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炼师 > 第854章 南云诡异(30)
    南云诡异(30)

    公孙玉略一迟疑,到底还是点了点头,算是承认自己知晓此事。

    方向前道:“多少年来,想必你们六大家族也曾不断有人从人界前往修界,尝试着找出一条安全快捷的通道,是与不是?”

    公孙玉又点了点头。

    方向前道:“可惜啊,这样的尝试至今却从没有真正成功过,是与不是?”

    公孙玉微微叹气,算是默认。

    方向前道:“公孙先生,如果我说,我能有办法让你安全往来人界与修界,令你六大家族的子子孙孙均可能获得与那尸魔同样成长的机会,你,愿不愿意交出功法,与大家共享呢?”

    何姓中年人闻言心中大喜,原来玛先生这是在欲擒故纵哪!

    “这个……”公孙玉却是倒抽着一口凉气,一时不知该如何抉择。

    在他想来,如若当真如此,己方人多的优势当可体现得淋漓尽致。那尸魔再强,毕竟只有一人,如若己方始终能有一批人如附骨之钉般死死盯住那厮,甚至都能有机会在修界出手将其斩杀。

    在人界,那厮总能死而重生,到了修界,不知能否一劳永逸呢?

    可是,这一切美好的预期,却是要用眼下自己视若生命的功法来换取,这,当真可以吗?

    其实,很多时候,人生最大的痛苦就在于抉择,抉择得好,成龙成凤,一飞冲天,反之,成蛇成虫,永伏地底。什么必然性、规律性,铁律、统统都是事后诸葛亮!

    一百个人做同一样的事情,成功的那个,未必就是做得比别人要好,无非是他在关键的抉择时,碰巧选到了对的,如此而已。

    如今,公孙玉便是面临着一次关键的选择。

    在方向前想来,此时之所以出此另策,实在是想不战而屈人之兵。

    眼前要救公孙玉,最直接简单粗暴的办法,无非就是击毙何宗强与那名罗姓男子。然则,自古知兵非好战,何况如今又是身在此幻境,当真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办不到。

    万一,这何、罗二位要是还有着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后手,一旦双方撕破脸皮动上了手,那时,可就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最好的办法,方向前想来想去,莫过于另辟蹊径,直接将公孙玉存放于吉普车内的功法骗到自己手中,再由自己当着众人之面将其毁去,如此,不用与那何、罗二人交锋,能不能就此破去此重幻境?

    毕竟,对于当事双方而言,只怕皆未必知道自己、他人与那功法,乃至这周围的一切,其实不过只是幻像!

    那功法虽然不是本局的幻核所在,然则,对于公孙玉与何宗强而言,却都是一宗深藏心底的莫大心结。

    功法若是落入何宗强之手,自然会对公孙玉的意志产生巨大的、无法估量的冲击;而一旦被自己横插一杆子毁去,眼前的这位何宗强,能不能就此乱了方寸、进而让这具幻化而出的躯体自行崩散?这,都是很有可能的说。

    更何况,藉此,方向前还想进一步套出何宗强的另一宗秘密,所以,这厮最终选择了这条以虚对虚、以骗对骗的新路。

    此时,面对方向前抛出的如此诱惑,公孙玉立马陷入了长考。

    借此时机,方向前便是按部就班开始了自己的刨根问底之旅。

    “公孙先生,不瞒你说,我其实就是从修界跨界而来。”方向前大言不惭道:“在那里,所有人一出生,便皆具有洗髓初期的修为,那才是所有修士真正的乐土。难道说,你就不想过去领教一二?”

    此话一出,不说公孙玉惊愕不已,便是那何宗强,也即心中一动,哦,难道说玛璜先生是准备让玛尼来劝服公孙玉么?

    略一铺垫,方向前话峰一转,道:“何先生,兴许公孙先生并不相信这往来跨界之说,你不妨明白详细告诉公孙先生,当初助我跨界而来时,你是如何做到的。”

    这,其实才是方向前一直耿耿于怀的心结所在。自己与周立仁、柳纤纤、玉娇儿几人,无论用得是何种办法吧,反正现在已是到了修界,然则,日后如何返回人界,却是毫无头绪。如果这姓何的能够说出个一二三四,自己不妨照单子抓药、依葫芦画瓢,岂不是省心省力、解了后顾之忧?

    何宗强正自琢磨玛先生此计的可行性,突然听得玛尼如此一问,心道,那便顺着玛先生的安排先骗得这公孙老贼交出功法再说。当即轻咳一声,道:“不错,对于别人而言,要想踌越人界、修界,的确不易。然则,对我而言,却不过只是举手之劳。”

    此话公孙玉明显听了进去,却是又半信半疑,狐疑间抬头看向了何宗强。

    方向前连忙从旁忽悠,道:“何先生,不彻底如实相告,只怕解除不了公孙先生的小小顾虑,更显不出咱们的一片诚意,如此,你不防尽管敞开来说好了。”

    何宗强点点头,道:“公孙前辈,不久前,何某侥幸得了一件法宝,却是一面方圆只一尺见方的铜镜。那铜镜背面刻有口诀与铭文。原来,此镜共分阴阳两块,何某所得之镜,正是其中一块,号为阳镜,另一块阴镜,却是留在了修界。”

    何宗强看了看方向前,后者缓缓点头,这厮接着道:“任何修士,只须吟咏那镜面后的口诀,照准铜镜直穿而去,通过其中的任何一块,便能进入到另一块铜镜所在的界面。所以我才说,若要完成人界与修界的跨越,在我而言,那是极奇的简单。”

    “公孙前辈,以您老的修为,在人界顶多还有一、二十年的寿缘,那是铁定也难冲破天人交界,羽化成仙了。然则,如若您愿意大家伙精诚合作,只要您老交出功法与我等共享,不但可以全窥我与罗兄功法的全貌,而且,在我那铜镜的助力之下,您老还大可以前往修界修行。”

    “或许您老还不知道,在修界,您老一年的阳寿,可顶那里的十年,如此算下来,您老在修界里再活上个一、二百年,那也是稀松平常之事。”

    “届时,再谈成仙飞升,当也大有可能。公孙前辈,您老难道就不想一试么?”何宗强最后满脸含笑地问道,仿佛当真就是全力在为对方考虑一般。

    然则,方向前却是注意到,这厮虽然说得天花乱坠,却是故意漏掉了最大的一个问题——修为的掉落。

    公孙先生现在已是祭灵期修为不假,到了修界,再活个一百几十年也不假,然则,修为可是得从洗髓期开始一步步积累,这一点,何宗强却是只字不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