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龙墓世界 > 第四百六十二章 盾卦之法

第四百六十二章 盾卦之法

 热门推荐:
    周贤此时被刀势重压,正在考虑如何抽刀转势时,那另周贤心惊的第二刀竟趁着他负压之时以横劈之势向周贤的胸前怒削过来。

    一瞬过后,周贤竟摆脱了刀佬的双刀架势,此时正刚好在刀佬的长刀可及之外。本来并无可解的局面,那一刀是绝对要劈到周贤的,但就在这仅仅一瞬,这一瞬时间那刀佬眼前一花,再等刀佬反应过来时,周贤已经站在了他攻击速度之外。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刀佬用极其惊愕的眼光看着周贤道。

    虽然极为潇洒的破解了刀佬那看似无解的刀势,但此时周贤的心里也同样是吃惊的。

    周贤在横劈而来的刀锋无可避免之际,念动了盾卦之法的口诀。突然间那刀佬的凌厉刀势突然变得跟定格的画面一样,分解成了无数的分解画面,每一个画面都详尽分析出了此次攻击的刀势,角度,和之后的任何变数,所以刀佬的这一刀,此时就如一个案例一样,被分析的极为透彻,待周贤耐心看完所有分解画面后,周贤发现,如果按照刀势发展的话,那他此时中刀的机会将是必中的结果,而且刀佬的这一招破山势,第一刀势为了以如山石般的重量拖住对手,并没有凌厉之势,而那第二刀及此招的所以凌厉于一刀,如果真被这刀劈中,那还真不好说周贤所穿的那破损的蒙战之甲能不能承受得住,若是不能,那周贤的小命便要在此交代了。

    在盾卦之法的审视下,周贤终于发现了破绽所在,原来想要破解此刀势,则必须要改变其方位,但要想在那么短,仅挥刀的一瞬时间里,去改变到锋的走向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

    但在周贤的细心查看下,在刀势的其中一个点位上,若是能在刀锋处一个极其刁钻的位置上给予一击,那整个刀锋便会错离周贤的胸前而去。

    看明白这里,周贤便准备破解刀势,有盾卦之法的协助,周贤很轻易的便在这定格画面内更改了那一个点位,周贤在哪个点位到来时,本来双手握住的雷光刃快速的抽离了一个手,再快速的拿起手指在那刀势的刁钻点位上敲击了一下,正是这一下,改变了整个战局。

    在盾卦之法的分解中,周贤似乎已经钻研了很长时间,但在这激烈的斗局上,仅仅只过了一念间,一念过后,那刀佬便只能一头雾水的看着周贤,欲言语塞。

    “哈!这盾卦之法竟如此逆天!”惊讶过后的周贤及其兴奋的说道。

    “这也叫逆天!你们后世人族的眼光也是只看脚下的方寸土地!也亏那与你对决之人刀法粗鄙,若是那更强或是顶尖的刀法,这盾卦之法根本无法拆解出分毫!若是遇上那等强者,你现在已经是刀下之鬼了。”奇玄子面不改色的说道。

    “可我不是还好好的吗,东西好不好看它够不够实用,当下对付这些杂毛,够了!管他低级还是高级!”周贤欣喜之色不减,仍乐呵呵的说道。

    “随你吧,速战速决了!”

    接下来的时间,周贤一次又一次的让刀佬惊愕不已,无论刀佬用何种招数,致周贤于何种险境,周贤都可以瞬间破解掉,而且还能顺势反击。

    几回合下来刀佬便正式败下阵来,一身伤痛就算了,最让刀佬没脾气的是自己连输都不知道怎么输的,这还怎么打。

    剑佬和爪佬看见灰头丧气的刀佬时还不太信邪,但他们开始逐一跟周贤比试时,却真是不服气不行,两人如同刀佬的表情一模一样,统统比试完后,三佬竟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在一旁好生懊恼,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输的。

    “好!比试已经结束了,结果很明显,那你们三位是不是该信守承诺了呢?”奇玄子跟扎堆在一旁的漠域三佬开口道。

    漠域三佬几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语塞得说不出任何话来。

    “你们三个蠢货!沈家花重金请你们来当供奉,可不是让你们吃干饭的,连这么一个小子都解决不了,要你们何用!还不一起上,立即给我杀了他!”那一直跟在白衣沈曾身边的蒙面人提着沙哑的嗓门对三佬怒斥道。

    “黑阁!你有什么资格来命令我们!我们输了便是输了,没有什么可丢脸的,虽然我们漠域三佬并不是什么正义之师,但至少还讲些道义廉耻,此前我们做下了承诺那么如今输了,我们便不会再参与此次的争斗,至于你们之间最后谁赢谁输,都与我等无关!”三佬厉声回应,说话间还顺势走到了瓶中空间的一处偏离战区的边角地带席地而坐下了。

