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神话重启之洪荒战界 > 016.连续击溃
    “知道接下来叫做什么吗?”

    柏小白微笑的看着另一名巫术师,然而看在那人眼中则是魔鬼一般的狞笑,这一切太诡异和不寻常了,别人说巫术师是最诡异的,然而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 ≤

    另一个巫术师“没事牵头牛”死得很快,他那还在准备的大招甚至都没有施展出来,就看见一座宫阙拔地而起,将他送入云霄,然后一个金甲巨人握着黄金长枪,威风凛凛的一枪甩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没事牵头牛觉得自己的灵魂来到了传说中的天界……

    鬼魑眉头一跳,这是绝对的碾压,两个百级的人物,虽然装备只是下乘,但被一个六十多级的秒杀了,就算是他亲自出手,也根本无法如此轻松的。

    “这家伙果然是风爻的师父吗!”一眼看到抱着肩膀悠哉哉看戏的风爻,鬼魑肯定了这个一般不大合常理的情况。

    另一边,和上次击杀黑狼部落的两人不同,这一次柏小白并没有晕眩过去,反而感觉越来越适应。不过,极大的消耗让柏小白有些许喘息。

    鬼魑有点骑虎难下,他没有绝对的把握能赢!杀皇的作风向来是在背后下刀子,如今在这么多人面前动手已经是极大的忌讳了,如果再“堂而皇之”的输给一个“路人”,那杀皇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势就荡然无存了。而一想到因此结果回到部落之后所要遭受的惩罚……鬼魑不寒而栗。

    不过,柏小白可没有他这般顾忌,既然得罪了就别相信还有什么转圜的余地!

    “大五行天术——金之道!”

    以右臂的金之镜面为中心,其他四块的镜面的力量完成相生转化直接涌入进来,一瞬间柏小白全身金光大放,右手之上更是多出一柄两米多长的金色长枪,五行之力于其上环绕游走,隐隐有龙吟之声低鸣。

    鬼魑瞬时变色,再顾不得许多,一抬手,竟然直接插入自己胸腹之间,血水飞溅!

    就在围观者以为这家伙是不是疯掉的时候,那些飞溅的血水却化作一片血雾,并且如有生命一般扩散开来。

    “啊,这是血蛊!”红颜部落的大门之内传来梅子的惊呼,血雾扩散极快,已经几乎将大门都吞没。

    红鸢的对血雾露出些许厌恶,然后双目落在鬼魑对面那持枪而立的人儿身上,只这一眼,红鸢顿时觉得一阵眩晕,脚下突然无力的就要倒下去。

    “姐姐,你没事吧?”身边剑兰连忙扶助红鸢,却见到从未流过眼泪的红鸢大姐的眼中已经湿润。

    “光明灵符——光之壁障!”一旁梅子还以为是血雾对红鸢造成的影响,连忙用咒符将大门封锁,防止血雾飘进来。然而再一看,大姐的目光一直盯着对面,梅子也不禁看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那个金色的身影动了!

    “五行相生,以火为始,以木为终,五行升华——雷之力!”

    一边念着咒语一样的东西,柏小白脚下由火焰腾起,转眼五行轮转到大片荆棘,而几乎就在“咒语”完成的一瞬,荆棘化作雷池,丝丝雷电被吸入柏小白身体之中,其全身雷电环绕,噼里啪啦作响,宛若雷神。接着,柏小白右手持枪一扫,飞来的血雾中传来阵阵尖而细微的哀鸣,柏小白却并未停留,脚下一动,以完全不似天术师的度突进而去,其手中长枪之上雷电横飞,血雾被一路撕开裂缝!

    鬼魑面色激变,他作为巫术师,所豢养的是一种名为血蛊的毒虫,平时这种毒虫就养在自己的血液中,只要在战斗的时候放出,一旦沾染敌人的身体,就会变成跗骨之蛆,让敌人持续掉血,同时还有各种负面功效,虽然豢养这种毒虫投入巨大,但却是绝对的杀人利器,物所值!

