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念永恒 > 第四十三章 很慢……很慢……
    “难道……他就是小乌龟!!”众人哗然。

    与所有人比较,这里最震惊的,是许宝财,他呆呆的看着白小纯,眼珠子感觉都要冒出来一样,他方才还心底鄙夷白小纯不拿灵兽三篇当回事,此刻看去,白小纯的确应该不当回事……

    “草木大成,灵兽大成……白小纯这里,他方才分明就是在调侃我!!不过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他才入门几年啊……莫非他是小乌龟?”许宝财深吸口气,赶紧拿出一个小本,将这一切记录下来,心底暗中庆幸自己与对方化解了恩怨,也庆幸方才没有把鄙夷的话说的太明显。

    就在这所有人都震惊时,白小纯走出了门洞,叹了口气,实际上若能不显露草木灵兽十碑的造诣,他是不想这么露出的,毕竟周心琪的那些倾慕者里面还有内门弟子存在。

    可如今没办法,他总不能因此不去晋升,此刻虽然无奈,可看到了四周众人的神情,也听到了他们的声音,白小纯心中忍不住升起感动。

    “都是一些好同门啊,要是所有人都这样该多好啊。”白小纯感慨,走出门洞,在众人的瞩目下,选择了一口丹炉,坐了下来。

    徐长老看了白小纯一眼,若有所思,嘴角有一抹笑容露出,很快消失,重新平静下来,淡淡开口。

    “你们面前的口袋,有十份草药,可炼十次一阶灵药,墨灵香!”

    “以成功几率作为考核依据,两次合格,最多者……奖励五千贡献点,开始。”

    就在徐长老话语传出的瞬间,四周观望考核的外门弟子,纷纷心神一震。

    “这一次居然考核的是墨灵香!”

    “这墨灵香虽不是一阶里最难炼制的灵药,可也难度不小……不像是凝灵香等灵药,很多灵童都提前练习过。”

    “哼,越是如此,越考验一个人的炼药资质,你们没看出来么,之前的草木四篇变成了五篇,如今灵药难度也增加,以后估计会越来越难。”

    在这四周人低声引论时,广场上坐在丹炉前等待考核的众人,一个个都神色凝重,尽管听到墨灵香后不少都心中叫苦,可却容不得分心,纷纷打开口袋,检查药草。

    白小纯之前就听许宝财说过五千贡献点的事情,此刻听到徐长老的话语后,更是内心一动,他的贡献点已所剩不多了,以后无论是换药方还是购买草药,都需贡献点。

    “要是能拿到这五千贡献点,会让我省很多事,不用再花费心思去赚取了。”白小纯想到这里,打开面前的口袋,里面除了十份药草外,还有一枚玉简,捏在手中一看,正是墨灵香的药方。

    没有立刻去炼药,白小纯定气凝神片刻,仔细的研究药方。

    他研究的速度很慢,这与他的炼药习惯有关,哪怕一个细微的问题,他都需要去完全攻克,才觉得稳妥。

    这么一研究,就是一个时辰。

    这一个时辰内,杜凌菲等人早就检查完了草木,开始炼药了,甚至动作快的,第一炉都已炼制了大半。

    放眼整个广场,除了白小纯外,其他人都在炼药,只有白小纯拿着玉简在思索,这怪异的一幕,让许宝财在内的那些外门弟子,都纷纷诧异。

    就在这时,第一炉灵药陆续出现了结果,阵阵闷闷的轰鸣传出,不算白小纯,参加此番考核的十八人,大都沉默,他们的丹炉内升起阵阵黑烟,第一炉失败。

    唯独韩建业仰天大笑,他面前的丹炉震动时,有药香散出,在丹炉底,赫然出现了三寸大小的墨灵香块。

    四周观望的外门弟子,一个个立刻看去。

    “第一炉居然就成了!”

    “这韩建业,在炼药上有其独到之处!”

    韩建业脸上露出振奋,傲然的看了一眼四周其他的考核者,尤其是在看向白小纯时,发现白小纯居然还在研究药方,目中不有露出不屑,低头取出第二份草木,再次炼药。

    杜凌菲等人面色都有些难看,纷纷咬牙,再次炼制。

    时间流逝,当第二个时辰结束时,众人的第二炉灵药,陆续的出炉,闷闷的轰鸣声再次传出,这一次……所有人,竟没有一个成功,全部失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白小纯终于放下了玉简,他脑海里关于这墨灵香的药方,已完全吃透,可当所有人认为他要开始炼药时,却一个个愕然的发现,白小纯居然取出了一株灵药,在那里又研究起来,认真的样子,极为专注。

    “这白小纯在干嘛?药方他研究了两个时辰也就罢了,这草木有什么可研究的?”

    “就算是检查,也不至于这么慢吧……”

    许宝财也睁大了眼,觉得不可思议,再看其他人,都开始第三炉了。

    就在这众人的费解中,第三个时辰到来,这一次那十八个考核者,再次全部失败,随后第四个时辰,第五个时辰结束时,有四个人,成功炼制出了墨灵香,杜凌菲,陈子昂,赵一多都在其内,成功炼制出了第一块墨灵香。

    随着香气的扩散,韩建业得意一笑,他是第一个炼制出第二块墨灵香之人,此刻环看四周,神色越发傲然,对于白小纯那里,轻蔑更多。

    而此刻,白小纯正在研究第四种草木,甚至还不时撕开一小条观察,不但四周众人越发诧异,就连徐长老也都多看了他几眼。

    时间再次飞逝而过,第六个时辰很快到来,这第六炉灵药,其他人全部失败,只有韩建业一个人成功。

    这一刻,四周人都哗然起来,哪怕是徐长老,也都微微点头。

    “这韩建业,炼出了第三块,其他人都还是一块!”

