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神话重启之洪荒战界 > 027.墓室老者
    将小马儿收到坐骑之环中,虽然内心有些惶惶,但都走到这一步了,柏小白没有放弃的道理,也不迟疑,刚想从那墓碑下的洞口走进去,却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阻挡住了。这时,柏小白背包中的那块黑色小木牌突然亮了起来,自行飞到了那洞口之上,一阵涟漪波动,好似有一扇门被打开……然后柏小白发现,这地穴可以进去了。

    而就在柏小白走入洞口之中后,那黑色木牌一晃悠也进入地穴,与此同时,那洞口就这么消失不见,填补出来的地面则是和周围的环境完全一致,一如它一直破败凄凉的样子。

    “那家伙的气息怎么完全消失了……”就在柏小白进入地穴不久,墓地之上出现一道黑色身影,那身影在四处搜寻了一圈,没有发现痕迹。但是这人并不死心,他竟然又把柏小白消失的那片墓穴从里到外都挖了一遍,不过依然没有发现柏小白的踪迹。

    如果柏小白能看见这个黑影,估计都要佩服他的耐心和胆量了,月黑风高阴风袭袭,一个人在墓地里挖上一个多小时墓穴,即便是游戏,也没几个敢这么干。

    而对外面一无所知的柏小白,沿着地穴向下的台阶,走了不一会儿就来到一扇腐烂的木门前。

    吱……呀……

    这腐朽的木门显然很久没有被人推开过了,一阵悲鸣之后,“哐”的一声,两片门板就都倒在了地上,扬起一阵厚厚的尘土,如果在现实中,这至少也是能把人呛个半死的程度。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咳咳……”

    之前在地面上听到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且这声音显得越发衰弱了。

    “好像有哪里不对?”再次扫视这个空间,柏小白突然意识到,自从进入这地穴之中,也没看到任何光源的存在,自己的视线虽然昏暗了一些,却能将周围看的清清楚楚,这未免十分奇怪。

    “没什么好奇怪的,这只是我的一点能力而已。”那苍老而衰弱的声音仿佛能看彻柏小白的心声。

    “你是谁?人在哪里?既然邀请我进来,作为主人却不露面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呵呵,小家伙,不是老朽不出来,只怕老朽的样子会吓到你。”

    “这点你可以放心,至少我不是被吓大的!”

    “既然如此,老朽就现身了……”

    原本那两扇门板后面就是一间地下石屋,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放着一个落满灰尘的蒲团,随着那神兮兮的老者话音一落,蒲团之上一个人影渐渐浮现出来,而一看到那出现的身影,饶是柏小白早有心理准备也禁不住一哆嗦。

    说是人,除了还有一个骨架支撑的人形,已经根本看不出这个老者身上任何属于“人”的痕迹了。

    一般形容人还有皮包骨头的说法,然而这老人家身上的皮肤都已经不完整了,甚至大部分地方都可以看见森森白骨。一句话概括的话,这已经不是人,而是近乎风化的干尸!

    “你这表现算是不错的了,算算的话,老朽如今也要三百岁了……”老者那已经黯淡无光的双眼中好似有追忆的光芒在闪动。

    “咳咳……一不小心扯远了,说起来,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出现,我五十年前就已经选择逝去了,小家伙,我这般人不人鬼不鬼可都是你的错啊!”

    柏小白没有被灰尘呛死,却差点被这突然的黑锅给砸死。

    “老人家,你可真幽默,我都不认识你,你这样子怎么与我有关系了?”

    “我问你,你是不是在五十年前捡到一本黑色小册子?”

    柏小白脑筋转了转,游戏的五十年也就是十年前,同时也是差不多柏小白得到“幻杀秘影”的时间,这么一说,确实是五十年前。

    “捡到那本书只是个意外,而且我也不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这一点柏小白理直气壮。

    老者却没有在意柏小白的“狡辩”,而是继续陈述道:“当年我被人追杀,力量用尽,在即将逝去的时候,突然感应到我族圣本现世,于是生生耗尽全部法宝精髓才得以保留住一丝元气,变成了这般模样……”

    “那本书……很重要吗?”对于这老者的遭遇,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正常人,柏小白还是十分同情的。

    “当然重要!”几乎都前气不接后气的老者突然爆发出洪亮的吼声,虽然接下来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好在老者体内已经几乎没有血液了,所以没有那种咳出一地鲜血的渗人场面。好不容易等气息缓和下来,老者才接着说道:“这可是我们幻杀一族留在这世间的最后遗物,也是我们幻杀一族曾经存在过的最后的痕迹!”

    “听您的意思,这个幻杀师一族是被什么人给灭掉了?”柏小白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被这位老人家给灭掉了。

    “不是被什么人,而是被如今的六大势力联手拔除的,不过这已经是近五千年前的事情了……”

    柏小白惊得倒吸一口冷气,转而一想又不对:“可是您老不是才三百岁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灭族之后有一两个族人逃脱然后苟延残喘,这不是正常的世界规则中常有的戏码吗?”

    “……”柏小白被教育的哑口无言,感情这老人家以前绝对是一个无比乐观且有幽默感和平易近人的大好人!

    “那按照戏码,您老和您老的祖先没有想过报仇?”

    “小家伙你还太年轻了,有些事情不是想想就能行得通的,而且比起报仇,我们这一族的繁衍才是最大的问题……”

    接下来不用老者说,只看看老者的现状大概就知道了,一个族群可不是通过一两个人就能持续繁衍下去的,而能坚持五千年,已经足以说明老者这一支遗族的毅力了。

    “原本我打算就这么死去,我这一族也彻底消逝,然而在我临死之前,没想到我竟然感应到了家族传承了五千年的祖训中所记载的血脉呼唤!”说到这里,老者的眼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精芒,死死盯着柏小白的身上,好似柏小白是一件无价之宝。

    “你一进入这里我就感受到了,那股力量已经与你融为一体,不过你并没有开启它的能力!”

    柏小白不禁想到自己技能栏中被锁住的幻杀师那一栏。

    “你还缺少一件东西,而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将那件东西传承给你!”

    “什么东西?”

    “我幻杀师族人生命之火的献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