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率性球王 > 第五十张 专访 (二合一章节)
    张述将手中的报纸摊在桌子上。“哎哟,拍得还挺帅嘛。”

    他摸着下巴,欣赏着报纸上自己的英姿。上面并排着两张硕大的照片,一张是他们5个人转身离开Radetzkypossib1y的照片,每个人的脸都很清晰,还能看见他们背后Radetzkypossib1y的霓虹灯招牌。另一张则是他们和几个小混混在路上打架的视频,其他的队友还站在原地没动,而张述跳在半空中,动作舒展,伸出的拳头正砸在了对方的脸上,看上去就像《街霸》游戏的宣传画一样。

    本来他一大早出门,是为了看看报纸上是如何夸奖自己在比赛中的表现的,结果谁知道头条上竟然是自己和几个队友一起泡吧打架的新闻。这几张照片拍得相当清晰,根本没有留下任何辩解的余地,配合着记者的新闻稿非常具有说服力。

    照片的下面还有一行说明文字。

    “在昨天与ac米兰的比赛结束后,布雷西亚的五名队员来到了米兰著名的Radetzkypossib1y酒吧庆祝。其中包括在比赛中表现出色的16岁青训小将张。在酒吧的门口,他们与其他的顾客生了冲突,张就像在比赛中一样勇猛的冲在了最前面。”

    饶有兴致的看完了整篇报道,张述将报纸揉成一团塞进了垃圾桶。他没将这件事儿放在心上,准备去吃个午饭。

    自从俱乐部放假以后,球员餐厅也关闭了,张述只能走出俱乐部的大门去找吃的。

    但是他刚走到大门口,就被记者们堵住了。

    从国内飞来的记者们本打算在米兰的比赛结束之后就回国,结果现在他们走不了了,张述接二连三的爆出大新闻,他们的上司直接让他们继续留在这里深挖热点。

    “张述,能回答几个问题吗?”“张述,米兰媒体的报道是真的吗?”

    面对这样被围攻的场面,张述已经习惯了。对付这些难缠的记者,他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办法。

    “我现在要去吃饭,有人愿意请客吗?”他拍了拍肚子,对面前的人群说道。

    “我,我,我!”“我请你吃饭!”“张述我请你吃大餐!”“海鲜大餐!”“我知道有一家中餐馆味道可正宗了!”“你知道个毛,你才刚才几天!”“你不也才来几天吗?!大家都差不多!”

    记者们瞬间反应了过来,这可是抢独家的好机会啊!于是他们争先恐后的竞争起这个宝贵的名额来。原本对张述齐心合力的围攻变成了一场血腥的内部斗争。

    拉拢一批,打击一批,安抚一批,这从我党学来的斗争经验果然好用。

    张述随便点了一个记者,剩下的人顿时如丧考妣,对那个幸运儿投去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

    陈国栋今年37岁了,还只是《华西商报》的一名普通体育记者,平时主要跑跑国内体育新闻,足球,篮球,围棋,什么都跑,什么都报。在媒体圈他属于最平凡无奇的那种人,圈外人见了他会叫一声“陈老师”,而体育圈里稍微有点成绩的运动员对他最多也就是有点印象,见面点一点头。

    他从未表过什么引起强烈反响的新闻,在他的笔下,对方说什么他就写什么,从不会多余的去引申对方的话。不像其他的记者那样喜欢用惊悚的标题和夸张的文字来吸引读者。按理说他这样只以事实为标准的记者理应成为记者中的翘楚才对,然而正好相反,这样的新闻千千万万,他的文章就像新闻联播里的通稿一样毫无特色,读者自然也没什么兴趣。

    作为一个地区性的报社,《华西商报》在意大利并没有设置专门的记者站。在对张述报道的新闻大战中,《华西商报》虽然不愿落后,但限于报社实力,只是派出了陈国栋一个人来到意大利。这大概也算是一种姿态,向读者表示报社对张述还是很重视的,你看我们都专门派记者去意大利了。

    实际上他们才不奢望陈国栋能回什么独家劲爆的消息呢,只要陈国栋到了意大利,将其他一起采访张述的记者文章凑一起抄一些,再从意大利的报纸上抄一些,然后回来他们就满足了。

    但陈国栋不这么看,他一直记得在传媒学校的时候老教授曾经告诉过他的话。

    “作为一名记者,对自己所写下的每一个文字,都应该保证它的真实性。”

    抄其他人的报道,这种事陈国栋可做不出来。

    看着坐在桌子对面浏览着菜单的张述,陈国栋决心用自己的笔将这个少年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国内读者面前。

    --------------------------------

    张述点完了自己的午饭,将菜单递给对面的陈国栋,对方微笑着摇了摇手。

    “不了,我就要杯柃檬水就行。报社只报销一个人的用餐经费。”

    他没有找什么“我不饿”“我吃不惯意大利菜”这样的借口,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经济的拮据说了出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国栋眼神坦然,没有一点羞愧,也没有对报社的怨恨,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张述笑了,“点吧,这顿饭我请你行了吧。你还真以为我是为了骗顿饭呀。”

    “那就多谢了。”陈国栋笑了笑,没有再假意推辞,也没有说什么客气的话,翻开了菜单。

    张述本能的就喜欢上了这个记者,他觉得这个记者和自己很像,怎么想就怎么做,比起那些见面就先恭维自己然后接着马上给自己下套的记者要顺眼多了。

    ---------------------------------

    “张,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吃完午餐,等服务员收走桌上的餐盘之后,陈国栋拿出了录音笔对张述问道。

