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四章 入世修行
    从汤辉的洞府出来以后,张墨只觉得背脊已经冷汗淋漓,那身粗麻布衣服竟然因为浸透汗水而贴在自己的背脊上。

    要知道汤辉虽然收受贿赂表现不堪,可是他的也拥有筑基期的实力,以前的张墨自然不怕,可是现在的他仅仅练气期一层的实力自然是压力如山大。

    汤辉开出的两个选择很直接:要么交出门派里的洗髓丹,然后汤辉会相应的给予一些照顾和一些补偿。如果不交出洗髓丹,那么就直接去俗世当中替万剑门打理俗世中的万剑门势力。

    这洗髓丹虽然称不上灵丹妙药,可是对于刚入门的弟子却有着莫大的好处,这丹药能洗髓易筋,提升入门弟子的体质和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当然这洗髓丹在江湖中还有一个称谓‘大还丹’就是传说中吞服之后可以直接增加一甲子功力的神奇丹药。

    这洗髓丹对于张墨来说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力,他手里的有比洗髓丹更好的固本培元液的配方,而且这洗髓丹配方过于霸道,有小部分承受力差的人甚至会因为洗髓丹的药力发作时过度疼痛而亡,足可见这洗髓丹的猛烈。

    虽然一开始张墨有种想把洗髓丹交出来的冲动,可是略一思量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选择了第二个方案去俗世中打理万剑门的势力。

    即使自己交出了洗髓丹,难道这心胸狭窄的汤师叔就会放过自己了?他定然会给自己小鞋穿,到时候在万剑门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还不如直接去俗世中脱离他的视线为好。

    而且张墨本来也在为自己不能随意外出而发愁,因为他要配置的固本培元液需要一些较为普通的药材,前一世张墨能以散修结成金丹也是靠了这固本培元液浸泡身体。

    不过若是在万剑门内张墨可不敢随意配置这固本培元液,因为这个配方是他无意中发现的一个上古炼丹师的遗迹得来的丹方之一,这种配置方法早就已经失传了,而且这配置的药材要求也不高,若是流到外界定然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张墨前一世就是因为一本无名仙诀而被最好的朋友出卖最后兵解转世的,自从恢复记忆以后,张墨就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凡事都先三思而后行,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本来按照万剑门的规定,炼气期的弟子不得随意外出,张墨还得另想办法去凑集药材,不过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只不过为此他也彻底得罪了汤辉。

    张墨虽然站在洞府外面被太阳照着,可是心底里还是有些发寒,回想起他选择第二条路时汤辉身上那浓如实质的杀机,在那一刻张墨几乎可以肯定汤辉要对自己动手了,不过最后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放自己离开。

    此时的汤辉正在把玩着手里的一把黑色小剑,这正是他的法器墨玉剑,刚才他真的有种想直接灭掉站在他面前的那个乡下小子的冲动。

    这一次他得了一株百年份的人形何首乌,答应了供奉人形何首乌的孙家推荐他们族中的长子嫡孙进入万剑门,可是谁曾想张墨横空出世,夺了一个名额。

    万剑门规定,每年招募的弟子数量是一个固定的数量,若是有突发情况类似张墨这种的,就会从推荐上来的人当中减掉一名来平衡数量。

    汤辉虽然在孙家已经把事情说明,孙家的家主倒也通情理表示理解,汤辉便答应弄一颗洗髓丹给孙家的长子嫡孙服用,这样一来即使孙家的长子嫡孙进不了万剑门,有了洗髓丹改变了体质,心里也能接受一些。

    只是原本信心满满的汤辉却没想到张墨会拒绝,这样一来答应孙家的洗髓丹就没了着落,可是汤辉话已经说出口了,自然不能食言,否则日后谁还敢进贡东西给他?

    所以这一颗洗髓丹只能汤辉自己出了,这种郁闷的事情让汤辉差点就当场暴走灭了张墨,不过他还是强按住心中的怒火打发张墨离开。

    原因自然是张墨已经成为万剑门的记名弟子,而万剑门是不允许门中弟子互相残杀的,特别是在万剑门内。

    而且过几日张墨就要面见掌教,由掌教替他炼制本命玉牌,透过这本命玉牌,万剑门就能得知门下弟子的是生是死了。

    这也是一般修仙门派所共用的一种手段,而在新入门时赠送洗髓丹,再到后面炼制本命玉牌,这一切无不是创造一种门派很重视你,会给你一切资源,待你恩重如山的感觉。

    通过一系列的仪式能让一名新入门的弟子尽快的产生门派好感,这样才能使得门中弟子对门派有归属感。

    “黄口小儿!”汤辉忽然露出一抹笑容说道,“我想不用我动手,只要我告诉孙家是你抢走了他们宝贝孙子的修仙机会,他们一定会替我解决你,这样一来我也不用麻烦,而且事后我还能打着替门中弟子复仇的名义威胁孙家捞取更多的好处,一箭双雕,啧啧,到时候孙家还不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上好的药材自然也任我挑选了。”