    “以往的考核,成功率两成合格,四成天骄,这韩建业后面还有数次,只要再成一块,就是天骄!”

    在这四周众人纷纷议论时,韩建业目中露出强烈的自信,他喃喃低语。

    “第四块墨灵香,我一定可以炼出,成为天骄,拿下第一!”他大袖一甩,意气风发,开了第七炉。

    杜凌菲面色铁青,狠狠一咬牙,与其他人一起,都开了第七炉。

    第七个时辰结束的瞬间,杜凌菲眼中露出喜色,她面前的丹炉内,赫然有药香散出,随着身边不少人废药的黑雾升起,这第七炉,居然只有她一个人成功!

    “合格了,我可以晋升了,但仅仅合格还不够!”杜凌菲忍着激动,深吸口气,在韩建业面色铁青中,再次炼制。

    第八个时辰,瞬间而过,这一次轰鸣声陆续传出时,所有人,再一次……全部失败。

    至此,参与晋升考核的十九人,韩建业成功三次,杜凌菲成功两次,陈子昂与赵一多成功一次,其他人……全部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而白小纯这里,此刻开始研究最后一株药草。

    “这一次的考核,难度太大了……”

    四周观望的外门弟子,也都感受到了氛围的紧张,几乎所有考核者的面前,如今只剩下了两份材料,除了杜凌菲与韩建业已经稳稳合格外,陈子昂以及赵一多,若是后面的两次全部没成功,那么这一次的考核,就失败了。

    相比于他们四位,其他的十多人更是忐忑苦涩,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次了,第九次若失败,也就没必要去进行第十次了,徐长老也不会让他们去这么浪费草木。

    一旦第九炉失败,则考核……失败!

    在这众人的紧张与忐忑中,他们一个个用了全部精神,去开了第九炉……任何一个环节,所有人非常凝重,合格之人希望获得更好的成绩,没有合格的,想要去奋力一搏。

    只有白小纯……坐在那里拿着最后一株药草,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他这里……现在已经被其他人直接忽略了。

    这第九个时辰过的似乎很慢,在此地几乎所有人的等待中,当这第九个时辰结束的刹那,一声轰鸣传出,那是一个从始至终没有成功一次的弟子,他面色瞬间苍白,惨笑一声站起身,向着徐长老一拜,黯淡离去。

    四周人沉默,渐渐地,陆续有轰鸣声传出,一个个弟子默默起身,离开了广场,最终广场上剩下的,只有六个人的丹炉,还在炼药。

    不多时,这六人的丹炉,再次传出了轰鸣,只有一个丹炉上,散出了药香,正是赵一多的丹炉。

    赵一多狠狠地握了一下拳头,呼吸急促,他的双眼红了,这一刻内心的激荡到了极致,他终于完成了考核的要求,两次成功,已然合格!

    有人欢喜有人忧,失败的五人里,两个之前没有成功过的弟子惨笑,轻叹一声站起了身,离开了广场。

    陈子昂觉得整个人都被刺激了,他死死的盯着赵一多,心底苦涩中呼吸急促,目光收回,看着面前最后一份药草,眼珠子都红了。

    杜凌菲皱起眉头,闭上眼思索,韩建业压力最小,可他不甘心卡在成药三成几率上,他想要突破,成为天骄。

    “最后一炉!”四周人纷纷倒吸口气,看着广场上的这一幕幕,此刻能留在广场上的,只剩下了五个人,韩建业、杜凌菲、赵一多,陈子昂、还有就是……白小纯。

    前三位,已合格,陈子昂只剩一次机会,至于白小纯……众人只看了一眼,就再次忽略了,他们甚至怀疑白小纯此番到来,研究药方与草木就用了九个时辰,甚至还没结束……莫非是来凑个热闹?

    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广场上的杜凌菲四人,一个个万分凝重的开启了第十炉灵药的炼制,在这众人的注目下,第十个时辰,慢悠悠的过去。

    轰的一声,赵一多面前的丹炉,升起了黑雾,他叹了口气,虽失败,可毕竟已合格。

    可就在赵一多失败的刹那,陈子昂面前的丹炉,出现了药香,不但是他这里,杜凌菲的丹炉,还有韩建业的丹炉,也都出现了药香!

    药香瞬间扩散,三人神色内都露出狂喜,全部成功!

    “我成功了,四块墨灵香,我是第一!!”韩建业猛地站了起来,笑声带着激动,回荡八方,杜凌菲也松了口气,虽没有达到天骄,可成功三次已是惊人。

    陈子昂甚至有种起死回生之感,一样大笑。

    这一刻,四周人压抑了一个时辰后,也随之爆发。

    “这一次考核太难了,在这种难度下,那韩建业都可以成功四次,此人的确称的上天骄!”

    “杜凌菲三次,陈子昂与赵一多都是两次……但都符合晋升条件,若非是此番难度增加,这三人估计也都可以达到四成的成功率!”

    众人都在议论,也有人身为这杜凌菲等人的朋友,在一旁欢呼,徐长老也微微点头,尤其是看向韩建业时,目中露出赞赏,可就在他要宣布结果时,突然的,白小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