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一世成欢 > 第八百二十六章 心病
    皇后再度有孕,消息一传开来,从宫里到宫外,从承恩公府到威国公府,无一不是喜气洋洋。

    虢国夫人连儿子的婚事都丢下了,立刻进宫看女儿,正好在宫门外遇到了好几位进宫恭贺的勋贵女眷。

    安西郡王妃一见虢国夫人,先回身推了推同样是遇到一起的荣阳郡主,笑道:

    “瞧瞧,真不愧是要做婆媳的两个人,进宫都能这么巧遇到!”

    荣阳郡主被她打趣得羞红了脸,却也没羞怯躲避,走上前几步向李氏问好。

    李氏虽然得了荣阳郡主做准儿媳,但在她心里,荣阳郡主那是真正的金枝玉叶,能纡尊降贵嫁给自家儿子,实在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赶忙上前一把挽住,没有让她真正行下礼去。

    安西郡王妃见她们婆媳和睦,不由得羡慕:

    “你们这婆媳俩这么客气做什么,难不成以后天天在一处都要这么客气?要我说啊,这全天下的福气倒是都被你们占尽了,皇后娘娘这又有了身孕,可见日后承恩公府的荣宠!”

    李氏平日里是不将这样的奉承话放在心里的,可今日她心里高兴,喜意藏都藏不住,嘴上谦辞,心里却是真心觉得女儿是个有福气的,不光她有福气,带掣这一家人都有了从前想都没敢想过的日子。

    几个人都进了宫,进了华清宫才发现威国公夫人比他们都早,正在跟皇后小声叮嘱着什么。

    “你这耳报神倒是利索,腿脚也利索!”

    李氏笑着走了过去,仔细看了看女儿,发现她脸色红润,与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才算是放了心。

    威国公夫人怕她吃醋,连忙站起来将位置让出来,笑道:

    “这不是瞧着你忙么,我这是闲人一个,刚好有空,就先来瞧瞧她。”

    李氏看着坐在凤座上站起身来迎她的女儿,不由得百感交集。

    曾经所有人都嘲笑她的女儿是一个疯傻儿,恶毒地嘲笑她李仙娥是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所以这辈子有报应。

    可如今,不管是她的女儿,还是她,都不会再受到任何人的嘲笑。

    宫里热热闹闹地闹腾了一天,到了傍晚,众位女眷才纷纷出宫归家。

    威国公夫人回到空荡荡的国公府,心里不由得有些寂寥。

    成欢这已经要生第二个孩子了,可东南那边成霖和思贤还没什么消息过来。

    威国公今日没进宫去,原以为威国公夫人会很高兴,回来却看见她在屋子里唉声叹气。

    “你这是怎么了?今日在宫中有人给你气受了?”

    威国公笑着问了一句,如今的大齐,敢给他妻子气受的人,着实不多见。

    威国公夫人摇头:

    “不是,是我自己心情不大好……宫里好歹有阿永,看起来都热闹好些,咱们家里也太冷清了,不管男女,好歹来一个啊。”

    一个家里,总没有孩子的声音,就让人不由得寂寞。

    尤其到了她这个年纪,别的妇人都已经是含饴弄孙了,她却日日只能对着威国公的那张脸,夫妻相对了一辈子,此时感情再和睦,也总是没意思。

    威国公这才想明白她的心病,坐下来劝道:

    “成霖和思贤也都还年轻,这种事情也急不来,你若是觉得冷清,就让成如时常带着孩子回来陪陪你,或是你进宫去看皇长子,免得你心里焦躁。”

    威国公夫人不说话。

    阿永聪明乖巧又惹人疼爱,可阿永也金贵啊,她只能在宫里看看,带回来那是不要想。

    至于成如的孩子——

    威国公夫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自从那场变故之后,成欢和成如之间,明显不如从前了。

    从前成欢还总会惦记着成如,可如今,总觉得她们姐妹疏远了好多。

    威国公见她又开始一个人出神了,也不多说什么,干脆连夜给儿子写了封信过去,暗暗地问孙子这件事。

    他也急着抱孙子呢。

    入夜,白成欢一边看着萧绍棠给她的赏赐单册,一边笑。

    萧绍棠将这些金银珠宝赐给她,其实只不过从华清宫的这个仓库搬到那个仓库里罢了,偏偏这个过场不走还不行,萧绍棠生怕别人看出来他对这个意外出现的孩子不乐意。

    纸张翻动的轻微声音伴随着轻轻的笑声,在寂静的夜里宛如天籁,应和着阿永酣睡之中发出来的轻微呼吸声,听在萧绍棠耳中陡生岁月静好之感。

    白日里在前朝和大臣们的争吵怄气,身为皇帝的疲惫,此刻尽去。

    萧绍棠偎在她的肩头也朝着册子上看:

    “看见哪样喜欢的东西了,如此高兴?喜欢的话我再多送你几件。”

    “都喜欢啊,就是觉得咱们这样兴师动众应付大臣,真是不容易。”

    萧绍棠想了想,也跟着笑了起来。

    当初这皇帝他着实当得心不甘情不愿,但既然坐上了这把龙椅,自然不能像从前西海侯做皇帝那样,肆意妄为,想怎样就怎样,他也容不得任何人借着他的疏漏来嘲讽他的欢欢。

    白成欢看完了册子,侧头看着萧绍棠:

    “今日安西郡王妃跟我提起了一件事,你看看能不能答应。”

    “嗯,你说。”萧绍棠想不出来安西郡王妃还有什么事情要辗转到成欢这里来求他的。

    “说是萧绍勉看上了崔颖怡,她命人去提亲,崔家不愿意,想请你赐婚。”

    萧绍棠头也不抬地反问:

    “那欢欢的意思呢?其实我觉着,这两人,也算绝配。”

    白成欢不答,反而说起了另一桩事:

    “我听说齐大人家的大公子自从去年认得了安国公府的七小姐,日渐仰慕,近日甚至放言非卿不娶,不过齐夫人看中的却是陈大人家的陈辛月,我听着齐夫人的意思,虽然没明说,大概也是想让齐大人求你直接赐婚。”

    “所以呢?”

    “所以你看能不能答应呢?”

    白成欢笑眯眯地问回来。

    萧绍棠爬起来在她的耳朵上咬了一口:

    “你这个小妖精,你明明知道不能答应,还来考验我!我又不是月老,懒得管他们这些闲事!之前的事情是为了给你出气,也就罢了,以后决不能开这个先例,不然以后谁家亲事不如意,岂不是都要来找我?”

    “说的好,那就不管了。”

    白成欢觉得痒痒,笑着躲了几下,干脆躺倒来躲开他。

    她对萧绍棠能明白这些事情的利害关系很是欣慰。

    这两桩事,要是答应下来,一个不小心就是倚强凌弱,他们何苦掺和呢。

    白成欢仰面躺在大迎枕上,萧绍棠没有再去闹她,而是将耳朵轻轻地贴在了她的肚子上。

    “欢欢,这一次,你希望是个皇子,还是个公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