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 窃世神偷 > 第四章;恶战连起
    百里部落的铁骑确实是好铁骑,不过首领注定不是一个好首领。

    如果不急着催他们,再给他们一点时间,缩小对夜白他们的包围圈的话,就是算夜白再厉害,也不可能同时兼顾所有人,到时候拿下所有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百里守约发令,他们不能不听从,只好硬着头皮冲上前去。

    夜白见此情形,心中也暗自吐了一口气,他真怕这些铁甲兵不上,而是慢慢靠拢,到时候对付起来就真的麻烦了!

    侧目望去,夜白向乔氏族长的随从示意,让他们分站四角,他好打开一个口子。

    这些乔氏之人毕竟都是跟随族长多年,眼力自然不差,夜白的意思瞬间看懂,在那些百里部落的士兵冲上来之前,便各站几角,将大小乔几人守护起来。

    见一切安排就绪,夜白孤身冲进敌军之中,一身精妙的步伐,让他很轻松的躲开敌人的弯刀。

    翻手就是一掌,夹着散发着青光的灵力,向最近的敌人胸膛打去。沉闷的声音,从那接触点传出,紧接着便是一声惨叫,那敌人口吐鲜血,倒了下去。不过夜白并未下死手,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他还是下不了死手。

    几个连招一出,敌人连他的衣角都碰不着,只是见他身影飘逸,便被他打倒在地。

    连夜白都不敢相信自己能以一敌几,从未与人打架的夜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接住飞速的冷箭,可以对敌时打的这么轻松!

    莫非是师父教他的《莫若经》!

    记得小的时候,他体弱多病,于是师父便传给他《莫若经》,从那之后他便再未生病,其他师兄弟也学习过,可是却没有他学的快,最后师兄弟调侃他,说这《莫若经》是为他而写的,他也是一阵苦笑。

    现在想想这《莫如经》确实不一般,如果没有它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凭一件单薄的僧衣,抵挡这几个月的严寒,和那三千里的危险。

    现在与人对敌不自觉的就用上了《莫如经》的功法,这让李夜更加觉得这《莫若经》的神秘。它好像不是佛法,而是一部特殊的法文!

    不过数息,夜白便打倒几人,很容易的撕开了一条口子,如果不是为了照顾乔氏众人,李白相信只要花点时间,他就可以将这些人打倒。

    “好精妙的招式!这是什么功法?”远处正与乔氏族长缠斗的百里守约,瞥了一眼这边的战斗,见夜白的身法奇特,心里更加紧张。

    这乔氏族长难缠至极,虽然能战胜,但是必定要花点时间,现在他一时脱不了身,要是让夜白等人逃脱,那可就麻烦了!这个敌人如此厉害,绝对会让他寝食难安,越想越不心安。

    原本还想和乔氏族长近战的百里守约,现在只能找个办法速战速决,眼珠一转,顿时心有一计。

    只见那百里守约一掌对上,借助乔氏族长的掌力,与他拉开距离,一个侧身旋转直接飞到了马背之上。

    当乔氏族长发现与百里守约拉开了较远的距离,便明白百里守约想做什么,心中暗骂一声,没有丝毫考虑,直接冲向百里守约,想阻止他射箭。

    而百里守约不再啰嗦,从马背上取出那奇特的弓弩,搭箭便射。

    嗖嗖嗖!

    几箭连出,这次虽然乔氏族长已有心理准备,被他躲过一两箭,但是无奈箭速太快,又夹杂着一股强劲的灵力,让他无法全部躲开,一冷箭直接封喉。

    乔氏族长的身躯定格在原处,鲜血从喉咙处喷了出来,顺着脖子流下,慢慢染红了衣裳,他死不瞑目,瞪着百里守约,倒了下去。

    “族长!”

    小乔等人目睹族长被封喉,眼泪瞬间夺出眼眶,难以置信地嘶喊道。乔氏族长就是他们心中的希望,如今乔氏族长被杀,他们心中的信仰顿时崩塌,原本被夜白燃起的一丝希望,也在此时灰飞烟灭。

    百里守约坏笑,搭箭又射,不过这次的目标却是夜白!

    嗖!

    一冷箭划破空气,只留下一道残影,便瞬间来到了夜白的面前,箭速极快,令人瞠目结舌。

    夜白定眼望去,倒吸一口凉气,一个侧头躲开,只见那冒着寒光的弓箭,从他耳边飞过,带走了夜白一段还湿润的须发,然后狠狠地钉在不远处的大树干上,箭尾震动,留下嗡嗡的声音。

    乔氏众人后背皆冒冷汗,只是差一点,夜白可就与世长辞了!

    然而还没等夜白稳住身体,又是几箭接连飞来,想要将李白当场射杀!

    不过好在夜白及时反应,一个斜侧身旋转,瞬间往天上跳去,脱离了弩箭的攻击范围。

    不过这弩箭,并没有改变方向,直接将包围李白的百里部落士兵射杀,惨叫声在院子里响起,顿时吓退了所有的百里士兵。

    不等自己人退开,百里守约便射击。如此不人道的做法,自然让百里守约的士兵心生怒气,夜白虽为敌人,只是打伤他们,却没有杀一人,而百里守约却不顾他们生死,如何让人不气。

    他们退开后就没有再一哄而上,见百里士兵退开距离,夜白心神一定,擒贼先擒王,凌空一个空翻,借力于百里部落的士兵的肩膀,夜白单手往百里守约擒去。

    坐于马上的百里守约顿时大惊,要知道夜白是可以接住他的弩箭的,要是给他近身恐怕自己也凶多吉少。不过好歹他有多年的对敌经验,没有乱了阵脚,手拿弓弩往左移去,对准乔氏几人就是连射几箭。

    夜白见百里守约并未射向自己,而是转向别的方向,立刻反应过来,他想到这百里守约竟然吃定他会放弃攻向自己,转而去挡飞向乔氏等人的弩箭。

    可是夜白却不知道凌空的他,远不如地面上的他反应迅速,伸手拼命一抓,可是还是落了空,最后一箭都没有接住。

    弩箭势如破竹,下一息便飞向他们几人,乔氏父母见箭飞来,挺身而出,挡在大乔小乔身前。而毫无疑问的是,那弓弩冷冷地刺进了乔氏父亲的心脏,还有一箭刺进乔氏之母的手臂,箭速之快,令人反应不过来。

    “爹!娘!”

    乔氏姐妹撕心裂肺地哭喊道,紧紧将中箭的父母搂住,泪如雨下,令人心疼不已。

    接箭落空的夜白,落到了地上,看着中箭的乔氏父母和痛哭的乔氏姐妹,心中隐隐作痛,转而望向百里守约,拳头攥的生紧,心中怒火更是到了极限。

    “这就是反抗的下场!不是你,他们就死不了,最多就是成为我们百里部落的奴隶,还能在这世上苟延残喘!是你害死了他们!”

    百里守约嘴角上扬,一脸嘲弄的望着夜白,他觉得看到敌人怒火中烧的样子,心中会有种莫名的快感。

    “若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话音刚落,夜白凌空一跳,往百里守约袭去,不过这次不同的是,夜白用身躯挡住了百里守约射向大乔小乔的方向,一个人去与那百里守约斗!

    见夜白又攻过来,这距离并不太近,正好在弩箭射击的最佳位置,所以抬手就是一箭,往夜白心脏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