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神话重启之洪荒战界 > 048.超越的真义
    瘟鬼手臂一伸,一道如同毒蛇一样的阴暗气流就向柏小白咬了过来。突兀之下,柏小白一个打滚堪堪避开,那毒蛇却如有灵性的追踪而至。

    这墓室空间很大,撒腿狂奔,不时丢出最具破坏力的火球来阻挡毒蛇的靠近,实际是两种力量之间的碰撞,并且在相互抵消,虽然柏小白这边力量薄弱许多,但小火球可以源源不断。

    “爆炎火球!”在看准了那追来的毒蛇被削弱的差不多之后,柏小白突然加大火力,毒蛇瞬间被火浪淹没,眨眼翻滚着化为灰烬。

    “有点意思,不起眼的小火球居然蕴含一丝丝法则威能,难怪你敢只身来到这里。”瘟鬼舔了舔干瘪的嘴唇,这对于他来说是上好的补品!

    天术师元力向来恢复速度很快,而且在这墓室之中竟然莫名的更加迅速,这让柏小白有些惊喜。联想到这墓室和炎帝神农有些关系,那可是天术师的老祖宗,柏小白瞬间又豁然开朗。

    这里的特殊环境,对拥有法则之力的人类有加成和恢复效果,同时对瘟鬼有着极强的压制力!

    想通了这一点,尽管还弄不清瘟鬼的真实力量,柏小白也没有多少畏惧了。

    “我来这里不过是拿一件东西,不如我们就当谁也没看见谁,我拿了东西就走,你看如何?”

    “竟敢和我讨价还价……可惜我瘟鬼看上的猎物,还从来没有放手过的先例!”

    瘟鬼阴森森一笑,身影蓦然虚淡,然后消失不见。

    “又来这一手!”不过柏小白虽然看不见,但毛球却能感知到瘟鬼的方向,并且以身体的膨胀度向柏小白告知着瘟鬼的远近。

    “火球——火球——火球!”

    柏小白接连丢出大火球,只是瘟鬼的速度很快,侥幸有一次打中了,火球却奇异的一穿而过。

    “……这场景似曾相识啊。”

    念头刚在柏小白脑海中响起,陡然有什么东西咬中了柏小白的腰部,一阵几乎让柏小白晕厥的剧痛之后,血量开始飞速下降!

    “混蛋!”怒吼一声,柏小白右手之上光线凝聚,横枪一划,将咬住自己的东西斩断,然后迅速退开。

    毛球虽然能感知到瘟鬼的本体,但对于他那诡异的攻击却反应不足。

    “可恶!”虽然斩断了蛇首,但是血量依然在飞速下降,甚至比遭到攻击时还要恐怖。

    这是类似于瘟疫的中毒效果,很难解除,而且柏小白也没有解药。但是——柏小白唯一不缺的就是补血的药!

    掏出大红瓶,柏小白一口灌下,血线在下降与上涨之间终于稳定下来。

    “我数千年被困于此,没想到外面的世界还研制出了不少好东西……”瘟鬼的声音缥缈无踪,不知远近。

    “你这个大半截身子都快埋进土里的人,不知道也没所谓了。”柏小白动怒了,既然对方不打算和谈,那也没有多嘴的必要了。

    “小家伙既然你这么想快点死,我就大发慈悲好了!”

    “哼,不就是躲在暗中偷袭吗?这种招式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会!”柏小白暗暗点开“我即世界”,接着令人错愕的事情发生了。

    众所周知,隐匿的盗贼也不会看见另一个盗贼,但是现在,柏小白却和瘟鬼大眼瞪小眼起来……

    良久,却是瘟鬼哈哈大笑起来:“有意思,正是太有意思了,这难道就是命中注定,要让我脱离此地!”笑声落下,瘟鬼那干瘪的脸颊上显现出异样的潮红,这是激动过度的表现。

    柏小白神情一崩,他能感受到瘟鬼的情绪不一样了,如果先前还只是想捉弄玩具一样弄死自己,现在已经变成毫不遮掩的热切,甚至迫不及待的要弄死自己!

