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五章 炼符
    因为张墨的看重,胡图倒也爽快直接替张墨找到了符纸、朱砂和灵兽血,而且胡图帮着砍价之后,张墨花完了五块灵石就换来了两打的符纸、足够炼制两打符纸的朱砂和灵兽血。

    通过一番交流张墨也得知了胡图是因为万剑门当年的一场变故才痛失左臂的,不过胡图虽然有些自甘堕落,可是对万剑门的事情却了如指掌,加上断臂后一直没有人看得起他,所以他把张墨当做倾述对象一般将门派里的一些秘辛往事说了个大概。

    不过在得知张墨即将要被外派出去替万剑门执掌俗世间势力的时候,胡图并没有过于反对,反而沉吟一声说道:“修仙大道,埋头苦修必然重要,可是若一直苦修不通人情,没有心机城府,恐怕最后的下场也不会太好。你能出去历练一番也好,当年我若不是那样天真也许就不会如现在这样落魄了。”

    张墨对此也只能有些无力的安慰道:“师兄何必这样心灰意冷,也许日后有其他机缘也说不来,我们修仙之人终究不比寻常凡人,能有各种奇遇也说不来。”

    胡图听完张墨的话只是嘿嘿笑着,并没有答话显然心中不以为然。

    虽然修仙界里流传各种传说,譬如某位修仙者无意中跌落山崖获得上古修士的遗物从而一飞冲天,亦或者有修仙者机缘巧合下吞食仙草神丹从而大道可成白日飞升,关于这种传说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只是张墨却知道无论是那种奇遇都需要你有一个完整的身体,故此胡图也心知肚明,两人就此沉默了一会儿。

    “好了,小师弟买了这些东西定然是要炼制符纸,师兄我虽然现在是废人一个,不过若是日后遇到什么麻烦,说于师兄我听听,我也许能出点主意,我们就此别过吧。”胡图叹了一口气有些落寞的转身离开。

    张墨神情踌躅的在原地呆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选择离开。

    刚才他突然想到了有一种办法可以续接断肢,那就是传说中可以重铸肉体的仙藕,不过这仙藕已经很久没有人发现了,上一次出现的时候还是四五百年前,仙藕出世时,曾经引起修仙界的一番腥风血雨。

    这是因为仙藕可以重铸肉体的这个特性,若是想要炼制一具化身的人得到此物,就可以凭借仙藕的这个特性直接炼制第二化身。

    不过张墨没有开口的原因也很正常,毕竟这仙藕一直没有再出世说了也是白说,而且即使仙藕出世,那也是那些元婴期的高人才有资格去抢夺的,即使是前一世的张墨也还是不够资格的,更不用说他现在仅仅炼气期的修为。

    暗叹了一口气的张墨只能将仙藕的事情放在心底,转而为几日后离开万剑门做准备。

    一间木制的小屋外,张墨将玉制的腰牌嵌入木屋的那个凹槽上,一阵青色的光芒亮起,小木屋的门口浮现一层淡淡的青色光罩,随后直接消散。

    这玉制的腰牌类似于房卡的性质,要进驻时只需要将腰牌嵌入木屋的凹槽即可,不过进屋后却不能拿出腰牌,只有离开木屋时拿下腰牌即可,这样一来这小木屋又会重新关闭,其他人是无法进入的。

    而且每个木屋都有编号,这编号和腰牌上的数字是相对应的。

    张墨的木屋编号正是九五二七,这不是说他前面有九百多的新弟子,这个编号是按照现在的所有记名弟子来排位的。

    一进木屋之后,门口的淡青色光罩重新浮现,这时候若是外人想要进木屋必须要经过张墨的允许才行。

    张墨进屋之后环视了一圈屋内的情况,除去一张可供休息的床和一个石桌之外,这木屋里再没有其他物品,看来还真是简陋至极,不过张墨却并不在意。

    哎,不炼制些攻击符,恐怕到时候去外面会有危险,到时候小命都没有了,还想什么暴露不暴露呢?张墨轻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之前张墨就已经将这里面的利弊得失分析清楚了,他也绝对相信那个汤辉汤师叔十有八九还会使点阴招,若是没有一点东西防身,以他现在的实力恐怕在外面很容易一不小心就‘陨落’了。

    在盘腿打坐将体内那稀薄的可以的灵气恢复到顶峰之后,张墨轻吐出一口浊气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打符纸,同时还有朱砂和灵兽血。

