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七界葬仙 > 第十三章凡料化神
    朱砂化火,璀璨耀眼。

    飞羽大笑,说道:“城主,你放心吧!明天我让世人看看什么才叫炼药。”

    朱砂勾勒阵法,乃为玄火阵,呐天地灵气,化九天玄火。

    当然这是缩减版的玄火阵,威力很小很小。

    何剑看着信心满满的少年,也坦荡一笑,说道:“需要任何药材,自己拿。”

    飞羽诧异,问道:“药盟不提供药材?”

    何剑翻翻白眼,没好气说道:“你们又不是药盟组织比赛的,个人比赛所用药材皆由个人承担。”

    “这样啊”飞羽看了一眼周围的药材。

    金银花、玄木草、灵犀木、甘蓝花……这些药材还算不错,可是要超过青月那丫头恐怕不行。

    对了,“生鬼”幻咒。

    呵呵……

    飞羽发出一句冷笑,让何剑毛骨耸刺。

    飞羽拿起一块白铜,盘膝而坐,结出法印,口念真音,道法自然。

    何剑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飞羽身上发出璀璨光芒,一道道法印结出,一句句大道真音念出,那块白色的白铜被一股玄气包裹,在火焰中燃烧。

    “以我灵血,借天地浩荡之力,铸我熊熊烈火。”

    火焰焚烧,高温炙热,一道道玄奥的符文构成火焰,焚烧虚空。

    白铜被融化成铜水,飞羽不断结印,形成玄奥符印,烙印在铜水之中。

    何剑被这一幕深深的震撼了,如此景象,简直骇人听闻。

    或许,他会赢。

    半响,铜水缩小到拇指大小,飞羽结束梵唱咒语真音,轻喝道:“凝结”

    手指不断变化,快速结印,手印瞬间闪烁成一片影子。

    只见那团铜缓缓变化,符印烙印其内,一枚白色戒指缓缓成型。

    飞羽以神识小心翼翼的在戒指上刻画阵法,虽然是小心翼翼的,但是下笔如有神,龙飞凤舞的,一个玄奥的阵法在小小的戒指上成型。

    何剑化灵修为,能够感知到细微末节,飞羽刻画的阵法他能够感知到,那一笔一划皆有奥秘,宛如神来之笔在勾勒天地道韵。

    飞羽结束刻阵,一把接住戒指,带在食指上,笑道:“好久没炼制了,有点生疏了。”

    “这是……空间戒!”

    何剑大惊说道,以区区白铜炼制了一枚空间戒,简直骇人听闻。

    空间戒,顾名思义,戒指内自有空间,可装呐东西。

    飞羽曾见何剑凭空拿出白色瓷瓶,感知到一抹空间之力。

    后来,在书上看到,那是空间戒,原理与仙界的储物袋相同。

    不过,人世间的空间戒是以空间石为基础而铸造而成的。仙界的储物袋是以阵法为基础铸造而成的。

    两者虽然有区别,但是作用与原理基本相同。

    “练练手,为明天做准备,而且这样储藏东西较为方便了。”飞羽笑着说道。

    何剑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飞羽,最后喷出一句:“你真是个怪物。”

    飞羽闻言,哈哈大笑,说道:“明天需要炼制的东西,有点危险,你这些藏物我就笑纳了。”话完,飞羽空间戒一划,所划之处,物尽消失,全都进入空间戒指内。

    何剑心在滴血,不过飞羽一句:“等到比赛过后,为你炼制一把灵器。”,顿时让他笑颜如花,

    灵器啊,他堂堂城主大人,都只是听说过灵器,从未见过灵器啊。

    以这些无法用到的东西换取一把传说灵器,那是大赚的做法啊。

    收完东西,飞羽也该打道回府了。

    告别何剑,回到南华园,飞羽身轻如燕,不带走一片云彩。

    却被一道怒骂声给惊扰。

    “臭小子,给我滚过来。”

    这是母亲穆琴的声音。

    本应漆黑的夜,突然灯火通明。

    飞扬坐在轮椅上,面无表情,看着飞羽;、穆琴站在屋内,双手叉腰,怒斥飞羽。

    飞羽弱弱的走到母亲面前,穆琴瞬间扭着飞羽的耳朵,怒斥道:“你小子长本事了,挑战药老,单挑青月,出去一天尽是惹祸。”

    穆琴那个气急败坏啊!出去买菜,大街小巷都是在传儿子的“英勇”事迹,她可是听得胆战心惊。

    连忙回家找飞扬商量,寻找这小子。

    直到半夜三更,这小子才偷偷摸摸的回来。

    穆琴在那怒斥飞羽,半响之后,终于结束,抚摸着飞羽的耳朵说道:“疼不。”

    飞羽裂开嘴,笑着说道:“不疼,我就知道娘亲舍不得打疼我的。”

    “你呀”穆琴摸了摸飞羽的头,十分的无奈。

    “放心啦,娘亲,我可是有一个神秘的师父哦!”飞羽为了让母亲安心,扯出了一个神秘的师父!

    “神秘的师父?”穆琴诧异问道,就连飞扬也顿时看向了飞羽。

    “在我五岁的时候,我去河边玩耍,在发现了一位老人倒在河边,我就就救了这位老人。这位老人醒来,说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就教我很多功夫,然后说我骨骼清奇,天生灵骨,是练灵师的无上奇才,所以老头收我为徒。”

    “老头不仅教我琴棋书画,还教我各种炼药。”

    “他说不要让我在众人面前显露灵术,怕被人知道,引来大祸。”

    “那天,我出城修炼,不小心被王鸿撞见,得知我拥有灵术,我为了保密,只能杀了王鸿。”

    飞羽在哪儿胡言乱语,偏偏穆琴和飞扬还相信了。

    知子莫如父,知子莫如母。

    只可惜,飞羽不再是当初的飞羽,而是七界第一仙天上仙。

    “你这次挑战药老,与天才青月比试就不怕暴露你师父吗?”飞扬问道。

    “这是师父叫我做的,他说这是我的机缘,说我的药道已经不下青月了。可以借此次机会获得药盟的重视,获取更多的修炼资源。”

    “甚至,可以获得救治父亲经脉的药材。”飞羽直视父亲说道。

    轰。

    穆琴顿时激动,扶着飞羽问道:“真的能够救治你父亲吗?”

    “嗯”

    飞羽肯定道。

    “扬哥你有救了。”穆琴眼角有泪,笑着哭,说道。

    “嗯”

    飞扬淡淡回道,滚动轮椅,来到飞羽身旁,拍了拍飞羽的肩膀,说道:“好好休息。”说完,推着轮椅出去了。

    穆琴也拍拍飞羽的肩膀,摸摸飞羽的脸蛋,说道:“好好休息,别有压力。”话完,也跟着出去了。

    呼……

    终于拐走老爸老妈了!

    飞羽倒在床上,撑撑腰,便又爬了起来,盘膝而坐,修炼《阴阳术》了。

    次日,约若午时,药盟人山人海,无不是为了来观看今日的比赛。

    就连久不出门的飞扬也到场上,穆琴站在身旁,两人一齐看着广场内那两道身影,内心充满了忐忑不安。

    主持的依旧是药老。

    飞羽与青月对立而站,飞羽淡然一笑,青月双目寒冷。

    “老头,直接开始比赛吧!”

    药老看了一眼飞羽,开口道:“比赛以丹药的品级为判决,在三个时辰里所炼制的丹药品级越高,则获胜。”

    “比赛惩罚由赢的人来规定。”

    声音如惊雷,向四面八方滚去。

    “现在,我宣布,比赛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