    “好!好!好!待我等得胜之后再与你几个老东西算这比账!”三佬口中的蒙面人黑阁此时气得牙龈发涨,他极其气恼的连说了三个好字后,便恶狠狠的盯了一眼漠域三佬几人。

    “三位朋友果然是信守承诺之人,我也说话算数,待得这里的事情解决了我便主动送你们离开,离开前再送你们一份机缘。”漠域三佬看似是做恶多端之辈,但此事做得倒显得有些担当,还有些风骨存在,单这一点便然奇玄子对他们高看了些。

    “少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今日不管你是是真仙还是假鬼都要埋骨于此!”

    黑阁将那一直蒙与脸前的黑色面具揭下,恐怖的一幕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就连在战圈之外的漠域三佬也吓了一跳,他们三人只不过是此次才带上面具,平时里那都是以真面目示人的,而那黑阁却不同,无论在任何地方都未曾摘下过面具,三佬本以为黑阁只不过是性格古怪一点,而此时看到黑阁的真面目之后,竟差点惊叫出声。

    面具之下的黑阁竟有着一张完全黑色的人脸,那甚至不算是一个人族的脸,那张脸上的竖立着的邪恶,和那生满无数獠牙的圈形大口,而这次这黑阁的嘴里甚至还拖着一条长长的长满倒刺的舌头。

    难怪那黑阁说话的声音是那么嘶哑,每一个看过他此时此刻的这张脸的人,都不会再去在乎黑阁的声音有多么刺耳了。

    “他是域外天魔!我见过跟他几乎一样的怪物!”周贤大喊道。

    “恩,确实是域外天魔的气息,但他却不是真正的域外天魔,这只是被域外天魔慢慢腐朽着灵魂的人族而已,我说过域外天魔最会的便是玩弄人心的!”奇玄子同样激动道。

    “那对付域外天魔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周贤又问。

    “别让它蒙了心智就好!这人此刻的状态是受域外天魔侵蚀的初期,这个状态下域外天魔会给予他一些他从没有见过的力量,这正是他心甘情愿变成如此模样的原因。”奇玄子回答。

    黑阁突然拿出了他武器,那是一把周身金黄的宝剑,最是特别甚至是有些诡异的地方便是,那金黄宝剑的剑柄部位,那剑柄处竟然镶嵌着一个泛着血色的人族头骨。

    他黑阁竟然也用剑,他竟然是一个用剑高手。平日与黑阁相识的漠域三佬都不曾知道黑阁会使剑,而且看起来这剑还是他的主武器,平时从没见过黑阁用过任何武器,三佬一直以为黑阁不过是个术士而已。

    “就先拿你来祭我这血颅金刃好了!”黑阁直接变进入了战斗状态,他提着那柄金剑,龇牙咧嘴的疾行向周贤,模样极其吓人。

    周贤同样是想用老办法,用盾卦之法来处之,但这次盾卦之法竟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眨眼间提着金剑的黑阁便已快到了他的面前。

    “不要用盾卦之法了,我早说过,那东西之能分解一些不入流的功法,一旦对手实力强大一些,或是对手的武器厉害一些那这盾卦之法便屁用没有!这东西竟然不知从哪得到了那上古血颅老人的血颅金剑,这下便有点麻烦了,先退。。。”奇玄子焦急的喊道。

    周贤立即逃退,要说到闪避,这里没有谁能比周贤更加厉害的了,周霞再次退到红牙身前,那夏苗苗早已修整好了,此时便正好换下周贤。

    “怪物休狂!看我的土蜂之盾墙!”夏苗苗对着黑阁厉声道。

    待夏苗苗话音一落,那黑阁前方立即升起了一道土墙,那墙上还生有极多的孔洞,时不时有一些胡蜂探出头来。

    黑阁见土墙挡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举剑就劈,那金剑也的确不是凡品,土墙在黑阁的一劈之下竟然完全轰然倒地,带起一片的尘烟。

    嗡嗡巨响在黑阁耳前炸响,那烟尘散后,黑阁竟然看到一整团黝黑的蜂群正虎视眈眈的要向他而来,那庞大的聚集量,再加上那震耳欲聋的蜂翅声可以想象,至少也有万只胡蜂聚集有余。

    万只胡蜂突然齐向黑阁攻击而去,突然无数目标迎来,黑阁一时间也手忙脚乱起来,毕竟剑是较精准的单杀武器,而不是范围攻击武器,这上万只胡蜂,即使让他黑阁一只一只的杀,那也是要极长时间才能杀完,更何况这胡蜂绝不可抗蠢到让黑阁白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