出一只手向着他们招了招手。

    图里奥拖着张述钻进了汽车后排,驾驶位上坐着一个年轻人,大约2o多岁。“这是奥古斯托,我哥哥。”奥古斯托和他的弟弟一样身形壮硕,一头金,他艰难的从驾驶座上半转过身子,将手伸向后排的张述。“你好,张,谢谢你照顾我的傻弟弟。”

    张述赶紧握住他伸出手。图里奥在一边出嘿嘿的笑声。

    奥古斯托松开张述的手,顺手敲了一下弟弟的头。“不要老是那样子笑,看起来傻透了。”

    “系好安全带,我们要出了。”他转过身,双手重新握住了方向盘。

    图里奥瞬间收敛了傻笑,手忙脚乱的扯出安全带绑在自己身上。

    说实话,在中国的时候,张述从来没有系过安全带。刚进入2ooo年时候的中国人,很少有人坐车有系安全带的习惯,甚至在某些地方还存在着“系安全带就是看不起司机”的错误观念,更别说系上后排安全带了。

    现在,张述为这个陋习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蓝色的菲亚特出巨大的轰鸣,一个弹射起步将张述压在了座椅上。还没等他爬起来,一个飘逸的弯道切入又让他的头狠狠的撞在了车门把手上。

    -----------------------------------

    等贴地飞行的汽车降落在一栋小楼前的时候,张述几乎是从车上滚下来的。图里奥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下车将张述扶起来。“我哥哥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他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但是他路很熟!以后你要去哪里找他绝对不会误事儿!”

    这根本不是重点好吗!张述在心里狠狠的吐槽。上了他的车的人根本没心思去担心会不会误事儿了啊!

    汽车尖利的刹车声惊动了屋里的人,很快,一对中年夫妇打开了房门。

    “这是我爸爸。”图里奥·盖洛指着男人向张述介绍。

    “盖洛先生您好。”张述赶紧用意大利语向对方问好。作为一个中国的少年,见到朋友的父母总觉得会有点拘谨。图里奥的父亲看起来只有4o多岁,一身肌肉,身材高大,看来图里奥和奥古斯托都继承到了父亲的优良基因。他向张述走来,给了张述一个热情的拥抱。

    张述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被勒得嘎嘎作响。

    “这是我妈妈。”图里奥又接着介绍到。

    图里奥的母亲长着一张圆脸,身材胖胖的,看上去比她的丈夫年纪要大一些。“欢迎你,张。”她用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同样拥抱了一下张述。“快进来吧,你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一面这样说着,一面将张述拉进了屋子里。

    这是一栋三层的小楼,一楼是厨房,二楼和三楼则是卧室和储藏室,还有一个地下室连接着车库。张述本想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去客厅的,却现房子里好像并没有客厅。

    对于意大利人来说,厨房餐厅才是真正的会客区,大家边吃边喝边看电视边聊天才是生活的情趣。图里奥家的厨房几乎占据了整个一楼。一张巨大的餐桌将整个一楼隔成了两个区域,一边是盖洛夫人忙碌的战场,另一边则像一个小酒吧,餐桌的旁边是一个酒柜和摆满酒杯碗碟的玻璃柜。正对着餐桌的墙上,挂着一个电视,正播放着布雷西亚一线队的比赛回放。

    盖洛夫人将张述按在了餐桌旁,端来几个小碟,里面放着薯片,花生,橄榄之类的零食。“你们先聊。”这样说着,盖洛夫人转身回到了厨房。图里奥兄弟和盖洛先生跟着坐了下来,一边吃起零食,一边天南地北的说了起来。

    “张,来点开胃酒吗?”盖洛先生端起酒杯问道。

    “不了,谢谢。我不喝酒。”张述赶紧拒绝。“张可还没有成年呢。”奥古斯托将自己的酒杯递给父亲,笑着说道。“噢,对,我忘了张可不能喝酒。张看上去可比图里奥成熟多了。”盖洛先生耸了耸肩。

    意大利人的晚饭一般从晚上8点以后才会开始,5,6点对于意大利人来说还是下午茶时间。刚来到意大利的时候,张述曾经严重的不适应。但时间长了以后,他也慢慢习惯了意大利这种缓慢的生活节奏。

    盖洛夫人端上了各种面包和肉片,配上抹酱和奶酪,在训练基地吃了几个月营养餐的张述觉得这些简单的食物是如此的美味。“慢点吃,还有很多。”看着狼吞虎咽的张述,盖洛夫人溺爱的说。

    吃完了面包和肉,女主人将餐盘收拾干净,接着开始下意大利面。男人们接着聊天,顺带消化着肚中的食物。意大利面过后又换上了新的餐盘,接下来的才是主菜。而主菜完了之后还有甜点,冰淇淋,水果和香槟。

    张述前面吃得太猛,盖洛夫人又太过热情,以至于当他吃完意大利面之后现居然还有主食的时候都快哭了。

    “张,谢谢你。”盖洛先生向张述举了举酒杯。张述赶紧用饮料做出回应。“图里奥很厉害,我的很多进球全靠他帮我拉开后卫呢。”

    “不不不,我们很了解图里奥,他并不聪明,天赋也算不上好,要不是遇上你一个赛季也进不了十个球。”盖洛先生明显喝得有点多了,好在图里奥好像并没有被父亲的话打击到,依然一副开心的样子看着电视。

    “我们对图里奥进入一线队并不抱太大希望,他只是在这个年龄比其他孩子育得好一点罢了,”盖洛先生摇了摇头,“以前在学校里图里奥那孩子经常被嘲笑,我们让他踢球只是希望能让他开心,你帮助他进了很多球,这段时间他的笑容明显多多了,所以,谢谢你,张。”

    这番话让张述垂下了眼睛,如果自己的父母还在的话。。。他们一定也是如此的爱着自己。。。

    “盖洛先生,”他慢慢抬起头,露出了微笑“图里奥进球可不是只有他开心啊,我也高兴啊。“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