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龙墓世界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公平对决
    “哈!此子中了那断浪锁必定全身骨骼尽碎,就算不死,那也是废人一个了!”钩爪蒙面人得意说道。

    “这爪佬的断浪锁在合体的六臂金刚上确实有奇效,看似是以钩爪直接攻击对手,但其攻为虚,真正的杀招便是那连着钩爪的精铁锁链,对手以为自己躲过了钩爪的攻击,不想却正正进入了锁链的攻击范围,而断浪锁那攻势的力道实则却大多都在那锁链之上,此一被击中,那真是再没有反水的能力了。”剑佬啧啧点头,他看着跌落在不远处那一动不动的周贤,直评品道。

    “好!接下来再将那小娘皮也一并解决掉!”刀佬也附和道。

    就在漠域三佬说得正欢时,那本不该再有动作的周贤转动了下脑袋,然后便一股脑的爬了起来。

    “恩!不错,不错!虽然有些狼狈,但在那种层次的攻势下,我竟然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上古的货色果然是不一般啊!”周贤爬起身仔细查看着身上的盔甲,就像女人在欣赏自己的新衣裳那样,边看还一边评头论足的自语道。

    “你还好意思说,就你那点拙劣技巧,若不是有这蒙战之甲保护你,恐怕你此刻已经变作一团肉泥了。”奇玄子突然飘现在周贤身边,故做出一脸鄙视的模样说道。

    “蒙战之甲?这战甲竟然还有名字?”周贤问道。

    “当然,也不知道你这小子走了些什么****运势,蒙战之甲,雷光刃,这等在上古也算是究极的武器,铠甲竟然能让你同时装备在身,虽然你这蒙战之甲和雷光刃只是制式品而不是那绝品,但即使是制式装备,在这个严重退化的世界哪也算是颇为厉害的装备了。”

    “不过更让我觉得奇怪的是,你刚才所施展的那颇为拙劣的闪躲步法,竟与那上古一顶天的步法有一丝相像。。。不,不可能的,一定是我记错了,创造那等逆天步法的神人早便在那场战争中烟消玉陨了,那等连个徒弟都没有的独人,他的功法也不会再现世了。”奇玄子突然又喃喃道。

    “哈?师父你在说些什么。。。”周贤看着奇玄子神叨叨的喃喃自语,说着些完全听不懂的东西,于是便开口打断道。

    “哦,没什么,你那蒙战之甲和雷光刃似乎是残破状态,若是能修复的话,其玄妙远不止这一点,不过现在有了战甲保护,你暂且算是安全了,等会配合那盾卦之法,便可将那三只毛贼擒下。”奇玄子收了收思绪,回到主题。

    在漠域三佬那惊愕的眼神下,周贤竟当此处如自家一般,堂而皇之的与奇玄子聊得甚欢。仿若此前将周贤击飞的三人如空气一般,毫无威胁可言。

    “这。。。不可能啊!?此贼怎么还如此活跳,那断浪所明明打实在他腰间,是绝不可能毫发无伤的,若是此子有这本事,那战斗早便以我方败退结局了!”爪佬用显得极为震惊,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周贤。

    “快看那贼子身边的那一缕人影,那等神念分身之术一定是某个隐世仙人,刚才的那一击一定是仙人救下了他!”刀佬手指着远处的奇玄子惊呼道。

    “恩,应该是确是如此,我们说话客气一点,这种隐世仙人一般不会干预俗尘恩怨的,只是但愿仙人不是与他们为伍的便好。”剑佬也分析道。

    说罢,漠域三佬便收了阵法,三人还整理了下衣袖,颇为恭敬的走向奇玄子。

    “漠域三佬见过仙长,我等在此地与那小子有些仇怨要解决,不巧打扰了仙长,还望仙长大人多多包涵才是。”

    “哦?漠域三佬,真难听的名号,这小子与我有缘,倒是你们几个我却觉得极不顺眼,若是识相的话,哪来的便滚回哪去,否则。。。”奇玄子那粉扑可爱的孩童模样,这会说起狠话来却显得有些滑稽。

    那刀佬见奇玄子不过是一孩童模样,且话中还有将他们驱之的意思,于是手掌便悄悄摸上刀把,刀佬正要发难之际,那剑佬一步上前先手按住了刀佬那正要拉刀出鞘的手掌。三佬之中,爪佬阴郁,刀佬易怒,而剑佬则是三人之中最用脑子的一个。他仔细分析了形式,虽说那仙人近看是一个道家孩童模样,但谁又能凭借长相来判断实力呢,这仙人大都寿命悠长,变幻容貌对他们来说也是极容易之事,而且越是道行高深的仙人,越有这等变作鹤发童颜模样的癖好,说不得眼前的这道家孩童便是一个极厉害的仙人,若是让刀佬那糟辣性子惹怒了仙人,这眼前的局面便不好掌控了,所以如今恭维的与仙人周旋,才是正确之道。

