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一章 万剑门
    夜色如墨,连绵不绝的高山好似一幢巨大的围墙。

    在山峦包围中正好有一个小小的村庄。

    “小碗,该起来吃饭了。”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一身粗麻布衣服的中年妇女正在大锅前盛出一碗稀薄的米粥,对内屋喊道。

    内屋中一个身形壮实的少年一把掀开有些霉破败的棉被警惕的打量了四周,在现周围都是黄土垒成的墙壁之后,不由的苦笑一声:“整整十年了!”

    他又做噩梦了,依旧是那个被人围攻之后惨烈兵解的梦,梦里有法宝,有飞来飞去的仙人,更有一本掀起腥风血雨的无名仙决。

    如今整整十年过去,他都快要忘掉梦里的东西了。

    环顾空无一物只剩一张破床的内屋,显然这家人家境不好,果然兵解转世有着很大的缺陷,不能选择出身和身体资质,这环境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要不然他也不会错过了最佳的修炼年纪,一直呆在着山窝里。

    兵解转世后的父母是张家岙村的普通农户,在他上面还有个姐姐叫张莹,虽然不富裕却待他很好,日子过的很清苦却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因为他是儿子,所以在出生时他老爹用一块腊肉让村子里的老秀才给取了个名字叫做张墨。

    从张墨一出生之后直到八岁前张墨一直都浑浑噩噩,这是因为兵解时伤了神魂的缘故,直到八岁后他才神魂稳定恢复了兵解前的记忆,而这时张墨也悲哀的现这具身体虽然粗壮却资质极低,若不是再次转世有可能神识消散记忆全失,他都有种冲动舍弃这具看似健壮的躯体了。

    毕竟修仙最讲究灵根,若是资质过低,必然会影响到实力的进阶。

    当然这具身体并非一无是处,除去越常人的体力之外,张墨的神识也比寻常人更加的强一些。

    不过虽然一家四口温馨异常,张墨这时却已经起了离开的心思,毕竟修仙大道可是人人向往,长生不死更是有着致命的**。

    今年十岁的张墨已经长得比同龄人高大得多,寻常修仙门派都会在小孩子八岁时开始挑选弟子,而他已经十岁,过这个岁数两岁了。

    若是再不拜入门派开始修炼,恐怕大道成空,到最后只能遗憾的投入轮回灵识消散了。

    张父咳嗽了一声随即起身,不过他先把旱烟头内的烟灰磕掉,同时从烟袋里小心的揪出一把烟丝摁进烟头内,随即走到火灶旁边用炭灰点燃,美滋滋的吸了一口。

    在吐出一口烟雾之后张父便露出一张黝黑的脸庞说道:“莺莺的年纪也大了,该给她说个好人家了,我看小碗这两天有些迷迷糊糊,莫不是生病了?”

    张母闻到烟味皱眉喝道:“少抽点烟,你的身体就是被这烟给弄坏的!莹莹要嫁人,我们还得备一份嫁妆,莫要给他人说道才是。小碗应该没事,我看他前几天还在村外面转悠到很晚才回来呢。”

    张墨的小名叫小碗,这是农村人最喜欢做的事情,给小孩取个不中听的小名,这样容易养活。

    “嗯,我看小碗年纪也不小了,要不我和村里的老张头说道一下,拜他为师傅学点木匠活,这样以后也能有门手艺傍身,看老张头给城里的富贵人家做一套家具就能赚一大笔银子回来。”张父沉吟了一声说道。“要是像我这样在土里刨食,一年也挣不了几个钱。”

    这时候男子十岁学手艺,十四岁就娶妻生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农家孩子莫不以学一门能讨生活的手艺为傲,这样他们就能脱离这种面朝黄土的苦日子,过上老张头那样手里有闲钱,家里有良田,富农般舒适的生活。

    张母沉默了一会儿,粗大的手掌在围裙上擦了一下说道:“可是跟着老张头学手艺不但要银子还要给他白干活三年,这样家里吃的消么?”

    张父沉吟了一声说道:“我去给别人打打短工,再种点瓜果蔬菜去卖卖,应该能撑过去。”

    张父说完之后,两人陷入了沉默,替别人打短工可不是那么好做的,那些活计都很累,如果再回来种田,以张父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

    “爹爹,要不我嫁给张富贵,那样弟弟就有钱去跟老张头学手艺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同样的粗布衣裳,只不过略微新一点,一个容貌普通的少女咬牙说道。

    这少女正是张墨的姐姐张莹,她的年纪比张墨大两岁,今年正好十二岁,虽然长相普通,可是却十分的耐看。

    “不行!”张父断然拒绝道:“张富贵他老爹知道自己儿子是个傻子,所以才会不要嫁妆,而且还补贴五十两银子作为聘礼,莹莹你如果嫁过去这辈子就毁了!”

    气氛再次陷入了沉默。

    “爹,娘!”一个略显成熟的声音响起,身形颇为健壮的张墨从内屋出来说道,“我打算出去闯闯,到时候一定会闯出一个名堂出来,让两老过上好日子!”

    “胡闹!”张父脸色一沉训斥道:“外面世道那么乱,你一个小孩家家出去干什么?老实在村里呆着,明天我就带你去老张头那里拜师学艺!”

