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率性球王 > 第五十六章 搬家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张述走出俱乐部大门,远远的就看见两个高大的身影。

    “图里奥,你怎么也来了?”张述有点惊讶,图里奥的家离俱乐部开车可要一个小时呢,坐公交车需要更久,按这个时间算下来应该是自己刚给他打完电话他就出门往俱乐部走了。

    “嘿嘿,我不是怕你找不到房子嘛,反正今天没事,就过来陪你去找。”图里奥笑着回应。“结果到俱乐部门口就碰到埃米利亚诺了。”

    “早知道图里奥要来我就不来了~~~这么冷的天气,在有妹子暖床的家里睡觉多好~~~”维维亚诺话是这么说,但一点没有想走的意思。

    “你家里真有妹子?”张述的语气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维维亚诺仰起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语气惆怅。“是啊,在寒冷的冬夜,是她带给我温暖。每天睡觉的时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看电视的时候她依偎在我身边,有时候咖啡冰了,她放在怀里捂热。。。。。”

    张述在一旁听得心驰神往。

    维维亚诺低下头叹了口气,用食指逝去了眼角挤出的一滴泪水,“但是就在昨天,她不通电了,一会你们得陪我重新去买个暖炉。”

    张述对他竖起了中指。

    ·

    在房产经纪公司的办事处,一名房屋中介热情的接待了张述一行三人。

    “我叫路易吉,很高兴为各位小燕子们服务。”看得出这名房屋中介是一个球迷。他用布雷西亚球迷的专用爱称称呼着面前的三位布雷西亚球员。

    张述对“小燕子”这个昵称简直无力吐槽。不过除了张述,其他俩人都很高兴。他们对自己布雷西亚球员的身份相当自豪。

    “那么张,您需要一所什么样的房子呢?”路易吉很快进入了工作状态。“能为一位布雷西亚的新星服务我感到很荣幸。”

    张述想了想,说出了他的要求。

    “不需要太大的房子,一室一厅的就最好了。“作为一个男孩子,天生的对收拾家务就有一种厌弃感。如果租一间大房子,每天的打扫工作都能让张述痛苦不堪。何况他还要训练比赛,可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整理家务。

    “还有离俱乐部别太远。我还没车呢。”张述想了想,补充了一条。他只有十六岁,按照意大利对年龄的算法,翻过年就是十七岁,还没有达到合法去考驾照的年龄。所以即使他有钱买车也没办法自己开。如果住在市区的话,每天的训练终归是个麻烦事儿。

    “就这两个要求吗?”路易吉点了点头在电脑上搜索着合适的房源信息。片刻之后,他为难的搓了搓手。“张,抱歉,按照你的要求这样的房子可不好找。”

    布雷西亚俱乐部地处郊区,西边和北边是大片的农田,南面和东面倒是有一片住宅区,然而全是一排一排的三层小楼。放在国内,那就是一排联排别墅,但在布雷西亚这样的小镇是最常见的住宅了,布雷西亚即使是市区也没什么高层建筑的,更别说在俱乐部附近的郊区了,想要找到一房一厅的单身公寓那是不可能的事。

    “张你住市区也没问题的,反正每天奥古斯托也要送我起训练,我们可以一起去俱乐部。”图里奥在一旁说道。

    图里奥的话再次唤醒了张述的惨痛回忆,他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奥古斯托那令人印象深刻的车技,那有限的几次乘车经历像一个噩梦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赶紧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甩了出去。

    他再次坚定了在布雷西亚俱乐部附近租房的选择。

    于是,在几番权衡之后,张述终于选中了距离俱乐部一公里外的一套三层小楼。反正他现在也有钱了,大不了请一个钟点工来收拾家里。比起花点钱,他可不愿意坐奥古斯托的车来训练。

    确定好目标之后,路易吉按照房东留下的电话打了过去。“房东正好在家,我们现在就能过去看房。”放下电话,路易吉对张述点点头。

    .

    看房签合同的过程很顺利,张述的新家有三个卧室,二楼有一个客厅,一楼和图里奥家里相似,是一个巨大的厨房和饭厅。所有的装修和加点齐全,张述只需要拎包入住就行。

    房东是一位布雷西亚的老球迷,当他听说租房的是张述的时候,连押金都不收了。唯一的要求就是让张述与他合影签名就行。

    “合作愉快,张。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给我打电话。”路易吉收拾起桌上的合同准备离开。他还得将租房合同送到警察局去备案。意大利财政预算法规定房屋出租合同都必须进行登记,否则视为无效,产生的纠纷不受合约约束。例如,在合同期内,房主可以毁约,赶走房客;房客拒绝交纳或少交房租,房主无可奈何等。

    所以就算房东看起来人挺好,张述也是个靠谱的人,但这依然是必不可少的一道手续。如果意大利税务部门一旦查出未经合同登记的出租行为,房东会被处以巨额罚款。

    .

    不过虽然法律上合同还未生效,但房东表示张述已经是这座小楼的新主人了。

    图里奥和维维亚诺帮张述将俱乐部宿舍里的东西搬进他的新家,当所有事情弄完的时候,三个年轻人累得瘫倒在沙上。

    “说吧,张,你准备怎么感谢我们。”维维亚诺躺在沙上气喘吁吁。

    “晚上请你们吃饭咯。”张述摸出手机,“你们想吃啥?我叫外卖。”

    “用外卖就想打我们?不行,你现在有钱了,得请我们吃大餐。”

    “还大餐?反正我是懒得出门了,就外卖,爱吃不吃。”

    “我们帮你搬了那么多东西!你好意思吗!你这个无耻剥削我们劳动力的资本家!”

    “放屁,老子可是根正苗红的**接班人!你看我胸前的红领巾颜色更鲜艳了!”

    “你胸前哪有红领巾??!!”

    “红领巾在我心中,你这个资本主义的走狗当然看不到!”

    。。。。。。

    “要不就在家里吃吧,搬了那么多东西的确挺累的。张,帮我叫一个披萨。”图里奥在一旁说道。他觉得要是不在开始阶段制止张述和维维亚诺,他俩能一直斗嘴到深夜。

    “我也要一个披萨,还有两个妹子。”维维亚诺不甘示弱。

    “维维你这样就不厚道了,别人图里奥也是个正常男人,你忍心看他一个人孤独的吃披萨吗?”张述痛斥着无耻的维维亚诺。

    “他哪里一个人孤独了,俩妹子都是我的,你可以陪着他呀。”

    “呔!你这孽畜!想不到你居然如此禽兽不如!”

    “来呀!不服来战呀!你这个处男!”

    。。。。。。

    又开始了。摊在沙上的图里奥头疼的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他觉得今晚估计很晚才能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