    将三样东西均摊在石桌上之后,张墨的脸色开始变得郑重起来,符纸并非是那么好炼制的,低阶的炼符师炼制下阶符纸每次的成功率也不过两三成而已。

    虽然张墨以前的炼符水平可以算得上是高阶炼符师,可是现在仅仅炼气期的实力,他也不能百分百的保证自己还有以前的水平了。

    若是将材料浪费了,张墨可没有多余的灵石去购买炼符纸的材料了。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张墨便开始动手了,他的眼中此时只有石桌上的三样东西,符纸、朱砂和灵兽血。

    体内的灵气开始凝聚在手指上,张墨伸出手指一点朱砂,那殷红色的朱砂便轻轻的扭动一番从石桌上腾起,好似一条血红色的小蟒,这小蟒足有筷子般粗细,身上的鳞片隐现,好似一条迷你的血蟒。

    紧接着张墨小心翼翼的将这条朱砂形成的血红色小蟒牵引到用玉瓶盛装的灵兽血上方,然后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朱砂形成的血红色小蟒竟然张开了嘴巴一下子就潜入了玉瓶当中吸食了一些灵兽血。

    张墨手指一收,那朱砂形成的血红色小蟒立即从玉瓶内倒飞出来,而在这血红色的小蟒的腹中却有一道暗红色的灵兽血在游动。

    随后最重要的一幕来临了,张墨满头大汗的控制着血红色小蟒游向那空白的符纸。

    体内的灵气还真是少的可怜,还没开始绘制就已经有些吃力了。张墨心中暗叹。

    张墨伸手另一只手一指那叠空白的符纸,顿时从里面飞出一张空白符纸浮在半空中。

    随后那血红色的小蟒便直接钻进空白符纸当中,原本空白的符纸通体开始泛出一丝红色,里面有各种玄奥的符文在浮现形成,同时周围的灵气也不停的被吸纳进符纸当中。

    轰!

    片刻之后,符纸无火自燃,直接在半空中爆裂开来。

    张墨心叫惋惜,在休息了片刻之后又开始重新炼制。

    三日后,张墨的面前那条由朱砂形成血红色的小蟒已经细得如发丝般大小,而石桌上也多了十二张灵气昂然绘制有红色玄奥符文的符纸。

    张墨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指将石桌上最后一张空白符纸升到半空中,那条血红色小蟒在他的操控下直接钻进符纸当中。

    符纸依旧开始浮现玄奥的符文,同时周围的灵气也开始灌注到符纸当中。

    片刻之后,符纸上突然显出一抹寒气,上面的红色符文也随即稳定下来,最终一张成品符纸稳稳的落在石桌面前。

    “成了!”张墨暗松了一口气心道。

    这一次张墨耗费力气终于炼制出十三张符纸,当然这里面并非全部是攻击符,还有一些防身的护盾符,有了这十三张符纸,张墨出去的底气也足了一些。

    符纸之所以在修仙者当中盛行,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大部分的法术需要时间来调动体内灵气,而阵法则需要提前布置,同时移动不便,唯独符纸,激发不需要时间,携带也异常方便。

    这种简单易用的攻击手段自然给了低阶修仙者很大的**,不过一般高阶的修士则很少用符纸,因为他们的速度都已经快到对方根本没办法用符纸瞄准,而且一旦结丹之后,法宝的威力和速度同样不逊色于符纸,这样一来在高阶的修士当中就不怎么盛行使用符纸了。

    不过还有一个原因是高阶符纸的稀缺和难以炼制,想要炼制高阶符纸,符纸内必须要容纳更多的天地灵气,炼制失败的话,光光符纸爆裂的威力就可以灭杀一些低阶修士,而且炼符师因为精力分散,很难进阶,所以高阶符纸基本上都是稀缺珍贵无比的。

    当张墨有气无力的将十三张符纸全部收入储物袋的时候,镶嵌在门口附近的玉牌泛起一阵青色光芒,这是门外有人敲门的表示,张墨当下走上前去将手按在玉牌上,一缕灵气注入之后,玉牌上青光亮起,门口的青色光罩隐现之后随即消散。

    门口一名神情冷漠的万剑门弟子正注视着屋内,一见房间打开,就毫不犹豫的走了进来对张墨说道:“请随我去面见掌教,今日掌教将会替你炼制本命牌。”

    “多谢师兄带路。”张墨不卑不亢的回道,同时一整衣衫就跟对方出去。

    出了门口,张墨收了嵌在门口的腰牌,然后跳上这位师兄的飞剑,而这个神情冷漠的师兄也没有多少话语,张墨一跳去他就催动脚下飞剑直接飞向主峰上的大殿。

    没想到这仙诀的功法竟然如此奇妙,而且我得到的竟然不是全部。张墨站在飞剑上心中暗道。