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念永恒 > 第三十三章 打倒白小纯!
    四周的外门弟子,还有那些被淘汰的参赛者,一个个顿时都同仇敌忾,向着白小纯发出大吼。

    “无耻,白小纯你太无耻了!”

    “如此取胜,我等不服!!”

    “打倒白小纯!”

    眼看众人声音激烈,白小纯听的心惊肉跳,暗道这个时候就算施展举重若轻,也平息不了众人的怒火,估计还会有反效果,让人觉得自己更无耻……于是赶紧看向孙长老。

    “孙长老,我是第一啊,你快宣布啊。”

    孙长老苦笑,一旁的李青候长叹一声,他怎么也没想到,让白小纯来参加这次小比,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呃……也罢,此番小比,白小纯,第一!”孙长老苦笑摇头,话语传出时,四周人纷纷怒视白小纯。

    白小纯觉得自己虽然很厉害,可这么多人……他被看的心中发毛,正要走下演武台,赶紧离开这危险的地方时,杜凌菲那边被人救醒,她呼吸急促,死死的盯着白小纯,猛地咬牙切齿的尖声开口。

    “白小纯,此番小比,我杜凌菲不服!”

    “你既成为第一,那么这个第一我杜凌菲给你,可我对你个人不服,你敢不敢与我再比一次!”

    白小纯呵呵一笑,脚步不停,心想自己有毛病才会去和这疯女人再比一次,万一对方又晕了怎么办。

    “我不与你比斗法,我等都是外门弟子,也是香云山的药童,我与你比草木造诣!”杜凌菲盯着白小纯,一字一字的说道,声音里带着决心。

    “你若赢了,那把青松剑,你可以带走,否则的话,今日之事,我杜凌菲日后与你没完!”

    白小纯脚步一顿,听到比草木造诣,转头看向杜凌菲,迟疑了一下。

    “白小纯,你若能在草木造诣上赢我,这根凌云香,你也可以拿走!”杜凌菲一看白小纯停下,看出白小纯迟疑,眼中露出恨意,甚至有种要虐杀白小纯的冲动,担心对方不敢比,于是直接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根青紫色的香。

    此香刚一被取出,立刻有阵阵灵气散开,四周的那些外门弟子,看到这凌云香后,纷纷目中露出羡慕。

    “一阶灵药,凌云香……这是一阶灵药里很不错的了,价值不菲,对于凝气七层以下有奇效!”

    “这应该是杜凌菲花费了不少的代价,为了突破凝气五层准备的……”

    “杜师姐草木造诣在万药阁前三座石碑,都是名列前二十的人物,这白小纯输定了!”

    白小纯也立刻认出这凌云香,此药在草木第三篇上讲解一株凌云草时,曾介绍过功效,顿时心动了,尤其是听到四周人说对方在万药阁石碑是前二十,他不由得眼睛一亮。

    “你……你真的是草木石碑前二十?”白小纯想要确定一番,退后几步问道。

    “你到底比不比!”杜凌菲咬牙说道。

    “可我只学了草木前三篇……”白小纯迟疑道。

    “就和你比前三篇!你敢不敢!”杜凌菲觉得自己要炸了,怒吼。

    “比……我比还不行么。”白小纯一听这话,哭丧着脸回答,可心底都乐开花了,觉得眼前这妹子,真是傻乎乎的。

    众人一听白小纯的话,立刻起哄,杜凌菲也是深吸口气,此刻体内灵气虽没有恢复多少,但体力却恢复了一些,狠狠地瞪了一眼白小纯后,她上前几步,向着孙长老抱拳一拜。

    “弟子杜凌菲,请长老见证我与白小纯此番草木之战。”

    孙长老对于眼前这杜凌菲,越看越觉得不错,闻言摸了摸胡须后,含笑开口。

    “也好,今日老夫就在这里做个见证,既然是比草木造诣,不如掌座来出题如何?”孙长老看向李青候。

    李青候闻言,深深的望了一眼白小纯,然后也点了点头。

    如此一来,四周弟子立刻振奋,就连杜凌菲也都激动,向着李青候再次一拜。

    这种不用打打杀杀,还能出风头的比试,白小纯最喜欢了,此刻站在那里,他也不再哭丧着脸,而是抬起下巴,一副傲然如天骄的模样,看的四周众人更是不顺眼,杜凌菲也都对他冷哼一声。

