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武林灵剑奇缘 > 第三四一章中计
    对于江南十二煞随即来犯,白衣郎君有着另一种感觉。

    虽然说,他们的同伴未归必然心急如焚,焦躁不安的情绪使他们必须前来搭救同伴。不过,同伴的不归也给他们提示了一个坏的消息,因此会深思。

    是不是已遭不测?

    但是,同伴的生死不能不顾,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探得消息,或是直接不计后果的来此。可是这样做的后果,无疑是自掘坟墓。既是如此,也毫不犹豫的前来。前来,就意味着同伴,还有机会得救,不来,就是完全没救。有了这样的侥幸心理,他们定会左右徘徊,来与不来犹豫不决。

    相信,在他们那伙人当中,要有一个脑袋聪明一点的,都会提醒他们,来,这样做,无疑,又是一次自掘坟墓之举。因为,同伴已遭不测,再来何意?

    或是,他们的合作者也会保持清醒的头脑,故,不会再让他们自寻死路而奉劝。不过也有一种可能,就是,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觉得这些家伙就是废物,所以,添油加醋,是他们情绪波动,脑袋一热便来送死。这招,就是借刀杀人除去后患。

    不过细想后,事情还没有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因此,他们的合作者绝不会袖手旁观不闻不问,让他们白白送死的,故拦之。

    有了反复的思量,白衣郎君觉得,这伙人近期不会出现的,而是寻找机会伺机行动。

    “既是我们这样的笃定,他们会来,但我觉得,近日,他们定不会轻易露面的。”

    岳海有些好奇,“是吗?难道他们不顾同伴的死活?我有些费解。”

    付一卓也是迷茫“是呀,我不会相信,他们会这么无情无义不管不顾。”说着话,语气又是柔和“但是,我又一向的无条件的信任你,所以,我支持你的看法。”

    白衣郎君只好将自己的思路告诉了他俩,顿时,迷雾重重被一只大手拨开了,阳光明媚照耀着大地。

    付一卓此时为难了,要是这样,自己何时才能重获自由。说到:“这可惨了,我在这岂不是无休止的下去。”

    对于这个问题,岳海说到:“付大师不必疑惑,刚才我也说了,我们今日可是不醉不归的呀,难道,付大师你这么快就忘了?”

    “当然不是。”说着话,感觉岳海之话话里有话顿时明白了“这么说,我现在已经是自由的了?”

    岳海点头说到:“不错。”

    “为什么?”

    “就从昨夜之事起,他们已经将你的冤屈洗刷了,你,自由了。”

    付一卓相当满意这样的结果,说到“那,接下来,我们就痛饮了?”

    岳海说“是的。这顿酒,就是专为你而设,为付大师洗清冤屈而庆贺。”

    付一卓此时有些谦虚“这怎么干当呢,多不好意思。”

    “担着担着。”岳海说着话,转身叫来弟子,将战场打扫干尽,将凶手拖至大门外集体火化了之,此事就可到此为止。

    奉峰对这样的结果愤愤不平,发誓要将他们一个不留一网打尽。正愁无计可施,又听岳海要为付一卓逃过一劫而大设酒宴,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百年不遇的天赐良机,此不出手等待何时。

    在奉峰的指挥下,饭菜半个时辰后完全摆放在了桌子上面。

    菜有十三道,色香味俱全,应有尽有,可谓美味佳肴一点不为过。

    大家就坐后,付一卓对眼前的菜肴赞叹不已,禁不住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鸡肉放入了嘴中慢慢嚼了起来,待他嗯一声后说到:“不错,厨艺值得褒奖。喜欢。”

    奉峰看着付一卓那种喜庆样,心里不知有多么恨之,真想一口咬死他。对他虽是恨之入骨,但又不能在此刻表现出来,否则,小不忍则乱大某。

    说到:“既然大师这么喜欢,就多吃点。”

    菜被慢慢吃尽,接下来,便是饮酒时刻。

    岳海将酒倒慢说:“各位,今天高兴,咱们干。”

    大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奉峰在饮酒期间,故喝的很少只是一种应付态度,但他那种态度应付的让大家无可挑剔,看不出一丝懈怠,因为,举止做到了天衣无缝。

    待大家喝的东倒西歪之时,他也是装作酒大说到:“既然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我们就此打住吧。”

    岳海说:“不行,还没有喝够呢。倒酒。”

    付一卓也说:“继续喝。”

    有了他们这样,奉峰觉得时机已到,便小心翼翼的从腹部位取出一包白色纸包,趁他们三相互胡言乱语相互扯皮不注意时,将他们的酒杯拿来,在手指的掩护下,迅速的将鹤顶红药粉加入了酒里,然后,跌跌撞撞起身举杯说到:“各位,请。”说着喝完了酒。

    见到奉峰的好爽,大家也不甘示弱,一口将酒喝了下去。

    酒已到肚,奉峰大喜,看,自己是多么的聪明,真是佩服自己的杰作,想想就是解气。

    还不等他自信完,那种愉悦的性情还没有完全发泄出来的时候,付一卓,猛地一口,对着他就是把喝下去的酒全部吐了出来,嘴里还嚷嚷着“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难喝。”说着话,还在吐,直到把喝的酒吐得一干二净,滴酒不剩,就连吃进去的美味也是一点不剩。

    白衣郎君把酒喝下去时,顿感口感不适,也觉奇异,接着见付一卓的动作,便照旧实行,也把酒吐了出来,说道:“奉总管,你这是怎么搞的,这是不是酒?”

    而岳海内功浅薄,无法将酒吐出,顿感肚腹疼痛难忍叫了起来。

    见到岳海不正常的症状,白衣郎君和付一卓在紧急情况的反射条件下清醒了过来,看他样子是中毒了。

    虽是脑袋清醒了,但是,身体状态还在醉酒的界面里,摇摇晃晃,不能扎实。

    白衣郎君想到了毒圣前辈给的解毒丸,便摸起了腹部,想把它拿出,但是,手脚不听使唤,浑身没有一点没力气,想拿出解药,真的是很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