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贾琏攻略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阋墙
    这一日,贾琏刚从衙门里回府,门口就有贾政的长随等候着,说请贾琏回来先去老太太处议事。

    贾琏问是什么事,长随表示也不知道。

    于是贾琏衣服也没换,就急匆匆的去了贾母的院子。

    一进院子,只听四下都是静悄悄的,全没有往日的热闹。

    要知道贾母年纪大了之后,最喜欢那热闹的气氛,今儿这样寂静,可见事出反常。

    这时,只见鸳鸯从偏门走了过来,贾琏连忙问道:“老太太今儿是怎么了,太太与妹妹们一个人也不见,外边还急眉赤眼的让我来,请姐姐提点提点。”

    只见鸳鸯回头看了一下,然后拉着贾琏在一旁小声说道:“我也不知道细节,今天一早,二老爷就与二太太脸色不愉的来了,说了几句老太太就打发走了人,又请了大老爷过来。说了一会子之后,又传话外面见了琏二爷您,就请了来,我隐约听得几句,只怕是与宝玉有关。”

    听见说是与贾宝玉有关,贾琏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笑道:“我那宝兄弟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又把谁的小妾抢了,被别人告到府里来,却弄得这般如临大敌的。”

    鸳鸯听了没好气的白了贾琏一眼,然后说道:“琏二爷说的楞轻松,若真是这样,二老爷只怕早就悄悄拿了宝二爷家法伺候了,哪里还会叫让老太太知道。”

    看着鸳鸯说话时虽以往常无异,但是贾琏还是能看出她眼神深处的那一抹忧虑,知道是今天又见了贾赦的缘故,只怕这一段时间受到的压力不小。

    要说这鸳鸯确实算不上是容貌绝美,但是却像极了后世那大公司里的高级白领,为贾母总揽着私库,也难怪贾赦会对她动了心思。

    后世人读到金鸳鸯这一节,都会想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这几句正是鸳鸯此人的真实写照,红楼后期,贾母亡故之后,鸳鸯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逃离贾赦的魔手,毅然自杀身亡!可悲,可叹。

    想到此处,贾琏终于不再玩笑,正色说道:“按理说子不言父过,我为前段时间的事,给姐姐赔个不是。”

    说完这句,贾琏正式的对鸳鸯作了一揖,不待鸳鸯反应又继续说道:“今儿难得与姐姐说上一句心里话,这满府里的大小丫鬟,我琏二最佩服只鸳鸯你一人,你且记住我今日的一句话,纵然有老太太护不住你那一天,也千万不要寻了极端,我贾琏保证,绝不会有人敢把意志强加在你身上!”

    贾琏说完一笑,就这样进屋去了。

    只留下鸳鸯一人愣在原地,心里惊道:他是如何知道我的打算的,还给我说了那样的话。

    看着贾琏消失在门口的背影,鸳鸯不禁有些莫名其妙的脸红了起来。

    再说贾琏进了屋,来到正堂之后果然一个丫鬟都不见,只有贾母,贾赦,贾政以及王夫人四人在座。

    于是贾琏先上前一一见了礼,然后故意笑着说道:“老祖宗,您这是唱的哪一出呢,这气氛果然严谨的很。”

    贾母道:“就你贫,还不快找个地方坐下,仔细你老子锤你。”

    一旁贾赦躺着也中枪,心中暗想:到底谁是老子谁是儿子啊,如今我哪里还有锤他的本事,只有求他还差不多。

    只不过贾赦先前看了贾政夫妇的一场闹剧,如今心中正舒坦,也就难得不想计较了。

    这时贾琏依言坐下,只听贾政对着王夫人说道:“原本只是一点小事,你非要闹到母亲与大哥这里,如今琏哥儿也到了,就大家决定吧。”

    然后只听王夫人哭道:“你要辞官岂是儿戏,再说你做这官也不只是为了你自己一人,就只为宝玉着想,你也更要三思才是。”

    “二叔是想要辞官吗?”贾琏这才知道遣退下人的原因。

    只见贾政点了点头,说道:“我辞官岂不正是为了宝玉着想,如今宝玉大了,却依然混沌不知世事,每日里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着,早晚变了一个酒囊饭袋的无用之徒,只有我辞官回家严加管教,朝中又有琏哥儿襄助,两全其美岂不是好!”

    “你辞官回家又有何用?严加管教,你可曾忘了你严加管教过的珠儿,我可怜的珠儿啊~年纪轻轻就那样走了,你还没忘了这个教训?”王夫人说着,想到早逝的大儿子,更加大声的哭泣了起来。

    只不过贾政此时听见王夫人又翻旧账,顿时也是怒了,喝道:“你这是在责怪我吗!珠儿早逝我岂能不难过,只不过却也不能因为如此,就放纵了宝玉!”

    看见贾政发怒,王夫人终于不敢再撒泼,只能在一旁低声哭泣着。

    一旁贾赦看着这二人哭闹不休,在看着一旁身穿侯袍的贾琏,虽然自己这个儿子不太听招呼,但是心中还是忍不住更加得意了起来。

    只听这时贾母跺着拐杖道了一声:“够了,你们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这般哭闹,还要不要老爷夫人的脸面了?”

    看见贾母发怒,贾政与王夫人连忙站了起来告了罪。

    这时贾母才又转向贾赦问道:“身在大家族,每个人都不只能为自己活着,老大,你是他哥哥,如今又是族长,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贾赦想也不想就回答道:“母亲也知道,儿子本身就是只担个虚爵管理家族中的一些琐事,二弟的主我是做不了的,好在给你生的孙子还算争气,自己就挣了一个侯爷回来,想来用不了多久,再给您添上两个重孙,日后大小都能承了爵位,也是母亲您福泽连绵。”

    这一番话,贾赦虽有卖弄的嫌疑,但是他却非常明白的表明了,自己这边的两个爵位,绝对不会分给贾政那边,在世家大族里长大的,有时候装傻充愣也是一种手段,但是该坚持的时候就绝对要坚持。

    想想都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老大一家如今如今已是两个爵位在身,琏哥儿更加是整个荣国府未来的希望。

    但是自己更多眷顾的老二一家,自己虽然已在多方偏颇照顾,但如今却越发的不如了。

    贾母原本心中还有一丝期望,但是贾赦如此表明,这一丝期望立刻就破灭了。

    “就知道你也是个不中用的,竟半点兄友弟恭也不知道。”贾母心中不快,话也就随着骂了出口。

    贾赦原本就因鸳鸯的事有些埋怨,如今见老太太竟然打起了自己身上爵位的主意,心中更觉贾母对贾政的偏爱,反而更加的恨起贾政来。

    只不过这是一个孝大于天的社会,贾赦心中不服,也只能埋头承受着。

    就在王夫人暗叹可惜的时候,却只听贾琏此时笑道:“老祖宗,这里我就要帮我父亲说一句话了,二叔那边自然是二叔一家的家事,我父亲虽是二叔的兄长,但是也不好横加干预的,这不正是兄友弟恭的表现吗?”

    贾母没有想到贾琏这个时候竟敢反驳自己,莫非当自己做了侯爷就翅膀硬了吗?

    只见贾母转过头去,冷冷的看着贾琏说道:“你说你二叔自是二叔一家,莫非不当我们荣国府是一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