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神话重启之洪荒战界 > 299.落叶归根
    百官朝列,气氛肃然,大夏如今的各位权势之人,此刻全都聚于一堂,

    大夏虽例有朝会,但这百年来由夏王亲自主持的已经少之又少,只在近几年大夏濒临存亡危机才多了起来。故而在夏王还未来到朝堂之际,大殿之中各位互相熟悉的官员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议论和猜测着夏王突然召集众臣的因由。

    殊不知此时此刻,一个人的目光正在众人身上游走,时而奇异一笑,稍微熟悉柏小白的千叶侯夏钧以及有崇族长夏圭和夏止则分明感到一丝寒意,却不知道柏小白到底盯上了什么人,只知道凡是被这家伙盯上的,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夏王驾到!”

    一声唱喝之下,夏王款步而来,徐徐登上王座,不过和尘世的帝王不同,他身上只是一身素袍,就和前一天见柏小白的时候一样。

    虽然没有什么自然流露的王霸之气,但是那些个大夏权贵们全都恭敬躬身拜服,齐呼:“吾王千秋!”声势倒是不凡。

    “众爱卿就无须客套了,在座的也几乎都是我大夏皇族之人,此次与其说是朝会,不如说是族会更为恰当……”

    夏王少康笑容和煦,众人却面面相觑起来,有人忍不住的就要询问一番。

    这时,夏王少康一摆手将其压下,然后说道:“众卿也知道,我族如今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国已破,家近乎亡!”

    其锐利无比的目光扫视全场,众人皆静默无言,这是很多人都忌讳不已却又无法逃避的话题,也只有夏王才能这般直言不讳。

    空气一阵凝固,良久夏王少康忽然哈哈大乐起来,笑声令得所有人惊诧不已,满是不解。

    好在夏王少康并没有卖太多关子。

    “孤王说了,此次是我大夏的族会。我大夏一族自禹皇起始,可考之历五千余载,奈何我等后人不争,愈近衰败,乃至于此绝境。”

    “不过……今天孤王有个大好的消息,我大夏一族并不孤单!”

    众卿闻言,大为不解。姒杼似乎早得了父王的旨意。他邀请有崇族长夏圭走到大殿当中,在众人疑惑目光之下,怡然道:“且容我来给诸位宗亲介绍,这位是有崇部落现任族长夏圭。”

    夏圭面色淡然,只稍稍欠了下身,尽管他实力或许不如这些个大夏宗亲,但是他代表着有崇一族的威严。

    “有崇一族……”

    “从未听说过……”

    稍微年轻的大夏宗亲全都一筹莫展,但是也有不少人皱起眉头,脸上露出异色。

    “如今我大夏的都城名为崇城,不少人也曾询问过为何有此名,但凡研究过我大夏古族历史的,想来都有所头绪的。”姒杼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然后停留在一人身上。

    柏小白随着姒杼目光看去,那是一个和夏王少康差不多老迈的长者。

    “这位是我大夏星官,拥有崇高威望!”千叶侯夏钧小声给柏小白介绍着。

    所谓星官,负责大夏全部祭祀活动,包括祭天和祭祖,非一族之中德高望重者不能担当。

    “我大夏五千年历史始于禹皇,然禹皇之上还有其族人,其父系直属便是这有崇一族,论正统,我大夏一族还是有崇一族的分支。”

    那老星官静静说完,大殿之中顿时泛起惊异之声,然后所有目光又全部汇聚到了夏圭身上,不过更多人眼中都是怀疑。

    已经五千年,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族亲,甚至比自己还正统,任谁也无法立即接受,何况在这里的都是大夏核心人物。

    “呵呵,诸位或许不信,孤王初闻之时也是既惊且疑,不过,众卿想必都知道验证血亲之法。”

    只见夏王少康忽然手指之上泛起一道血光,然后一滴鲜血飘飞而出,悬在半空。

    见此,夏圭并无犹豫,同样划破手指,让鲜血飘飞而上。

    半空之中,两滴血如有指引,忽然间相互吸引,然后神奇的凝结在一起。

    在场之人尽皆是眼力非凡者,不片刻更有人惊诧莫名起来。

    “着实奇异!”柏小白同样被这不科学的场面吸引住了。

    只见那两滴血虽然融合在一起,却还是有区别的,这融合更像是一种包容,夏圭的鲜血将夏王少康的血液包容住了!

    虽然大夏继承于上古,但是这其中又与不少外族通婚,血脉早已不纯,就连夏王一脉也无法完全保存自先祖的血脉。但是有崇部落不同,他们一直被封闭在一个独立的空间,血脉绝对纯正!

    没有人会质疑夏王少康的血脉,这就好比质疑大夏的正统一般。

    良久,大殿之中爆发出欢呼之声,然后有人大喜道:“恭喜吾王,我大夏祖脉回归,是我大夏之幸也!”

    “恭喜吾王!”其他人反应过来,也尽皆贺喜。这可不是附和,而是真的欢喜。

    因为这祖脉的回归意味着大夏下一代的血脉将重新的接近禹皇当初,如此一来,大夏将出现更多优秀后辈,这是延续一族的重大喜事!

    甚至已经有人将目光在夏圭身上来回打量,仿佛在打什么主意,比如为家里的儿女找个对象什么的……而有了这位有崇族长的介绍,还怕大事不成?

    就在众人心思活络之间,夏王亲自从王座上走了下来,来到有崇族长夏圭身边。

    “虽是我一厢情愿,不知族长是否愿意带领有崇一族加入我大夏?”

    见此,众人错愕,然后才意识到,虽说是认祖归宗,但人家的血脉可是比咱的还要纯正的……

    “大王此言差矣,我们本是一族,何谈你我,更何有是否加入一说……老朽愿率现存一万一千三百四十二名族人与大夏同根!”

    “老族长大义!”夏王少康由衷赞赏,然后说道:“自今日起,有崇便是我大夏,我大夏便是有崇,不分彼此!”

    “同时,孤王宣布,夏圭族长将兼任本族第二族长!”

    第一族长自然不用说,是他夏王。毕竟即便大夏衰落,但是论国力,有崇和大夏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夏圭毕竟是一族之长,而且这事情想来先前双方就已经达成过一致意见了,在这大殿之上只是重新“表演”一遍给众人知道而已。这一点柏小白从夏止的面色上就可以读出来,想来这家伙得到的好处也不少,脸上笑呵呵的。

    且不说对于这第二族长众人是否信服,但族长就是族长,以后族中大事都少不得这族长的参与,众人也全都一片道喜之声。也不知何时,夏王少康重新回到了王座之上。

    待得大殿之内的气氛重回平静之后,夏王少康的面容也越发肃穆甚至冷峻起来。

    “关乎我族未来的好事说完了,现在我们再来谈谈同样关乎我族未来的不幸之事吧!”

    夏王少康身上的气势散发,充斥整座大殿,几乎堪比神灵的威压可不是玩笑,让得众人如坠冰窖,却全都疑惑不解,不知其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