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神话重启之洪荒战界 > 026.指引
    翌日,真正的翌日,星期天的早晨。

    柏小白一大早就起床,现将秦芷随手乱扔的衣物和鞋子收拾好,柏小白甚至都不知道秦芷昨天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但她显然又喝醉了。这一会,秦芷还睡着,一如她平时星期天那样,一睡就是一整天。没有秦芷的打扰,柏小白简单弄了个早餐,但是分量却不少,总觉得昨晚的游戏不只是烧脑,同时似乎真正对体力也有着不小的负担似的。

    吃完早饭,下楼在小公园中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差不多八点整了。

    周末向来无事的柏小白理所当然的连接入“洪荒战界”之中,刚一上线,柏小白就收到了好几条消息,都是风爻和宓瑶他们发来的。

    信息的内容是一串串的数字,也就是龙皇城中的坐标,这一晚上的时间相当于龙皇城中的两天,龙鸣已经派部落成员将龙皇城搜索了一遍,宓瑶也在帮忙。于是现在,柏小白手中多出了近百个目标,都是龙皇城中的无名老者。

    虽然人是会移动的,但既然信息告诉柏小白那个无名老者在龙皇城中,至少那个老者不会跑出龙皇城。

    “先弄辆马车吧……”一想到需要用钱,柏小白不觉点了一下邮件,果然龙鸣和宓瑶各自的报酬和卖掉东西分得的钱也送到了,合计起来将近1500金币,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尤其是报酬,两人竟然各自给了600金。倒不是龙鸣和宓瑶在乎钱,而是很自觉的没有打算单靠金钱来笼络柏小白而已,似乎两人都很清楚柏小白的为人,龙鸣那边有风爻支招,柏小白并不奇怪,倒是宓瑶一直以来的表现,柏小白一点看不透。

    “哎,管她呢,我还是先找到那个老头吧,还要去师者之殿,对了,还有那个美妇人的孩子……”

    柏小白一边整理着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一边去到租用马车的集市,然后按着最近的坐标一一找去。

    经历一次次失败,逛遍了大半个龙皇城,差不多都要日落的时候,终于在一个十分偏僻的小巷的角落,柏小白有了收获。

    一个浑身包裹在破烂不堪的黑袍中的老人家,像是死掉了一样,依偎着坐在一间破败房屋的后门框处一动不动。

    “老人家?”

    老者并无反应。

    “老人家?”柏小白只得又叫了一声,这时那老者才微微抬起头来,想看看是什么不速之客,不过这一看,老者却张开口,支支吾吾的十分激动起来。

    这老者似乎太长时间没说过话了,一时间竟然无法发出完整的音节。

    “老人家,别急,慢慢来。”

    老人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好不容易从口中挤出了两个字:“幻杀……”

    听到这两个字,柏小白也激动不已,总算不用再坐那要命的马车颠簸了。

    柏小白陪着老者放松了好一会儿,老者这才能稍微正常的说话。

    “我是最后一任接引,如果再等不到继承者您的到来,我恐怕就要带着这个隐秘去到黄泉了,到时候只怕老祖宗们都不能原谅我啊!”老人家很激动。

    “老人家,你怎么看出来我与幻杀秘影有关系的?”柏小白十分疑惑,因为幻杀秘影那件东西明明从背包中消失不见了。

    “气息,幻杀师的气息已经融入了你的身体,只有我们幻杀师的接引一族才能感觉得到。”

    “幻杀师的接引一族?老人家你不是幻杀师吗?”

    “大人言笑了,我们接引一族可没有成为幻杀师的资格,我们只是世代为幻杀师大人们服务的而已,如今已经传续了数千年了吧……”

    虽然在柏小白听起来这是十分不人道的事情,但老者那虽然昏暗却无比虔诚的双眼,让柏小白无法说出口。

    “对了,事不宜迟,我们接引一脉只是为了传达给继承者大人一个口信而已。”

    “什么口信?”

    老者好不容易直起身子,将拐杖横在几乎塌陷的后门之上,然后那破败的后门竟然一阵扭曲,变成了一块一指长短的黑色木牌,取下那黑色木牌,老者将之交到了柏小白手中。

    “这是信物,您带着这信物以这处屋子为起点,沿着正西南方向直走百里左右会遇到一个村庄,那里会有人等着你。”

    “叮,幻杀秘影任务提示:前往无名小屋西南方向百里之外的村庄,有效时限十二小时。”

    “居然还有时间限制!”这倒不是关键,重点是不能借用传送阵前往最近的城市再转道,因为相对方向是固定死的,一旦前往了其他城市,地图坐标会以当前地图坐标为基准而改变。

    柏小白现在能依靠的就是大地图上的路迹显示,然后走一条直线。

    事不宜迟,告别了无名老者之后,柏小白立即动身,马车不方便过山路什么的,柏小白只得重新租了一匹马,然后驱着马儿狂奔,同时校准方向。

    一路上并不都是风平浪静,首先是地形多变,有的地方就是未开垦的荒野丛林,路难走还在其次,更有各种怪物挡道。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百里范围因为还算在轩辕神国的腹地,所以没有什么高级的怪物,而且因为是低等级区域,玩家很多,怪物基本被他们包场了。

    就这样,柏小白也用了将近十个小时才到了目的地。

    眼前一片荒芜,隐约还能看出曾经是个村庄。柏小白估摸着,那无名老者也很久没有踏足过这里了。

    “这种地方会有人?”柏小白在村子里转了一圈,除了极快残砖破瓦,连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哪来的人影,不仅如此,这里十分荒僻,甚至连野狼这样的怪物都没有,玩家都不高兴来这里,再加上这大半夜的,更没有人会无缘无故跑来这里欣赏月黑风高的美景了。

    这时,柏小白才发现,仿佛这天地间就剩他柏小白一人一马了……

    “嘶~~”如此一想,柏小白不禁觉得瘆得慌,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算了,来也来了,再仔细找找吧。”牵着马儿,柏小白将搜索的范围向村子外延伸,村后就是一片已经破败不堪的墓地,但也还算在村子的范围内。

    “该不会我要找的人已经死了,葬在墓穴中了吧……”游戏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这种事情柏小白遇到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咳咳~~我等了近五十年,你总算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十分幽怨的在柏小白背后响起,不过这声音并不在耳边,有种被风吹过来的距离感。

    柏小白一转身,不管是人是鬼总要瞧瞧的,却见着一块歪倒在地的墓碑自动竖了起来,然后墓碑下露出了一个黑黢黢的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