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率性球王 > 第六十四章 裁判的难题
    伊戈尔一脸蛋疼的表情看着还站在南看台下的张述,马佐尼之前还认为张述设计的这个庆祝动作非常温和,让他非常满意,现在伊戈尔只觉得自己和马佐尼都太过天真。

    但是谁又会想到,张述会用整整6o分钟的比赛时间,耗费了之前两个进球来作为铺垫,处心积虑的拉拢了半只球队的队友,就为了对拉齐奥的球迷比一个中指。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神经病精神啊!

    这种感觉就像是某人动用了各种关系力量和高科技装备,以oo7的身手偷偷潜入一架飞机从高空跳伞后用滑*翔*机从窗户钻入骂过自己的人的家里,然后在别人家的地板上拉了一泡屎一样。

    伊戈尔甚至都不能想出一个形容词来形容张述这种行为,粗鲁?处心积虑?丧心病狂?无聊?

    好像都合适,又好像都不合适。

    马佐尼坐在座位上,脸色严峻,一声不坑。张述的这种行为赛后肯定是要受到处罚的,他现在在大脑中努力的思索,如何才能让张述受到的处罚最轻,如何让布雷西亚受到的影响最小。

    至于自己一会怎么对待张述,那都是细枝末节的小事了。

    .

    里加蒙蒂的南看台在一秒钟的沉寂之后再一次爆出惊人的能量,拉齐奥的球迷们用最难听最粗鲁的语言问候着张述。

    “黄皮狗我x你妈!”

    “来再靠近一点啊!来吃我的dIao!”

    “昨天晚上我干了你妈!”

    “FVnetbsp;   面对张述的“中指”,他们用意大利最流行的“打雨伞”作为反击。这个姿势有点类似于中国小学生们上课举手回答问题,用一只手搭在另外一只手的肘关节内侧,双手合成箭头的姿势,被搭的手顺势向上抬起,手背向着对方前后晃动,就像撑起一把雨伞一样。这个手势的含义和竖中指差不多,甚至在粗鲁程度上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南欧一带,这个动作有明显猥琐和挑衅意味,是意大利国骂。

    只是瞬间,整面南看台就竖起了一片手臂形成的森林。

    .

    拉齐奥的队员在自己的半场目睹了布雷西亚庆祝的整个过程。他们先是愣住了,然后一群人向着同样停留在他们半场的裁判跑了过去。

    “裁判先生,这个动作还不够给红牌吗?”

    “裁判,那个中国人在挑衅我们的球迷,作为拉齐奥队长我表示强烈的抗议。”

    “布雷西亚那五个人在球场上竖中指,还是对着球迷,难道不应该都被罚下吗?”

    他们将裁判团团围住,向裁判施加压力。其实不少拉齐奥的球员对本队的那些极端球迷同样没有好感,球队经常会因为那些球迷犯得事儿而被足协纪律法庭处罚。但这不妨碍他们希望通过这件事让布雷西亚减员。

    就算不能将对面五个人都罚下,让那个主使的中国人下去也是好的啊。他们现在两球落后,如果能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获得人数优势,也许这场比赛还有得踢。

    但裁判同样非常为难,他不知道应该以什么理由对布雷西亚球员做出惩罚。

    按照国际足联的最新规则,在比赛中做侮辱性动作是可以给予红牌或黄牌的。

    问题在于,这个侮辱性动作由谁来认定?反正布雷西亚是肯定不会认定自己侮辱了拉齐奥球迷的。

    让受害者来认定?那更不可能了。除了x教你在自家吃个肉都会被认为是在侮辱他,全世界都没这个道理。

    所以判定这个动作是否是个侮辱性动作的权利只能交给裁判。

    这让他头疼万分。

    拉齐奥球员和球迷觉得对方是在对自己竖中指,都只是基于自己之前对第一第二次庆祝动作理解下的惯性思维。从始至终,布雷西亚没有任何一个球员明示或者暗示过他们的站位是一个手掌。

    不能因为别人5个人站成一排,四个人弯了腰就说别人是在竖中指吧?那以后万一有球队五个人排人墙,刚好中间的人最高怎么办?

    何况从裁判的角度来看,那五个人应该怎么处罚?是只处罚扮演中指的张述还是要将其他四个人一起处罚?

    离开了其他四个人,张述就算站得再直也没有任何意义,但其他人只是弯了一下腰,有错的肯定是没有弯腰的张述,足球场上还从没有一个球员犯错其他球员被连坐的案例生呢。

    之前没有任何的案例可供裁判参考,无论他怎么做,这都将会成为足球历史上第一起非单人侮辱性动作的参考案例,这让他充满了压力。

    多番权衡之后,他决定不对张述做任何惩罚,但是在赛后他会将这件事详细的写入比赛报告。

    就让足协的纪律法庭去头疼这件事吧。

    .

    布雷西亚的球员们在忐忑中等待着裁判的反应,他们所有人几乎都已经跑回自己的半场了,而裁判还远在拉齐奥那边。他们的距离太远,只能远远看着裁判面色严肃的听着拉齐奥队员的申诉。

    他们听不到拉齐奥球员在说什么,但他们知道肯定是怂恿着裁判对己方的五名球员做出处罚,裁判在不时的点头或是摇头。

    终于,裁判挥了挥手,将拉齐奥球员赶回中圈,让他们尽快开球。

    看到这一幕的布雷西亚球员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在拉齐奥开球之前,裁判先鸣哨将张述和菲尼皮尼叫了过去。

    “张,我们都知道你刚才的动作是什么意思,虽然没有任何规则能够处罚你,但在后面的比赛中我会特别注意你的。”他一双褐色的眼珠死死的盯住张述的眼睛。

    “裁判先生,我猜你没有这个机会。”张述微笑着回应。

    裁判也笑了,他用竖起食指放在自己的眼下,这同样是一个意大利人常用的手势,代表“当心点,我在看着你。”

    这个手势起源于西西里岛,最早是黑手党们常用的恐吓姿势,但是在北部的伦巴第大区,这个姿势的意思就要温和得多了,仅仅单纯的代表让对方不要再犯错。

    警告完张述,他又转向布雷西亚本场比赛的场上队长菲尼皮尼。

    “管好你的队员,拉齐奥的极端球迷我们都知道是什么德行,不要给他们闹事的借口,之前生的事我会全都如实的上报到足协,我不希望在上面再多加一笔。”

    菲尼皮尼赶紧点头表示同意。

    “那么,让我们继续比赛吧。”

    .

    虽然裁判表示会针对张述,但张述在拉齐奥开球后不久就被马佐尼换下了,果然没有给裁判针对自己的机会。

    对马佐尼来说,反正张述的体能基本上也就是这个时候就差不多枯竭了,与其留他继续在场上搞事,不如将他换下来比较安全。

    老帅站在场边拥抱了被换下场的张述。

    “滚回去洗澡,别出来惹麻烦了。”

    他一边骂,一边小心翼翼的陪着张述穿过不停丢下杂物的南看台边缘,将这个惹事的小子送进了球员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