    “诶?不是说是吃饭吗?开始什么?”张述一脸的莫名其妙。

    陈国栋一愣,随机露出一脸苦笑。是啊,张述一开始问的就是谁请他吃饭,根本就没说过要接受采访的事儿。是自己以为这是一次专访的机会。

    更别说这顿饭还是张述请的了,自己连鄙视他骗吃骗喝的资格都没有。

    看到陈国栋脸上一副苦逼的表情,张述出了恶作剧得逞的笑声。“好啦好啦,开玩笑的,反正我下午没事儿,有什么事情就问吧。”

    “啊啊。。。张述你真是。。。”陈国栋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这个少年了。

    -------------------------------

    一开始,陈国栋问的都是一些常规的问题,包括张述是什么来到意大利,怎么进入布雷西亚一线队,这些事情张述早就回答过无数遍了,对陈国栋无非也就是再说一遍。

    陈国栋也不是第一次听说张述的故事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父母去世后孤身一人来到欧洲,在被全欧洲拒绝之后遇到了慧眼识珠的经纪人,在又一次被米兰拒绝后终于进入布雷西亚青训营,这个故事光是听上去就让人觉得惊心动魄。在陈国栋看来,光是这个故事就值得被改编成一部励志电影。

    但是和以往简单的诉说不同,陈国栋还知道了更多这个故事的细节,这让他对张述的性格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在他的眼中,张述的形象渐渐的丰满了起来,不仅仅是一个优秀的球员,还有更多其他的琐事让他笔下的张述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面前的这个少年,直率得让人吃惊,他说起自己就像是陈国栋写的新闻稿一样,事实是怎样,他就怎么说,毫不避讳自己假摔,故意肘击米兰青年队员的细节。作为一个追求真实的记者,这样的张述让陈国栋充满好感。

    “那么昨天晚上你是和队友真的去了酒吧是吗?”陈国栋的问题渐渐开始尖锐了起来。当然他是不会觉得尖锐的,对他来说,问题只是为了知道真相,即使对张述抱有好感,但他也不会为了美化张述而放弃去问这个问题。

    “是啊,昨天比赛结束后球队就放假了,我就和几个队友在米兰玩到凌晨才回来。”张述也没有避讳的回答道。

    “为什么呢?”陈国栋没想到张述这么直接就承认了,他下意识的问道。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泡吧?当然是为了自己爽啦!”张述一脸兴奋的回答道,虽然昨天他作为一个雏表现得有点丢人,但今天回想起来,确实还是蛮爽的。

    这可是他第一次抱住一个除了母亲之外的异性呢!

    陈国栋不知道怎么接话了,本来他以为张述会找点什么客观理由的,比如队友拉着自己去啦,自己只是陪队友去看看啦,自己和队友只是路过那里啦等等,就算不能否认掉这个事实,至少也应该表现出一点愧疚之心吧,哪有像张述这样说起来就像是去了趟公园一样的。

    “作为职业球员,不是应该远离夜店比较好吗?”他这样启着张述。

    “作为职业球员,只要赢球就行啦。”张述理所当然的回答道。“不去夜店只是不希望影响状态,每个球员对自己的状态调整都有自己的方法,罗比就从不去夜店,他觉得这样能保持他的状态,但罗马里奥去了夜店状态反而更好。欧洲球员不吃猪肉,他们觉得这样能保持他们的状态,但巴西球员就不这么看。而我比赛前一天不喝牛奶,因为我喝了会拉肚子。这些都是每个职业球员的职业态度,去不去夜店和是否职业没太大关系啊。”

    陈国栋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张述的歪理,他也不打算反驳,对他来说,只需要负责将真实的张述展示给大众,也将对张述行为评判的权利交给他的读者们。

    于是他跳过了这个问题。“那么在酒吧外和顾客生冲突是怎么回事呢?”

    “就是一群新纳*粹,来找茬,于是就打了一架咯。”张述笑着说道。“男生打架多正常的事儿,有什么可说的。”

    “你不担心受到处罚吗?”陈国栋担心的问。“毕竟这件事对你的形象造成了负面的影响。”

    “处罚不处罚那不关我的事呀,担心不担心都没用。”张述挥了挥手,“重点是我打赢了哟,我一个人对七个人打赢了哟!”他仿佛觉得这是什么功绩一样,骄傲的回答道。

    ----------------------------

    时间已经过了几个小时,张述和陈国栋就像老朋友一样聊了一下午。在采访即将进行到尾声的时候,陈国栋终于还是问出了那个最敏感的问题。

    “张述,在与米兰的比赛结束后,你对中国足协表了一些看法,关于这个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啊,那个事情啊。其实我当时的说法有些片面了。”张述笑着说道。

    听到张述这样说,陈国栋松了一口气。

    作为一个足球记者,无论从私人感情还是从国家利益,陈国栋是不希望张述被足协针对的,以陈国栋对足协的了解,想要足协宽宏大量的对张述的言论既往不咎那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这个问题实际上他是希望张述做出一点解释,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

    然而张述接下来的话证明他一点没有体会到陈大记者的苦心。

    “我不应该那么直接的说足协是傻【哔】。那样太笼统,应该说,我们的足协作为一个半政府半民间组织,既没有民间组织对足球的热情,也没有政府组织的高效和专业。从足协官员个体来说,他们一点也不傻【哔】,但是他们做的很多事情就非常傻【哔】了。为什么一群不傻【哔】的人在一起却总是能做出一些非常傻【哔】的决定,我觉得这才是中国足球需要思考的地方。”

    陈国栋关上了手中的笔记本。得,这下足协和张述的关系彻底没法调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