    “黑色瘟疫!”瘟鬼喷出一口黑血,顿时整个墓室都被墨绿色浸满,无数墨绿色影子如同鬼手一般向柏小白抓去。

    柏小白这边,奇异的一方不到两米左右的空间,任凭那些鬼手撕扯,尽管空间近乎崩溃,却依然艰难维持着。

    柏小白磕着大蓝瓶,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我即世界”的范围,尽管是在瘟鬼的“帮助”下。

    尽管有诸多疑问,柏小白现在却顾不得那么多了,“必须速战速决,不然我真的必死无疑了……”

    如此想着,柏小白“倏”地对着瘟鬼就丢过去一道激流!

    “如此雕虫小技,也想奈何与我?”瘟鬼轻松一跃,人就突然出现在了墓室的另一角。

    在“我即世界”的范围内可以无限制移动……这一点柏小白在对敌黑鳞蟒的时候就知晓了。

    “总之先要把他困住……”柏小白丢着激流,只要粘上一些,那么借用荆棘的力量就可以困缚瘟鬼,可是瘟鬼实在太灵活了,而且他那无边的瘟疫攻击一直在侵蚀着柏小白的空间。

    就在柏小白无计可施之时,毛球突然从柏小白的肩上跳了下去,然后一蹦一蹦的跳入了“瘟疫空间”中。

    “毛球!”柏小白大惊,刚要不顾一切的先把毛球拉回来,异变陡生!

    只见毛球那原本不到成年人拳头大小的身体,猛然如同泡泡一样鼓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大,逐渐就有水缸大小……瘟疫但凡触及毛球的身体之上,立即就被拉入了毛球的身体之中——竟是被它给吞噬了一样!

    而且这还没完,撑得圆鼓鼓的毛球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身子倒飞而出,但并不是没有轨迹,而是循着瘟疫触手,一番天旋地转之后,“嘭”的撞在了瘟鬼身上!

    “可恶!”瘟鬼大怒,偏偏他拿毛球却无可奈何的样子,却在这时,毛球的身子再度膨胀起来,这一次和之前不同,竟然同样形成了一个空间,将瘟鬼禁锢在了里面……

    柏小白惊讶莫名,因为没有了瘟鬼的控制,墓室中的瘟疫之触顿时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溃散,他也全身一轻。

    “咿呀……咿呀!”

    这是柏小白第一次听到毛球发出声音,却莫名的好像听懂了,这是在让他攻击!

    被毛球包裹住,瘟鬼更是雄性大发,而且因为空间被压缩而力量倍增,他不断激发瘟疫之力,眼看着就要把毛球撑爆了……

    “混蛋!”柏小白大怒,顾不得许多,一个激流丢了过去,奇异的是,激流竟然直接穿越了毛球的肚皮,正中瘟鬼身上!

    柏小白眼睛一亮,荆棘、火球、土刺、横枪,五行相生直往瘟鬼身上招呼。

    “无声之湮灭——冰霜哀叹!”

    第一轮小五行相生术终于完结,迎来极冰的绽放,瘟鬼顿时被冻作冰雕。

    “这可不算完!”柏小白咬紧牙关,同时将“我即世界”散去,“绝望的窒息——森罗葬界!”

    冰霜溃散,无尽荆棘将毛球所在的那一片空间死死缠住,缝隙之中,毛球的身子“啵”地被挤了出来,葬界却越束缚越紧,不留任何缝隙。

    “给我爆……”一口鲜血从柏小白口中喷出,第三击以他的元力条原本就是无法发出的,可是柏小白不甘心!

    这真的就是我的极限?

    等级又真的代表一切?

    若果真如此,那何为超越?

    “限制束缚不了我!爆发吧——地狱红炎!”

    几乎在柏小白喊出的一瞬,森罗葬界陡然妖艳无比的腾起幽蓝之火,仿佛在呼应柏小白的呐喊一般,一片森罗忽然爆裂开来,直冲墓室穹顶!

    超越在血脉完成洗礼的一刻就已经埋在了每一个半神血裔的身体之中。

    这时,墓室穹顶之上的无尽星斗仿佛活了一般,投下一片片星影,洞穿入无尽烈焰之中,如同牢笼将地狱之火囚禁其中。

    “不!我瘟鬼怎么会死在这里,我等了数千年的机会啊……”如同厉鬼一般的咆哮声在墓室之中回荡,瘟鬼冲撞着星光囚笼,却根本奈何它不得。

    同时,地狱红炎似乎得到了星光的加持,这一次燃烧的时间明显比平时还要长得多。

    十分钟后,星牢之中的唳啸终于渐渐平息,火光也渐渐散去……只剩一团黑色影子还在挣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