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神话重启之洪荒战界 > 014.被围困的红颜部落
    “别的都没有问题,不过我们还需要一位神咒师加入才能稳妥,但是法则能力者中神咒师也没几个,很难请来吧……”宓瑶这么说,算是同意合作了。≥

    “这……我倒是有一个推荐人选,不过,这估计还得请狐兄出面……”

    “谁?”柏小白疑惑。

    “红颜部落,红鸢!”

    听到这个名字,柏小白顿时心脏猛的一跳,无数记忆的片段在胸口堆积,五味杂陈。

    龙鸣向风爻使了个眼色,风爻摇头叹息道:“师父,或许当中有些误会也说不定,虽然这些年我们都很少和她联系了,不过每一次遇到她都会问你有没有回来……”

    一阵沉默之后,柏小白长舒了一口气,道:“原本我就打算将一些过往的事情做个了断的,现在正是时候不是吗?”

    至于剩下的商谈,无非是时间、地点的细化,以及三方人员分配,考虑到最终队伍只能有十人,因而三个部落各自只能安排两人参加,再算上第四支部落,名额九人已经确定。

    第十个人成为了三方争夺的焦点,不过天吴力挺宓瑶的青鸾部落,所以如果没有第三方的介入,龙鸣是摆明了要吃亏了。

    好在宓瑶并不是咄咄逼人的样子,最后商定留到柏小白去往红颜部落的结果出来之后再说。

    于是乎,在风爻确认了红鸢在线,以及出了两小时后前来拜访的消息之后,现在,两人来到了红颜部落位于神殿圣地——灵池峰的主神殿。

    灵池峰上是神殿所在,而在灵池峰下,众多部落环绕而建,构成了玩家组成的繁荣商市,甚至不少部落打开门做生意,出售各种灵符,而要说到神咒师最擅长的,莫过于恢复型灵符!所以也有人说,神咒师是天生带着赚钱本事的职业,因而神咒师中基本没有穷人。

    不过,并不是什么部落都可以建在神殿附近,必须信徒过一半,也就是说部落中神咒师的数量至少占半数。

    然而,和其他部落前的门庭若市不同,红颜部落前则十分凄凉的荒芜着,并不是那种临时营造的氛围,而是长时间的压抑所致。

    “来者何人,这里不是你们该停留的地方!”

    柏小白和风爻刚在红颜部落的大门外站了十秒钟,两个黑影就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眼神中有着明显的威胁和驱逐之意……

    “我们要找红颜部落的大领,你们是红颜部落的?”风爻也不确定如今红颜部落的情况,说其他也他有很长时间没有来过了。

    “找红颜部落的大领?哈,小子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已经被限定男性止步了吗!”

    “我倒是听说过红颜部落不接受男性玩家,但男性止步还没有听说过。”对方一副无礼的样子,风爻也有些不高兴了。

    “忘了说了,这是我们为红颜定下的,知道了就赶紧滚!”那黑袍人的眼神一下变得更加凶神恶煞起来,语气更是变成了**裸的恐吓。而附近其他部落门前的玩家就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甚至连些许的好奇都没有展露出来。

    和神国都城所拥有的系统保护不同,神殿所在的灵池峰外,玩家所在区域是不受到系统保护的,因而神咒师虽然赚钱不少,但大多数都投入到部落防御的强化之中了,也可以说神咒师专属部落是铁打的一块,极难攻陷。

    “呵呵,原来‘你们’是红颜的狗,在这里看大门的,失敬失敬!”

    柏小白将就要怒的风爻拦下,眼前这情况,即便是傻子也能看出不同寻常之处了,而柏小白更是有种莫名的愤怒……即便在来到这里之前,柏小白认为自己再也不会因为那个人而产生任何情绪的变化。

    “你找死,竟然敢招惹我们杀皇,就算你是无知者,今天我们也要让你死上十次!”

    “哦?杀皇,真是好大的口气啊!我倒是听说过,这个世界胆敢称皇的不是傻子就是疯子,不知道你们属于哪一类?”

    听到“杀皇”的名号也不变色,反而愈挑衅,这反而让那两个杀皇的成员惊疑不定起来,如果说这个六十多级的是个新人,不知道也不奇怪,可是他旁边站着的那一位,就装备上来看就不是什么普通人物,而且那个人对“杀皇”也仅仅只是稍微皱了下眉头。

    “杀皇”号称世界最强的暗杀者部落,专门从事各种暗杀任务,据说全部落每一个都是彻彻底底的红名,死上再多次也无法洗清。

    不过,柏小白和风爻面前的这两人并不是红名,也就是说只是两个刚加入杀皇的新人而已。即便是一般的部落,内部也分三六九等的,更不用说这种以暗杀为生存基础的躲藏在黑暗中见不得人的部落。

    然而即便如此,能被杀皇接纳的人物当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那两人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就在这时,突然又一个身影横插在双方之间出现了。

    “鬼魑”头顶红彤彤的名字,红名是无法隐藏的。

    而从这鬼魑的身上,一股浓烈的杀意如浓墨一般将其全身包裹,甚至无法让人分辨出其是男是女。

    “苍龙三领风爻,我代两名新人的无知道歉。”

    “我还以为有人盗用了贵部落的名号胡作非为呢,没想到魑护法竟然亲自出现了。”

    柏小白微微疑惑,看样子风爻和这位鬼魑是认识的。不过想想也不足为奇,对潜在的敌人或者对手有一定了解,这是大部落的必做功课。

    “我辈不过是拿钱为人办事而已,如今有人请我们将红颜孤立,那也不是我杀皇部落的本意,仅仅是为了——钱……而已!”

    虽如此说,鬼魑的目光却时不时的在柏小白身上转悠,“不知这位是?”鬼魑双眼一眯,仿佛只要从风爻口中听到意料之内的结果,就立即将之格杀!

    “他不是我们苍龙部落的,我只是陪同他过来的而已。”

    只听前半句,鬼魑就要开始动手,然而一听后半句,似乎有什么不对……

    堂堂苍龙的三号人物竟然只是个陪同?!

    鬼魑针对柏小白的杀意顿时消去,在猜测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看装备的光泽并不是什么上等货。

    “啊,忘了说了,这位是我的师父!”

    如果说刚刚还是仅仅的猜疑,在听到风爻用在正常不过的语气道出这样一个简单事实之后,即使是杀人也泰然自若的鬼魑有些懵住了。

    “师父?还有人有资格做你风爻的师父?!”鬼魑心中认为这只是一个低劣的玩笑,然而一遍又一遍的看着风爻那隐含敬意的面孔,根本不是玩笑。然而无论鬼魑如何搜索脑海中的情报,根本没有这么个存在。

    “现在我要进去,你们大可以阻挡我试试!”

    柏小白在鬼魑身上一扫,然后无视的直接向着红颜的大门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