    原本没有下决心的张父因为张墨的一句话就把事情给敲定了,原本还想说话的张墨被张母拉到一旁塞了一碗稀粥之后便将他推到屋外去了。

    哎,看来只能偷偷溜走了,到时候还得回来一趟。张墨蹲在黄泥墙角喝着稀粥心中暗道。

    虽说这一世的父母对他极好,可是心有大道的张墨又怎能让自己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修仙路虽然危机重重,可是收获也是不可比拟的,不但能延长寿命还能拥有各种不可思议的神通。

    夜晚降临,张家岙村陷入一片漆黑之中,这无趣的小村庄根本就没有什么夜生活,天一黑,为了省钱的各家各户便将灯油中的那根灯芯给掐灭,然后不管不顾的钻进被窝里蒙头睡觉,要么做着最原始的‘运动’来泄夜晚的无聊。

    明月从乌云中钻出来,照在张家岙村的地面上,雪白透亮。

    一个身形壮实的少年穿着粗布麻衣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向村外,夜晚的寒风吹来,一抹带着微微咸味的液体从少年的脸颊吹落,在空气中散开。

    这少年正是趁着家人都睡了之后留书离开的张墨。

    在张家岙村口停留了一刻之后,张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数日后,在一处云雾缭绕的山峰下,一身粗布麻衣的张墨正站在山脚下凝视着山顶。

    在恢复了记忆的这两年内,张墨不断的做准备,不但选好了自己要拜入的门派,更是暗中修炼前世得来的无名功法。

    所以这个时候张墨已经有炼气一层的实力,当然资源匮乏的他若不是依靠无名功法,恐怕还不能有此成就。

    一想起这无名功法,张墨就有些失神,当年他无意中得到的天外来物,也因此落得个兵解转世的下场。

    云雾内,两名身穿青色长袍,袍子上绣有一把玄玉小剑的年轻人正在一起聊天。

    “这次选进来的弟子资质怎么样,师兄?”

    “还能怎么样,关系户太多了,汤师叔一手遮天弄了五六个名额过去……。”

    “你怎么知道的师兄?”

    “嘿,我怎么知道,你还不知道吧,咱万剑门的新晋弟子录入是马师弟负责的,而前几日马师弟和我一起闲聊的时候说的。”

    “哎,这不是我等所能议论的,我们还是好好的看守山门吧。”

    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顿时有些郁闷,门中师叔利用职权放出名额导致近年来进入万剑门的弟子资质降低许多,同时也影响到万剑门的实力,只是他们两个人微言轻,自然也无可奈何。

    “咦,有人从外面进来了!”

    其中一人忽然有些惊讶出声说道,随后两人便看见一名颇为健壮的少年从容不迫的从外面走进迷雾。

    每一个修仙门派都会在自己的门派外围附近设下一些**阵,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凡人现他们门派所在,从而打扰到门派的清修。

    而这**阵在民间有一个令人胆寒的叫法‘鬼打墙’,一个能令人不停在原地打转的阵法。

    不过每一个门派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能闯过**阵的人都有机会获得进入门派资格,只要再通过门派的测试即可。

    修仙之人讲究缘分,既然能触碰到迷阵而又闯进来的人大都是有灵根和仙缘的,所以他们认为应该给这些人一个机会,只是近年来已经很少有那么年轻的人闯进迷阵了。

    往常闯入**阵的大都是一些猎户和上山砍柴的农夫之类的,偶尔有些江湖人士也会误入其中,不过这些人通常因为年龄过大,大都过不了门派中的年龄要求,除非闯入的人本身灵根天赋惊人,这样也许能让门派破例收其为徒。

    两名万剑门的弟子正说话间,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人恰巧从后面的山门上走下来,这人一眼就看到了想要走进**阵的张墨,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寒芒。

    这小子若是进了**阵,定然会被收入门下,只是那样一来我推荐上去的弟子就要减下一个了。身材肥胖的中年人思量一番之后,立即上前一步手中捏了一个法决直接激射出一道青色剑芒刺入前方的一面黑色小旗上。

    “啊,汤师叔你做什么,竟然打开了**阵里的‘恶鬼缠身’!?”其中一名守山弟子一看到身材肥胖的中年人出手之后顿时惊声尖叫道。

    这身材肥胖的中年人名叫汤辉,专门负责收录弟子,不过此人极其喜欢钱财向来都是以收受贿赂而保举有钱人家的子弟出名,门中的一些人早就对他不满,只是碍于他的后台才没有难而已。

    一般的**阵是不具有杀伤力的最多是困敌之用,当然既然是阵法,必然也有杀招,这‘恶鬼缠身’就是这里面的杀招,一旦启动便能幻化出一只只恶鬼出来将困在阵中之人活生生吓死。

    汤辉没好气的训斥道:“叫什么叫!此子若是能闯过这阵,我就担保他进入万剑门不用再测试了!”

    这小子不过十多岁的模样,等会不是被吓死也是被吓疯掉了,那时候我也不算食言,毕竟他自己不争气又能怪得了谁?汤辉神色阴狠的想道。

    两名守山弟子只能以无比同情的眼光看着已经进入**阵的张墨了,毕竟一个普通人想要闯过开启了‘恶鬼缠身’**阵的概率低的可以忽略不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