    “草木之道,变化莫测,虽然只是前三篇的内容,可依然存在了诸多变数,今日我出两道题,看你们谁能胜出。”李青候淡淡开口,目光扫过白小纯与杜凌菲,右手抬起在储物袋上一拍,手中已多出了两枚种子。

    “我手中是两枚花种,以灵气催化,配合你们的草木造诣,出灵花最多者,算第一轮胜出。”李青候右手一甩,这两枚种子分别飞向白小纯与杜凌菲。

    杜凌菲一把接住,正迟疑时,李青候弹出一枚丹药,直奔杜凌菲,被她拿住后一愣。

    “此丹可让你修为顷刻恢复。”李青候的声音平静传来,杜凌菲立刻惊喜,感谢之后连忙吞下,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她全身一震,双目内露出灵动之芒,体内修为在这一瞬,全部恢复。

    白小纯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心底有些不忿,可却不敢说些什么,看了眼手心内的灵种,没有立刻催化,而是拿在眼前仔细的辨认。

    “你若认不出来,我可以直接告诉你,这是蓝灵花的种子。”杜凌菲轻蔑的看了白小纯一眼,不再理会,双目闭合,体内灵气蓦然运转,融入手中,直奔种子一丝丝的涌入。

    很快的,她手心内的种子发出翠绿的芽,飞快的成长,不多时就到了一尺的高度,开出了一朵蓝色的灵花后,这灵植又继续生长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白小纯才收回看向种子的目光,若有所思。

    李青候一直在观察白小纯,看到这一幕后,他的目中深处,露出一抹外人难以察觉的惊讶。

    在白小纯这沉思的过程中,四周的外门弟子一个个都看着杜凌菲,看到她手中的灵植,在这一刻长到了二尺的高度,开出了第二朵花。

    当杜凌菲手中的灵植,开出第三朵花时,白小纯体内灵气动了,直奔种子涌入,并非是维持平稳,而是时断时续,甚至在种子发芽后,他还吹出一口气,将那几片呀吹散。

    时间流逝,一炷香后,杜凌菲面色微微苍白,可却狠狠一咬牙,一口气将手中的灵植,直接开出了六朵蓝花后,这才松了口气,将灵植放在一旁,向着李青候一拜。

    “灵花六朵,可算佳品,不错。”李青候点了点头。

    杜凌菲心中满意,看向白小纯时,发现对方手中的灵植还不到一尺,目中的轻蔑更多。

    四周的那些外门弟子,此刻一个个都振奋。

    “不愧是杜师姐,这蓝灵花开六朵,非同寻常,那白小纯此刻一朵花都没出,真是废物。”

    “这种催化的比试,首先是观察什么种子,然后则是按照不同种子的生长规律去催化,杜师姐在这方面,已登堂入室了。”

    众人正说着时,白小纯手中的灵植,渐渐到了一尺的高度,紧接着,一朵有些干瘪的蓝色小花开出,与杜凌菲的蓝花比较,似乎营养不良的样子,就在众人想要嘲笑时,突然的,明明是一尺高度,可却有第二朵蓝色小花绽放,紧接着第三朵,第四朵,第五朵,第六朵,第七朵……

    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白小纯手中的灵植,竟出现了整整九朵!!

    这一幕,让四周众人全部大吃一惊,纷纷不可思议的仔细看去。

    “蓝灵花一尺一花,怎么可能一尺九花!”杜凌菲也愣了一下,觉得此事匪夷所思。

    可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就在这九朵蓝色的小花出现后,白小纯双眼一闪,深吸口气,猛地吐出,这一口气蕴含了灵息,落在这九朵小花上,眨眼间,这九朵花齐齐一颤,颜色居然肉眼可见的改变,直接成为了青色!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这不是蓝灵花!!”四周众人里,顿时有人认出,睁大了眼,带着震撼。

    “青灵花,这是与蓝灵花在种子时,几乎难以被辨认出不同的青灵花,且它们的催化方式完全不同,如果按照蓝灵花去催化,那么出现的就是蓝灵花,浪费了花种!”