    一想到妙处,汤辉就忍不住森然大笑,只是这笑声如夜枭般令人胆寒,幸亏洞府之间都有阵法隔音,否则他的笑声一定会让其他人心生惧意。

    而张墨自然不知道汤辉已经在利用所谓的孙家算计他了,同时还把利用的孙家也算计上的事情。

    此时的张墨正打算弄点自保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否则以他现在的实力在俗世中即使是那些先天高手也能要了他的小命。

    而张墨现在所能依靠的便是低阶的攻击符,而这低阶的攻击符则需要一些符纸和朱砂和灵兽血才能炼制。

    不过幸好刚入门的新弟子都能领到五块下品灵石,这让张墨又了足够的本钱去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毕竟炼制低阶攻击符的符纸和朱砂之类的东西并不昂贵。

    因为万剑门限制炼气期的弟子随意进出,所以在门派的内部会有小型的交易集市存在,集市的交易方式以灵石和以物换物的方式进行。

    集市的设立点就在万剑门主峰的山脚下,张墨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同样也不想被别人认出新人身份而被当冤大头,在路过一片小树林时将发放给他的长袍穿了上去。

    这长袍是用冰蚕丝所织造,同时还嵌入一些灵兽的皮毛,虽然算不得特别好的东西,可是穿在身上不但冬暖夏凉,对一些刀砍斧劈的寻常伤害也可基本无视,若是流落在俗世中恐怕又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了。

    要不然也不会说仙人打架凡人遭殃了,修仙者虽然不是仙人,可是往往身具常人难以想象的能力,他们身上的东西在俗世中人看来自然就是宝物了。

    一条青石铺设成的大道上人来人往,若不是这些人都穿着样式一样的长袍,背上都有一把长剑,谁都觉得这只是一个俗世中的普通市集而已。

    张墨穿着一身青色长袍,双手背在身后,古铜色的脸庞上显出刚毅果敢的表情,任谁看了都会叫一声:真是一个好男儿。

    只不过他嘴唇上的一抹绒毛泄露了他的年龄,而且这集市中也只有他一人背上没有长剑。

    鹤立鸡群!

    这种被所有人盯着看的感觉让即使再世为人的张墨也有些吃不消,脸上有些微红,同时背在身后的手也有些出汗。

    当然表面上张墨还是表现出一副十分淡定的样子,并没有多少失态。

    众人见此也不在关注张墨,纷纷转身回去。

    张墨这才放慢脚步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万剑门的内部集市,这集市没有任何的店铺,大家都把东西放在铺了布的地上,看中的就直接上去问价,如果谈妥了就直接拿灵石交付或者用东西交换,简单明了,因为是门派内部的集市,所以欺诈和强抢的事情是不存在的。

    “这位小师弟是刚来集市吧。”一个略带猥琐的声音响起,张墨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一双大手搭在肩膀上,同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在下胡图,外号酒糊涂,师弟若是想买什么东西我都可为你找到。”

    “酒糊涂你又没钱喝酒了吧,这位师弟可莫要被他给骗了,这家伙专门骗新来弟子的灵石拿去换酒喝。”

    “小师弟可要小心了。”

    这胡图还没机会再说话,旁边就有好几个人围上来说道,一个个面带嘲弄之色,所有人都流露出不屑和嘲弄的神色。

    胡图脸色涨红,手上的青筋凸起,被揽住的张墨感受到胡图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只能黯然的低下头颅轻叹一声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张墨看着转身要离开的胡图忽然开口说道:“胡师兄难道不带我去买东西了?”

    胡图听到张墨的话顿时浑身一震,眼眶微红,不过在转身的一瞬间他又恢复了常态,露出一抹笑容走过来问道:“不知小师弟想要买些什么东西呢?这次我带你去看东西不用费用,算是我这个做师兄的给你的见面礼!”

    一阵风吹来,将胡图的左袖处吹的荡了起来,原来这胡图的左臂竟然不知怎么的已经没了,一个断了一臂的人在修行上的道路基本已经被断绝了,因为许多的法术都需要双手结手印,一只手是不可能施展出来的,这也是胡图会自甘堕落和其他门中弟子轻视他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