    可是——

    这种毒虫有一个致命弱点,对雷属性抗性极低。

    “那家伙一眼就看穿了血蛊的弱点!”鬼魑不愿相信,更让鬼魑不愿相信的是,居然有可以这样战斗的雷系天术师!

    一般而言,天术师释放技能都需要释放时间,就算对方是个雷系天术师,鬼魑也无惧,因为在对方释放技能的时间中,血蛊这种无缝不能入的细小毒虫就足以攻入对方身体中,然后自己再释放真正的杀招……

    剧本原本应该是这样的,被自己这样阴掉的天术师有多少就连鬼魑自己都不记得了。

    另一方面,巫术师的逃跑能力和天术师旗鼓相当,几乎为零,而仗着血蛊,鬼魑并不畏惧近战类的龙剑士,如此一来,对度更是追求极少,而现在,这成了鬼魑的噩梦……

    “可恶,只要一点,只要一点进入你的身体,我就可以秒了你!”

    鬼魑气急败坏的大吼着,他的终极杀招“大血爆术”,只需要一点媒介就可以引爆敌人的血液。

    “是吗?我倒想试试,不过这次你恐怕没有机会了!”

    近在咫尺,柏小白一枪刺出,殛雷之力贯穿鬼魑的身体,透体而过的雷光更是沿着街道飞逝近百米才渐渐消散……

    “你很强,但是得罪了我们杀皇部落,这不算完!”撂下最后的狠话,鬼魑的血条见底,身子啪的栽倒在地,血雾迅钻回其体内,毒虫反噬,眨眼就将这具残尸啃噬殆尽。

    偌大的街道上陷入一片寂静,柏小白倒是习惯这种“冷祝贺”了……

    收回五行菱镜,柏小白只觉得身子一阵乏力般的空虚,似乎只要动一步就会倒下去……按理来说,游戏中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形式上也就是体力和魔力耗尽而已,然而这种空虚感却像是从内心而来,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的存在着。

    “师父果然是师父,每一次都让徒儿大开眼界!”风爻这羿射士的眼力倒是不错,上来就扶助几乎不能动弹的柏小白,然后“勾肩搭背”的就向红颜的大门走去。

    而一转身,柏小白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全身素白的女子。

    四目对视,脑海中无数画面飞逝,定格在最后的分离以及一张莫名其妙的好人卡,柏小白却只有一丝苦笑。虽然曾经经历种种,但这才是柏小白最终选择离开“洪荒战界”的最主要原因。

    然而……很奇特,或许时间真的有治愈的功效,再见到这个曾经的红颜知己,柏小白心中竟然很快就平复下来,再无波动,就好像见到一个真正的陌生人。

    尽管柏小白不曾对任何人提起过,作为柏小白为数不多的好友的风爻却大概猜测到一二,甚至当初也听到过一些风波,然而这毕竟不是他可以插手的事情。

    另一边,红鸢总算稳定了心绪,款款走来,深深一鞠躬,感谢道:“多谢两位相助,我们红颜必定铭记于心!”

    如此生疏,风爻下意识的瞟了一眼柏小白,苦笑也没有了,甚至没有丝毫表情。

    “哎!”风爻心中一叹,说道:“这不过是顺道的事情而已,我之前已经来过消息,我们此行有另外重要的事情谈论。”

    “是小女子唐突了,两位请进!”一举手一投足,都可以看出红鸢不同寻常的家教,这些并不是现学现卖,而是骨子里的。

    “对对对,快请进!”和红鸢相比,梅子倒是毫无拘束,直接伸手过来就拉着柏小白向里走,口中也一刻不停的对柏小白问东问西,恨不能将柏小白的内裤颜色都打听清楚……

    看着被梅子拽走的柏小白,红鸢眼中却有着明显的失落,明明想好了一千一万种相见时的对话场景,偏偏自己却选择了最糟糕的应对。

    “我师父好不容易回来,希望红鸢大领这一次别再将之其断送,否则就算是我这个无关之人也不会原谅你第二次的!”

    风爻说完,头也不回的追随而去,这话看似是威胁,然而其中仍有认可之意的。

    红鸢低头默默沉思,然后下定决心般的一攥柔荑,“绝对不会有第二次,哪怕我只能守护在他身边看着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