    “这位仙长大人,我等对您可是恭敬有加,这世间的仇怨仙长怕是不太明白,我等相貌虽然显恶,但内里确是善良之辈,而那在你面前的貌似纯良的少年郎才是真真正正的大奸大恶之徒,仙人望不要受他的外表所蒙骗啊。”剑佬义正言辞的说道。

    奇玄子心中暗自发笑,但表面上还是一副看透世间万物的模样,这剑佬一本真经的胡说八道,竟黑白颠倒到如此地步,其脸皮之厚,也可想而知。但光凭一张嘴便喝退三佬奇玄子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如不表现出点真架势出来,三佬绝不会退缩,可是奇玄子本是一缕神念,除了一些记忆以外,其他的事是什么都做不了。更别说威吓眼前的三人了。但错有错着,三佬已经将自己误会成一个隐世仙人了,如果他一直不点破这一层,那有他这仙人在场,三佬怕是会投鼠之忌,不敢太过放肆,这对周贤之后的行动来说也有一定好处。

    “哦?是这样吗,你是说我身边的这小子是无恶不作的魔头?我隐世千年,这尘凡之事已好久不理会了,但尘凡的道理还是懂的,但凡大奸大恶之人多半相由心生,像你们三个相貌奸恶又貌似草包的家伙说自己是大善之人,而那青葱少年却是大恶之魔,你莫不是匡我吧?”奇玄子故作认真的说道。

    周贤在一旁内心笑得不行,这奇玄子装傻充嫩的功底绝非一日而成。

    “确是如此啊,仙长大人,今日如我们不除去此子,世间必有一番腥风血雨啊!”剑佬见事有转机,于是更是愁容展现的述道。

    “你可有证据?凡尘之人最喜闪烁其词,不如我等仙灵,一切依照本心。”

    “这,证据倒是没有,不过。。。”剑佬一时语塞,刚想再解释时便被奇玄子打断而去。

    “既没证据那还谈什么恶与善,我也不想插足凡俗之事,你们的恩仇你们继续解决,我便就在此看着你们公平决斗,若是你们赢了,那我也不会出手帮这小子,但是若你们输了,便立即退走如何。”奇玄子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这。。。”剑佬迟疑道。

    “莫不是对我的建议有异?”奇玄子嗓音升高,皱眉斥道。

    “啊,不是,我们听仙人的便是。。。”剑佬如泄气的皮球一般,蔫了下来。

    奇玄子果然是在天地间浸淫了无数载的老辣姜,这一收一放,左手赏一勺蜜糖,右手呼一个巴掌的手段耍得是炉火纯青,几个回合下来,三人便已言听计从的上了套路。此时三人规规矩矩的要停下所有事情参加对决,战圈顿时就不再复杂了。

    “好!那你们便开始吧!规则我不管,但原则便是要公平!”奇玄子在半空中双腿一盘,如地球世界的赛事裁判一般。

    三佬本来一直是同进同退共同杀敌的,三人对付周贤一人也摆明着就是以多欺少。可是现在奇玄子硬是将他们逼到只能单独比试,另外两人在一旁干瞪眼。

    第一局,由性子最是火爆的刀佬先上,周贤的蒙战之甲早已覆盖全身,那雷光刃也在周贤手上跃跃欲试了。

    刀佬抽出他腰间的双刀,虽说是双刀,但却不是常凡人使用的那种短刀,这两把绝对是大刀长刀一类的,大刀的刀脊非常厚重,上面穿满了精铁所制的圆形铁环,而那大刀的长度竟有一腿长,单一柄刀便极其沉重,但两把阔刀在刀佬手上却如树枝一般,显得极其轻巧。

    大刀在手,刀佬提脚便急冲向周贤,那刀势仍架在手上,等待着周贤露出破绽。

    周贤也将雷光刃攥得紧紧的,其实他对这种刀法剑技什么的,可以算是门外汉级别的,这突然要以技对决周贤还是稍微有些紧张情绪升起。

    刀佬冲入周贤的近身,一招破山之势首先劈头盖脸的从周贤上方砍下,这破山刀势带着极其沉重的力道如山一般一压而下。

    周贤的忙举刀抵挡,刀与到接触之时,突然那沉重如山的气势便从刀尖之处震荡下来,周贤那穿着蒙战之甲的双手虽然将那摧枯立朽之势削弱到最小,但那沉重的力道还是能感受得到,刹那间,周贤双脚一沉,一个因重压形成的脚印便在周贤叫下显现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