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率性球王 > 第四十八章 米兰的夜生活真刺激
    自己的话传回国内会引什么样的波澜,张述毫不在意。同米兰的比赛结束之后,球队正式放假,球员们获得了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从12月23号到12月29号,在元旦之前球队就要归队开始恢复训练。新年的第一场比赛将在1月12号开始,这个赛季布雷西亚只有联赛任务,相对于豪门球队显得轻松许多。马佐尼希望能在下半赛季获得更好的一个联赛排名。

    “那么,希望在假期结束,你们回来的时候能够保持一个最好的状态。好吧,先生们,我们假期结束后再见。”说完这句话,马佐尼宣布就地解散。

    球员们相互拥抱着道别,不少球员来客场的时候直接拖着行李箱,他们一会将直接在米兰机场乘上前往度假地的班机。

    “张,24号我给你打电话,我到训练基地来接你。”巴乔笑着对张述挥了挥手道别。

    “再见罗比,谢谢你的邀请。”张述也向巴乔挥手作别。

    “哈哈哈,罗比再见,今晚张就交给我了!”巴奇尼一手将张述拉到了身边。“走吧,让哥哥们带你去见识见识米兰的夜生活!”

    ----------------------------

    米兰城一家叫做n'ombradeVin的酒吧里,巴奇尼,马图扎伦,阿皮亚,斯坦科维丘斯四个年轻人带着张述这个未成年坐在角落的一个桌子旁。

    没有震耳欲聋的音乐,没有嗨爆全场的dJ,更没有贴上来贴身热舞的美女。

    这家建于1973年的酒吧,位于米兰布雷拉艺术时尚中心地带。内部装修得非常的古雅,紧挨着墙壁的壁橱上放着琳琅满目的各式红酒和香槟。它过去曾属于圣马可教堂中的奥古斯丁修道院,所以大厅中随处可见罗马式的拱门,几根罗马柱将大厅分隔成了一块一块的小方格。

    轻柔的音乐弥散在大厅之中,就连顾客相互交谈的声音也保持着轻声细语。酒保们穿梭在各个餐桌之间,为顾客送上食物和红酒。

    “所以,这就是米兰城的夜生活?”张述看着面前一盘香草生腿煎牛仔肉片,有点意兴阑珊。在他的想象中,所谓的酒吧不应该是一群人在舞池中群魔乱舞互相灌酒最后各自带着一个妹子回家的地方吗?

    而他们现在正在这个米兰城所谓的最出名的酒吧里。。。。吃饭。。。。

    这种感觉就像好不容易进了一次中国古代的青楼,妈妈桑上来就问你是要北京烤鸭还是酱肘子一样。

    明明是个西餐厅就不要打着酒吧的招牌骗人啊!!!

    “现在是晚饭时间,晚饭可是意大利人最重要的事!”巴奇尼吞下嘴里的烧牛柳配蘑菇红酒汁,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说道。

    “哈哈哈哈,我们可不是意大利人,张是想要看‘建筑’。”阿皮亚在一旁哈哈大笑,他拍着张述的肩,“放心,一会吃完饭我们带你去Radetzkypossib1y,那里才是看‘建筑’的地方!”

    两个人对视一眼,嘿嘿嘿的淫笑起来。

    “可是,你们一直说的‘建筑’,到底是什么梗?”其他的三人看到这两个浪货,感觉无比迷茫。

    ----------------------------

    张述渴望一探资本主义腐朽夜生活的愿望终究没能实现,在Radetzkypossib1y门口,他们一行五人被人拦了下来。

    “啊哟,这不是巴奇尼吗?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拦下他们的这个年轻人大约二十六,七岁,保养得当的皮肤,一声名牌服饰,旁边还搂着一个胸大臀圆的女人。

    巴奇尼沉默着没有说话。

    “怎么我觉得场面好像不太友好?这人是谁啊?”张述小声的问着马图扎伦。

    “拉波·埃尔坎,拉捏利家族的外孙。一个花花公子,在意大利很有名。”马图扎伦小声的回应道。

    “巴奇尼,老朋友,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忘记我了吗?我可是记得你,尤文图斯也会记得你为我们换来了布冯的贡献。”拉波·埃尔坎用带着一丝咏叹调的夸张语气继续说道,让这些感谢的话听起来满是嘲讽。“奥莉艾拉,和你的前男友打个招呼吧。”他推了推身边的女人。

    “嗨,巴奇尼,好久不见。”

    “嗨,奥莉艾拉。”

    卧槽,这信息量有点大啊,站在一旁的张述瞬间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脑补出了一本一百万字的起点都市小说,内容充斥着各种扮猪吃虎打脸桥段。他抬头看了看有些失魂落魄的巴奇尼,思考了片刻,从这个故事中选出了自己最满意的一个片段。

    “阿皮亚,你听过钥匙和锁的故事吗?”张述突然大声的问道。

    “啊?”阿皮亚是真迷茫了,这个时候讲故事?

    可是张述直接自顾自的讲下去了,反正也不是真说给阿皮亚听的。

    “有一把金钥匙对一把铜钥匙说:‘你永远也打不开这把锁。她的心只会对我敞开。’你猜铜钥匙会怎么说?”

    “啊?”阿皮亚继续迷茫。

    张述的脸上露出了淫*荡的笑容。他的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圈在一起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用左手食指开始不停的在洞里进出。

    “铜钥匙说:‘我又不是为了开锁,我就是插着玩儿玩儿’”

    ----------------------------

    布雷西亚其他三人愣了两秒钟,瞬间忍不住大笑了出来。巴奇尼麻木的脸上也不自觉将嘴角向上翘起。

    拉波·埃尔坎也听懂了张述的黄色笑话,多年的家族教育让他没有立即怒。倒是他旁边女友一副恨不得上来抽他耳光的架势。

    “张,中国人,我知道你。”他崩起嘴角,干瘪的说道。“作为一个球员,你还不错。继续保持。”说完他直接转身拉着女友走进了酒吧。

    “我们还进去吗?”阿皮亚问道。

    巴奇尼摇了摇头,“算了,换一家吧。”

    于是一行人准备转身离开,但没走出多远,一群胳膊上纹着纳粹标志的小混混就故意撞上了他们。

    “你们走路不看路。。。”话没说完,一个拳头已经和他的鼻子进行了亲密的接触。

    “富家公子找酒吧老板请小混混帮忙报仇,这种桥段有点老套啊。”张述揉着自己的手腕,瞪着一双欲求不满的眼睛说道。“大晚上提着棒球棍逛街,不觉得太刻意了吗?既然是想找事打架,找茬的开场白环节不如就省了好不好?”

    “我可是急着去夜店啊混蛋!”他一边怒吼着一边向着那群目瞪口呆的混混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