    众人全部吃惊,看向白小纯时,都难以置信。

    白小纯此刻睁开眼,把手中的青灵花放在一旁,呵呵一笑,背着小手,看着杜凌菲。

    他对于草木的造诣,已是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程度,仔细一看,就立刻看出了不同,这种程度的辨认,对他而言简单的很。

    杜凌菲脸色变化,有种被人一巴掌打在脸上的感觉,身体退后几步,看了眼自己的蓝灵花,又看了眼白小纯的青灵花,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自己方才还去高傲的指点对方,可转眼间,一切证明,是自己浪费了花种。

    “这白小纯一定是运气好,我看的是蓝灵,而他看的是青灵,定是这个缘故,不是他能辨认出来!”杜凌菲咬牙暗道。

    “第一轮,白小纯胜出,这花种的确不是蓝灵,而是青灵,看似一样,但纹路有些许不同,只是若不入微,很难发现,容易混淆。”李青候淡淡开口,看了眼白小纯,右手抬起一挥,手中出现了一株灵草。

    这灵草很特殊,居然有四种颜色,九片叶子各个不同,开出两朵花,一个黑,一个白,似乎具备灵性,竟相互摇晃不断地撞击,仿佛要将对方压制,外表浑然一体,可仔细去看,能发现一些后天嫁接出的痕迹。

    “第一轮考的是催化,那么这第二轮,就主考辨认吧,我手中这株灵植,由多种灵草嫁接出来,你们说出正确数量最多者,胜出。”

    李青候将这株灵草漂浮在了前方,目光落在白小纯身上,想要看看这个被自己带入宗门的孩子,是否能继续让自己吃惊。

    杜凌菲银牙一咬,她觉得自己之前是疏忽了,此刻前所未有的认真,拿出一枚玉简后,走到灵草身边。

    白小纯目中露出感兴趣之意,也走了过去,二人仔细的看了很久,不时在玉简上记录,片刻后,杜凌菲揉了揉眉心,退后几步,面色阴晴不定的望着白小纯,她看出了八种,其他的任凭她如何去辨认,也认不出来。

    可白小纯那里,不但没有结束观察,反而双眼渐渐冒光,甚至滋滋有声,绕着灵草转了好几圈,时而还惊呼一声,仿佛发现了什么惊喜。

    “还可以这样?”

    “这是……有意思!”

    四周众人寂静,都看着白小纯,他们也不相信白小纯之前是凭本事认出,大都觉得白小纯是运气好,直接当成青灵花去催化了。

    “装,你继续装!”杜凌菲心底不服,越看白小纯越觉得厌恶。

    时间流逝,一炷香后,白小纯依旧没有结束,他是真的彻底投入了,都忘记了还在比试,这种嫁接出的灵草,仿佛打开了白小纯脑海里对于草木造诣的另一扇大门,使得他所掌握的那数万种药草,仿佛不再是一个个单独的存在,而是于脑海中融合在了一起。

    许久,白小纯才恋恋不舍的退后,望着灵草时,目中露出痴迷与赞叹。

    李青候与孙长老二人对望一眼,李青候忽然开口。

    “好了,现在你们二人,说出所认出的灵草吧,杜凌菲,你先来。”

    杜凌菲一咬牙,取出玉简,当先开口。

    “弟子只看出了八种,分别是水天纹,寒一根,地龙果,晨雾草……最后则是黄土精!”说完,杜凌菲看向白小纯,她不信白小纯能超越自己,要知道八种虽看似不多,可实际上在近乎完美嫁接的药草上辨认,难度极大,能认出八种已绝对不少。

    “哼,若这白小纯也无耻的说是八种,那么玉简可以为证!”杜凌菲冷笑暗道。

    白小纯咳嗽一声,眼看众人都望着自己,于是小袖一甩,拿出方才记录灵草的玉简。

    “杜师姐的八种就不说了,除此之外,弟子看出了六十七种药草,可惜其中有三十一种不认识,能认出的,只有三十六种。”白小纯刚说到这里,还没等说完,四周弟子全部惊呼失声。

    “六十七种,这怎么可能!”

    “这种辨认,能认出七八种已是极限,怎么可能会认出数十种之多!”

    杜凌菲盯着白小纯冷笑,她才不信对方所说,此刻断定这白小纯要去瞎蒙了。

    “白师弟何不说是有三万种,这样的话,你将草木前三篇都背一遍,一定能蒙对不少。”杜凌菲讥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